蕭策之言,震動天地,久久不能平息,拜劍城那些人,都聽得熱血沸騰,目露震撼,隻是那魔劍會因為蕭策這一席話出土嗎?

至於蕭策,他手上鮮血,不斷朝魔劍之中灌輸,無窮無儘。

他說過,管夠。

嗡——

突然之間,魔劍魔威大盛,寒氣沖天,一道寒光,破天而起,直接穿透虛空旋渦,宛若整個蒼穹,都被這破天一劍斬開一般。

怎麼回事?

那劍——

恐怕,怒了。

被蕭策的話,激怒了!

帝者,並非天生,都是後期修行而成。

今天,他蕭策有執天之念,勢必讓魔劍與他共舞,否則,他日,他蕭策稱帝,這魔劍又怎配讓他執掌?

“比螻蟻還弱小的人,焉有狂妄的資格?”蕭策腦海有一道聲音響起,強勢霸道。

轟轟轟——

緊接著,一股股可怕的魔威壓落在蕭策身上,刹那間,蕭策脊梁彎曲,口吐鮮血。

但,他意不屈。

霸道之聲,繼續響起:“你即有破天之誌,執天之念,腰桿就不應該彎曲!”

轟——

突然之間,又有更可怕的魔威落在蕭策的身上。

轟隆一聲,蕭策腳下岩石開裂,蕭策口中鮮血不止。

“螻蟻跪下,可活著離開!”

魔劍之威,傲然無比。

下方,那些拜劍城的人,內心狂顫。

蕭策,會下跪嗎?

不下跪,就會死!

咚!

蕭策頂著滾滾魔威,一步邁了出去,他那彎曲的腰桿,彷彿扛起整片諸天,緩緩挺直,傲然身軀,立於天地之下,是那麼的偉岸。

他大喝一聲:“男兒膝下有黃金,士可殺不可辱,你讓我下跪,你還不配!”

執天之念已生,豈懼魔劍之威?

縱使魔劍之威,再可怕,也壓不垮他蕭策脊梁。

他蕭策,有破天之誌,執天之念。

蕭策繼續喝道:“你再強大,也不過是一把劍,若冇人執掌,你也不過是一塊廢鐵!”

“我蕭策,今日弱小,但他日,必能撼天!”

蕭策聲音滾滾,執念更強,雙手之上的鮮血,卻不斷被魔劍吞噬,彷彿隨時都會血儘人亡。

但他堅信,他今日弱小,他日必能撼天。

“你如何證明?”

“我已證明!”

不錯,他以證明,剛剛,滔天魔威,冇有壓垮他。

他說的也對,魔劍雖是上古神器,若無人執掌,也不過是廢鐵一塊。

嗡!

魔劍劍吟,一道劍氣,衝破蒼穹,劍威壓垮天地,砰砰砰——拜劍山脈,又開始炸裂,虛空之上的劍威更強,天穹變色,地裂山崩。

“怎麼回事,魔劍又怒了嗎?”

“應該是的!”

“蕭策罵他是一塊廢鐵,他能不怒?”

拜劍城的人,紛紛說道,心顫無比,同時都為蕭策捏了一把冷汗。

然而,蕭策卻大喝一聲:“起吧!”

轟隆隆——

轟天之聲,震耳欲聾,山海崩滅,天踏地陷。

魔劍動了,真的又被蕭策拔出一米。

這一米,天穹變色。

這一米,劍威,壓垮天地。

這一米,魔威呼嘯千萬裡,浩瀚天地,好似都在魔威的籠罩之中。

“這這這——魔劍真的要問世了?”

“這怎麼可能?”

拜劍城之人,皆都抬頭看天,都被虛空滾滾魔雲,所震撼。

轟隆隆——

驚雷炸起,暴雨壓城,猶如傾盆倒下

蕭策手握劍柄,立於暴雨之中,猩紅的眸子,皆是決絕之意,魔劍不起,他不走,他大喝:“此時不起,等待何時!”

聲音破空,暴雨突然停頓,蕭策之聲,震顫天地之間,熱血沸騰。

他言魔劍,此時不起,等待何時。

那魔劍,會起?

無儘目光,落在魔劍之上,哪怕傾盆大雨繼續,數裡之外的拜劍城人,無一人離開,他們的目光都在凝視著那高入雲端的千米魔劍。

此劍,原本天子劍。

隻是,他並非天子,而是魔兵。

轟轟轟——

巨響傳出,天地齊顫。

緊接著,隻見蕭策周圍的山脈,全部塌陷了,片刻時間,龐大的拜劍山脈,被夷為平地。

太恐怖了!

更恐怖的還在後麵。

“起吧!”

一米!

十米!

一百米!

兩百米!

三百米……

見此,所有人的呼吸,都開始變得急促。

萬古不動的天子劍,真是要問世了嗎?

隻可惜,他不是天子劍,而是魔兵,一旦問世,怕是會生靈塗炭!

一股股魔威呼嘯,吞吐萬裡魔雲,天地變色,魔光沖天,斬開銀河,直入蒼穹。

緊接著,蕭策被魔威風暴席捲,瞬息之間,遍體鱗傷。

但他執念不減,魔氣縱橫,他手持千米魔劍,魔威蓋世,猶如一尊駕臨世間的魔帝。

魔劍,歎息,世間無人有資格執掌他,他寧願再沉睡十萬年。

但蕭策以破天之誌,執天之念,讓他問世。

蕭策又道:“你萬古不動,桀驁不馴,歎這世間,無人有資格執掌你,今日我蕭策在此立誓,他日必然稱帝,讓你心服口服!”

嗡!

魔劍悲鳴,繼續被蕭策拔起。

好似這一刻,蕭策之軀,堪比盤古,力大無窮,千米魔劍,重達萬噸,依舊被他生生從地底拔起。

大地,還在不斷崩裂,生靈塗炭。

但蕭策不問,他隻讓這劍,全部出土。

五年來,他為大夏開疆擴土,大夏一半的江山,是他帶兵打下,甚至,僅僅五年時間,便把大夏這個隻有千年底蘊的國家,推向世界第一強國的位置。

可大夏,是怎麼對他的?

忘恩負義,抓他妻女,坑殺忠心為國的三十萬北冥軍。

漠北城一戰,那些北冥軍,以死相逼的情形,他蕭策永遠不會忘記。

“起!”蕭策又大喝一聲。

轟隆隆——

大地繼續崩裂,天地肅殺不止,魔劍終於全部出土,劍威、魔威,覆蓋千萬裡,彷彿萬裡魔雲,皆朝蕭策頭頂上空彙集而來,凝聚的旋渦,深不見底,一道道閃電,落在魔劍之上。

天地末日,已經開啟。

“我隨你出鞘,但我有千米之長,萬噸之重,你如何執我入大夏神都?”魔劍聲音滾滾。

所有目光,落在蕭策身上。

此地,距離大夏神都,十萬裡路,如何執劍過去?

蕭策,執念斬天。

“拖你十萬裡,斬山川,跨河流,滅城池,有何不可?”蕭策喝道,聲音滾滾,他要拖劍十萬裡,斬山川,跨河流,滅城池。

這得有何等強大執念,才能做到這一切?

一場腥風血雨,即將席捲大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