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你怎麼了?”葉霜見老爺子大喘氣,趕緊上去幫他拍後背。

“還能怎麼了,都是被蕭策那個畜生氣的!”

老爺子越說越氣:“上次青龍會的事情,葉家上下就差點被他連累,而這纔過去幾天,這個廢物居然又去得罪洪星會的蔣天生!”

“他自己去死也就算了,不要拉著葉家給他墊背!”

“爺爺說的不錯,我們葉家不能有這種名不正言不順的女婿,否則遲早都被連累死!”

“那怎麼辦?”

“我倒有一個辦法!”葉坤說道:“那就是打電話給高天賜!”

對啊!

隻要趕緊讓高天賜把葉雨欣娶了,就可擺脫蕭策這個廢物。

老爺子立即打電話給高天賜。

……

晚上,洪星會總部。

蔣天生拄著柺杖,站在那裡,威嚴依舊。

一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敢讓他去請罪?

明天,他要讓雲城的天,如數崩塌,讓蕭策知道,他究竟惹了什麼樣的存在。

“會長,羅戰來了!”趙雄說道。

趙雄是洪星會的一個堂主,北麵十八條街的扛把子。

羅戰?

蔣天生意外道:“他還敢來?”

在地下賭城,這羅戰竟敢拿槍對著他,這個時候,還敢來這裡?

“那蔣爺……”

“讓他進來!”

蔣天生轉身,回到主位上坐下來。

五分鐘左右,羅戰便在趙雄的帶領下,來到總部。

“羅戰,你竟敢用槍指著我們會長,你好大的膽子!”

“彆以為你來請罪,會長就會原諒,明天,會長會親自帶人,平了濟世堂,殺了蕭策以正洪星會的威嚴!”

羅戰一進入中部,各個堂口的堂主,都在義憤填膺。

“我來,不是請罪,而是救你們會長!”羅戰不慌不忙的說道。

不是請罪?

而是救會長?

“哈哈哈…羅戰,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蔣天生冷哼一聲:“彆以為你手握五千兵馬,就能用槍指著我?

“好你說,我倒聽聽,你要怎麼救我!”

“但要借一步說話!”羅戰說道,不是因為蔣天生經常捐軍用物資給他,他才懶得來提醒呢。

蔣天生擺手:“你們都出去吧!”

在各個堂主離開以後,蔣天生對著羅戰說道:“現在可以說了嗎?”

而羅戰卻道:“你知不知道青龍會不是閻彪滅的,而是蕭策?”

“你又知不知道,那天青龍會總壇上空的數百架軍機,並不是閻彪的空軍,而是世界各地頂級勢力的首腦?”

“你又知不知道,漠北關外,追敵三千裡,一人屠一城,取敵軍元帥首級如探囊取物的是蕭策?”

“你又知不知道,北境崑崙之巔封王大典,舉國震動,封的不是彆人,還是蕭策?

“你又知不知道,讓世界顫栗的醫皇殿主,人稱蕭皇的又是蕭策?”

轟!

塌了!

蔣天生的世界,直接崩塌了!

羅戰的那些話,震顫蔣天生的腦海,久久不能平息。

對於這些,他都聽過,隻是蕭策位高權重,身份在大夏帝國屬於一級機密,哪是他能夠觸碰到的?

而在今天,羅戰對他說的這些話,徹底讓他害怕了,毛骨悚然。

天威不可測!

更不可逆!

他蔣天生算個屁,屁都不算。

追敵三千裡!

一人屠一城!

北境封王大典,舉國震動,封的不是彆人,就是蕭策!

青龍會總壇,外域各地頂級勢力首腦,前來救駕!

救的是誰?

還是蕭策!

因,他是蕭皇!

他是醫皇殿主!

蕭策倘若真如羅戰說的這麼恐怖,那麼一根手指頭都能碾壓他蔣天生。

而就這麼一個恐怖的人,在今天白天,他蔣天生卻要收他做貼身保鏢,他蔣天生也配?

想想,何等可笑?何等不知死活?

雲城冇有他蔣天生惹不起的人?

現在呢?

一人屠一城的存在,會在乎他的洪星會?

難怪一拳,就能廢了百人莫敵的刑戰。

刑戰在他手中,算個鳥?

那是醫皇殿主!

那是漠北之外!

那是舉國無敵的存在!

羅戰說道:“現在知道在賭城我為什麼拿槍頂著你了嗎?我不頂著你的話,你在白天就是一個死人了!”

不錯!

羅戰說的一點不錯!

蔣天生汗流浹背,再也冇有曾經的傲然之氣了。

噗通!

突然,蔣天生跪在地上:“羅統領,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

“能怎麼辦,明天照他說的,帶著那些砸他女人店的人去下跪請罪,否則洪星會明天便不複存在,還有,今天我跟你說的事情,一字都不能泄露出去!”

泄露大夏重要機密,一旦被抓,是要誅九族的!

“知道,知道,羅戰兄弟多謝你,這裡有五千萬,就當是我蔣天生捐的軍用物資!”

羅戰也冇客氣,伸手就手下了。

蔣天生還是感覺烏雲壓頂,世界末日要到了。

那是誰?

是讓世界都為之顫栗的人物啊!

禁忌的存在!

生死存亡,就在明天了。

次日清晨。

全城轟動!

今天是蕭策讓蔣天生給葉雨欣請罪的日子。

蔣天生會來!

但是請罪嗎?

葉家之中。

“爺爺,蔣爺已經帶人去了,而且好幾百號人,氣勢匆匆,這是要平了濟世堂啊!”

“這一次,不僅是濟世堂要毀滅,恐怕葉雨欣與蕭策都不能活,有可能還會殃及葉家!”

現如今,葉家的人焦急萬分,老爺子也坐不住了,立即讓管家備車。

冇多久,葉家一行人全部去了濟世堂,他們除了是給蔣爺下跪之外,還要找蕭策麻煩。

葉家,決不能因為一個畜生,而被洪星會的蔣爺記恨上。

如今的濟世堂,圍的全部是人。

總有上千之多,甚至還有老太太挎個籃子在這裡賣燒餅。

他們還敢開張?

真是找死啊!

最讓人無語的是,今天蕭策還把濟世堂的門給打開了,還貼上開張大吉。

來了!

來了!

青爺的大隊人馬來了!

“蕭策,你敢讓蔣爺來請罪,你有幾個膽子?今天老子就毀了你女人的濟世堂,讓你知道雲城的天有多高!”

聲音滾滾傳來,氣勢咆哮。

諸多目光轉過一看,是北麵十八街扛把子趙雄。

這傢夥,凶名在外,還是洪星會的堂口堂主,絕對是一個狠人。

“葉雨欣,還不讓你的野男人給趙堂主下跪磕頭?”葉家老爺子一下車就大喝一聲,帶著葉家的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