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錯。

龍五的話還冇落下,便有人來報:“報,城主,城外七國聯軍到了,已經被包圍了!”

“去看看!”

蕭策帶著羅天他們,去了城樓,上了城樓一看,城外果然黑壓壓的一片,軍威滔天,光是對方的鐵甲戰車,就不下數百輛。

這些人,隻為他蕭策一人而來。

而且,五十萬軍隊正前方七人,身穿太子袍,氣質出眾,聖威滾滾。

這七人,正是七國太子。

這一刻,城外塵土飛揚,天地變色。

“老大,你到底是什麼人?”羅天還是忍不住問道。

能讓七國太子率領五十萬兵馬圍剿的人,絕不是普通的人。

而蕭策卻道:“普通人!”

羅天冇再說話了。

“蕭策,真冇想到,夏皇城一戰之後,你還活著,你的命還真夠硬的!”燕國太子燕巡說道:“拖劍十萬裡,化身千米魔王,劍劈夏皇城,誅殺夏皇城無極強者,真是想不到你還活著!”

這話一出,蕭策身邊的羅天他們,心中掀起無邊的巨浪。

“城主,你,你就是那個拜劍城拔劍,以執天之念,拖劍十萬裡的人?”

見蕭策點頭,羅天他們皆是一臉崇拜之色,他們早就聽過關於蕭策的傳聞了。

隻是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而現在,那個拖劍十萬裡,劍劈大夏皇城的傳奇人物,卻是他們的城主,那他們就更不能棄城逃跑,捨棄蕭策了。

而城外的燕巡,繼續道:“不過,那又怎樣,現在你的魔劍在大夏皇城,你再也無法借劍入魔了,所以今天這修羅城,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蕭策,你就認命吧!”

“殺了你以後,我們會拿著你的人頭,交給夏皇,哈哈哈哈——”

城外狂妄的笑聲,不絕於耳。

緊接著,七大太子下令。

“攻城!”

“把城門打開,大軍入內,誅殺蕭策!”

轟轟轟——

戰車,朝城門撞去。

修羅城,本來就是一座廢棄的城池,哪能經得起戰車的撞擊。

城樓上羅天說道:“城主,你先離開,我們兄弟三個率人擋住這七國聯軍,我們可以死,你不能死,你還要為妻女與三十萬北冥軍報仇!”

“他們都是我們心中的英雄!”

“羅門主說的對,城主你先離開!”

羅天三人,紛紛都讓蕭策離開,但蕭策會離開嗎?

自然不會。

畢竟,因他而死的人,已經夠多了,他不能再接受有人因他而死。

轟隆一聲,修羅城門破碎,七國聯軍,帶著碾天之勢,長驅直入,大地顫抖,軍威浩瀚。

“蕭策,你的死期到了!”

一聲令下之後,無儘的大軍,皆朝蕭策碾壓而去。

“蕭策的人頭是我大禹的!”禹國太子禹衡喝道,禹國兵馬由超凡入聖的強者帶頭,瘋狂碾壓。

大理國太子段絕喝道:“禹衡,這話恐怕你說的太早了一點!”

“我看也是!”匈奴國太子凶冥,也跟著說道,七國兵馬,都在爭奪蕭策的人頭,大軍碾壓天地,瘋狂無比,軍威震顫天地。

“保護城主離開!”

“城主,不要忘記為我們這些兄弟報仇!”

“報你妹,你們都給我走!”

蕭策喝道:“龍五!”

“在!”

“帶他們退入秘境之中!”

這話一出,羅天、魔戰、黑龍,以及許多人都心中大驚。

羅天說道:“城主,一旦進入秘境,必死無疑啊!”

“留在這裡,才必死無疑!”

蕭策說的不錯,這七國聯軍有五十萬不說,超凡入聖都有二三十,根本擋不住,硬抗的話,死路一條,退入秘境,興許還有活路。

“龍五,還愣在那乾嘛,還不帶兄弟們過去?”

龍五說道:“那你自己也小心一點!”

蕭策點頭。

“蕭策,你們還想逃嗎?”

“哈哈哈哈……蕭策,你們都逃不了,修羅城,就是你們得葬身之地!”

“你以前,殺我七國這麼多人,你也死有所值了!”

“大夏冇有殺得了你,我們七國卻能殺你,給我殺,宰了蕭策,一個不留!”

命令一下,大地震動,千軍萬馬呼嘯而來,殺氣滾滾,碾壓天地,蕭策猩紅的眸子,閃過一抹冷意喝道:“龍五,還不帶他們走?”

咚!

話音落下的同時,蕭策一步踏了出去,一馬當先,刹那之間,滾滾劍威鋪天蓋地,劍氣掃蕩,天地之間彷彿下起漫天劍雨。

噗噗噗——

片刻時間,便有許多人遭到劍氣誅殺。

“跟我走!”龍五掃視一眼,知道這些人留在這裡,隻會讓蕭策有所顧慮,於是帶著上萬人,朝秘境之處而去。

到達秘境之後,羅天說道:“就讓我們去幫城主吧!”

“是啊五哥,我們雖然與城主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我敬佩他!”

“五哥,就帶我們去吧!”

龍五掃視一眼,說道:“你們三個跟我去救老大,其他的人,都留在這裡,等著我們,不得有誤!”

說罷,龍五帶著羅天、魔戰、黑龍三人,朝城中心,呼嘯而去。

現如今,蕭策已經被千軍萬馬圍困。

“蕭策,你讓他們走了,你怎麼走?”段絕聲音震天。

“殺!”蕭策劍威滔天,所過之處,不斷有人被劍氣撕裂,鮮血揮灑大地,僅僅片刻時間,修羅城便血流成河。

周圍,凡是靠近的蕭策的,皆被蕭策的劍氣誅殺。

“想殺我,也不是那麼容易!”

蕭策的話,剛剛落下,便有一位老者,呼嘯而來,赫然是超凡入聖。

不僅如此,他所帶的人,都是天人合一。

頃刻間,蕭策便感覺一股恐怖的聖威,從天降落,頓時蕭策便感覺到壓力,緊接著有一隻大手,突然在虛空一扣,朝他抓了下來。

蕭策的劍道意誌,已經返璞歸真,他雙腳一點地麵,沖天而起,朝那老者殺了過去,劍氣呼嘯,誅滅一切。

頓時,那抓落而下的大手,被劍氣撕裂。

蕭策身影一閃,一劍誅天。

老者大驚,閃躲。

他雖躲開了,但身後卻有幾尊天人合一的強者,遭到劍氣撕裂,死無全屍。

蕭策掃視一眼,立即朝秘境方向殺去,不斷有人被他劍氣誅殺。

“擋我者死!”蕭策聲音震天,劍威繼續爆發,自從皇城一戰之後,修為雖然冇有提升,但武道意境提升不少,隻見他周身已經魔氣縱橫,瞳孔都變成銀色的了,戾氣滔天。

“他又要化魔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