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繼續給我追!”

“將軍,你看前麵!”

駱海往前一看,前麵的人,成群結隊,順著峽穀兩旁行走,待追上之後,便見前方,烏雲蓋天,魔氣滾滾,劍嘯諸天。

“將軍,就是他一劍斬了城池!”

“給我攔住他!”駱海一聲令下,數百輛車,朝前疾馳而去,速度極快,從人群穿過。

“是邊疆守將駱海,他想攔住蕭策嗎?”

秦怡上前說道:“駱將軍,你不能攔他!”

“為什麼?”

“因為你們攔他,會死的!”秦怡也是好心,畢竟在拜劍山發生的事情,她曆曆在目,那是八國聯軍,強者無數,其中還有大夏太子夏無極,都擋不住魔劍之威。

一個個區區駱海,不過送死。

誰知,駱海喝道:“你們這些外邦刁民,擅闖我大夏邊疆,本應殺無赦,但等我解決前麵那人,再來找你們算賬!”

嗡的一聲,一加油門,在駱海的帶領之下,數百輛車,順著峽穀,朝前疾馳而去。

最終,抄近路,攔住蕭策。

蕭策猶如冇有看到,拖著千米巨劍,繼續朝前而行,所過之處,大地崩裂,房屋坍塌,虛空劍威咆哮,毀天滅地。

見此一幕,駱海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他從出生到現在,就冇有見過這麼恐怖的東西。

但這是大夏邊疆,是他鎮守的地方,豈能讓人這麼過去?

然而,旁邊副官卻道:“將軍,他是大夏叛逆蕭策!”

“你說什麼?”駱海大驚,在大夏,誰冇聽過蕭策的傳奇?那是曾經率領三十萬北冥軍的漠北之王啊,隻是在前段時間,突然反叛,三十萬北冥軍,被大夏處決。

“將軍,是他不錯!”

“那就更不能讓他走了!”

駱海大喝一聲:“列陣!”

嘩嘩嘩——

上萬軍隊,整齊下車,紛紛列陣,軍威浩瀚,瘋狂朝蕭策碾壓。

隻可惜,軍威全部被蕭策身上所蘊含的魔威吞噬。

蕭策停住腳步,抬起猩紅的眸子,凝視前方,戾氣滾滾。

“讓開,否則,死!”滾滾之聲,震顫九霄。

駱海喝道:“蕭策,你是大夏叛逆,若是讓你從我這過去,我罪當九族,而且夏皇待你不薄,封你為一疆之王,而你忘恩負義,居然反叛!”

嘩!

這話一出,一股滔天的戾氣,從蕭策身上爆發,虛空變色,萬裡魔雲朝蕭策頭頂上空彙聚而來,劍吟不休,天崩地滅。

大夏,待他不薄?

他,蕭策,忘恩負義?

這便是夏皇對外宣稱的嗎?虛偽至極。

緊接著,蕭策聲音滾滾:“我蕭策,從來冇有想過背叛大夏!”

“甚至,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但他不應該殃及我那三十萬兄弟,與我妻女!”

駱海喝道:“叛逆就是叛逆,還有諸多藉口?今天,既然毀我邊疆城池,那麼我就拿你去見夏皇!”

“所有將士聽令,我給殺了他!”

咚咚咚——

無儘將士,朝前踏步,氣勢浩瀚。

蕭策喝道:“擋我者,必血流成河!”

“猖狂!”

刹那間,上萬大軍,全部朝蕭策碾壓過去。

秦怡大喝:“不要!”

可下一秒——

咚!

蕭策一步邁出,大地裂變,魔威沖天,隻見他雙臂青筋暴起,他大喝一聲:“給我起!”

轟隆隆——虛空之中,不斷有巨響傳出,隻見萬裡虛空,旋渦凝聚,一道道閃電,從虛空霹落在魔劍之上,好似天地到了末日。

秦怡喝道:“蕭策,他們是無辜的!”

“大夏軍人,冇有一個是無辜的!”蕭策聲音滾滾,他們無辜,那麼他那三十萬北冥軍就不無辜了嗎?

更何況,蕭策本冇有打算殺他們,但是這些人,非要攔路找死。

嗡嗡嗡——

無儘的劍威,已經從虛空壓落,那些朝蕭策壓進的大軍,不斷化成血霧。

繼而,蕭策舉劍咆哮:“都去死吧!”

轟隆隆——千米魔劍,真的被蕭策生生舉起,朝前斬出,虛空變色,天生異象,無儘的毀滅風暴凝聚,覆蓋整個邊疆城市,隻見前方數裡之處,地裂山崩。

在風暴消失以後,前方已經被夷為平地,上萬夏軍,屍骨無存,連骨頭渣子都冇留下。

懵了!

駱海站在原地,徹底懵了。

上萬大軍啊,就這麼一劍,全部冇了。

那到底是什麼劍?

蕭策喝道:“駱海,還敢攔我嗎?”

這話,霸氣無比。

緊接著,恐怖的劍威,直接壓在駱海身上,噗通一聲,駱海承受不住劍威,跪倒在地。

蕭策拖著萬古不動的魔劍,從他麵前走過。

今夕,蕭策執劍入大夏,神擋殺神,佛擋誅佛,不會有任何憐憫。

大夏負他,坑殺他三十萬兄弟,血債血償。

他拖劍十萬裡,執念撼天。

在蕭策拖著魔劍走遠之後,駱海喝道:“快通電話,去神都皇城!”

……

神都皇城。

夏無極已經回來了,不過受傷很重,極為狼狽。

夏皇得知,心中一驚,趕緊召集夏無極上殿。

在夏無極到了之後,許多重臣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在他們心中,夏無極實力蓋世,如今卻受傷這麼慘重。

“無極,這是怎麼回事,你帶去的人呢,難道他們冇保護你嗎?”

“還有七國聯軍,他們都在乾什麼?”

都在乾什麼,夏無極心中清楚無比。

於是,他開口說道:“他們都死了!”

“誰都死了!”

“七國聯軍,和我大夏的兵馬,全部死了!”

“你說什麼?”

夏皇一咕嚕從龍椅上站起,喝道:“這怎麼可能,我可是派了二十個超凡入聖跟隨你,其中天人合一也有用數百,再加上十萬大軍,三百飛艦,這就是一支不敗的軍團,怎麼可能全軍覆冇?”

“而且,其中還有七國聯軍!”

夏皇想想都不可能,蕭策一人,豈能殺這麼多人。

國師陸離卻道:“難道是天子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