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一幕,許多人心中一顫。

“他冇有魔劍,化什麼魔,殺了他!”七國太子,紛紛咆哮。

但是蕭策的氣息在攀升,凡是靠近他的,都被他的恐怖氣息碾壓。

“誰能殺我!”

嘩——

隻見虛空,一道劍芒爆發,朝前方壓了過去,雖然冇有魔劍,但這一劍,依舊無比可怕,砰砰砰——凡是被劍芒籠罩的人,身軀皆都開始崩滅。

一劍落下,竟有上百人遭到誅殺。

前方擋著蕭策之路的大軍,都被這一劍嚇傻了。

蕭策喝道:“不想死的,就讓開!”

一言,震懾所有。

“誰放他走,提頭來見!”大楚太子楚天驕爆喝,一股恐怖的聖威爆發,碾壓所有,大楚的兵馬,心中紛紛一顫,立即擋住蕭策去路。

咚!

蕭策腳步踏出,地麵開裂,朝前方殺去。

“蕭策,你以為今天你能活著離開嗎?”楚天驕聲音冷冽。

今夕,七國太子,率領五十萬大軍,強者無數,若是還能被蕭策活著離開的話,他們顏麵何存?

大夏殺不了的人,他們來殺。

頃刻間,七國的所有超凡入聖強者,全部出手,身影猶如閃電,朝蕭策呼嘯而來。

蕭策劍意爆發,漫天劍影,以他為中心,朝四周呼嘯,極其鋒銳,收割一切。

那些超凡入聖的老者,心頭一驚,在上空之中,猛然倒翻一個跟頭,才躲過蕭策所爆發的劍氣,但是那劍氣,依舊撕裂了許多的人身軀。

與此同時,恐怖的聖威,已經從天壓落。

“死!”一位超凡入聖強者的刀芒斬落。

嗡!

蕭策周圍,聖威咆哮,一股滔天之威鎮壓,砰砰砰……那老者所爆發的刀芒破碎。

蕭策喝道:“死的是你!”

下一秒,老者被蕭策所爆發出的威壓,壓落地麵之上,然後被蕭策一劍封喉,鮮血四濺。

老者絕望的看著蕭策。

“你不是最後一個!”蕭策長劍一抖,老者的身軀,四分五裂。

與此同時,其他人的攻擊也已經到來,卻被蕭策身上的魔威鎮壓,蕭策瞳孔掃視一眼:“殺!”

殺字一出,蕭策邁著步伐衝了出去,腳下的地磚,不斷開裂,恐怖的魔威,彷彿化作一道道劍芒,前方之人的身軀,不斷解體。

緊接著,卻有一隻龐大的手印,把蕭策得攻擊鎮壓掉來,隨即,轟隆一聲,蕭策被一掌轟的吐血。

但一掌的威力,卻冇讓他後退一步。

他吐出一字:“死!”

噗嗤一聲,蕭策的長劍,生生從那強者的眉心穿透而過,腦袋炸裂。

其他超凡入聖的強者,都內心一顫。

蕭策擦拭一下嘴角邊的鮮血喝道:“你們還要殺我嗎?”

大趙太子,趙同喝道:“誰若讓他走,誰就要死!”

蕭策活著,後患無窮。

頃刻間,大軍朝蕭策碾壓,無窮無儘,殺不完,照這樣下去的話,哪怕超凡入聖,也會累死。

就在此時,後方卻有摩托車之聲傳來。

有三輛,一路朝蕭策碾壓,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撞飛了。

這三人,正是龍五與三大門主。

嗡!

龍五猛然一加油門,摩托車竟然飛了起來,碾壓一群人之後,落在蕭策麵前。

龍五喝道:“上車!”

蕭策右腳一抬,跨上車子。

一股青煙冒起,車子開始飛馳,龍五車技非同一般,途中不知道遇到多少攻擊,皆都被他躲過,而且還殺了不少人。

可是與此同時,轟隆一聲,黑龍所騎的車子,竟然被一隻龐大的手印,直接掀翻,黑龍的身軀砸落在地,被恐怖的氣息鎮壓,口吐鮮血。

楚天驕一把扣住黑龍的咽喉,喝道:“蕭策,他的命,難道你不顧了嗎?”

蕭策回眸一眼,立即從摩托車飛了下來。

他不能再連累人了。

“策哥!”龍五喝道,立即停下車子,後麵追兵已經過來了。

羅天與魔戰,也紛紛來到蕭策身邊,殺機四起:“卑鄙無恥!”

黑龍喝道:“老大,記得給我報仇!”

頃刻間,黑龍全身血液倒流,整個人開始膨脹起來。

“太子,他要自爆!”

聽到這話,楚天驕狠狠驚顫一下,立即甩開黑龍。

蕭策喝道:“不要!”

轟隆一聲,一股滔天的氣波,伴隨著猩紅的鮮血,朝四周呼嘯,不知道撕裂了多少人。

蕭策銀瞳猩紅。

他大喝一聲:“走!”

他一步跨上龍五的車子,龍五一加油門,摩托車開始疾馳,羅天與魔戰跟在身後。

“給我追,放走蕭策,提頭來見!”大元的太子元霸,殺意淩天,七國太子,跨上戰車,率領大軍,朝蕭策追去,恐怖的氣勢,碾壓地麵。

……

秘境門口。

三大門派的人,都在等著。

“你們看,城主來了!”龍虎門的人看到蕭策,心中大喜,可是卻看不到他們的門主。

龍虎門的長老問道:“城主,我們的門主呢?”

這話一出,蕭策不是滋味,是他無能,連累了黑龍兄弟。

見此一幕,龍武門的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紛紛雙膝跪在蕭策麵前,齊聲喝道:“城主,一定要為我們門主報仇!”

“好!”蕭策喝道,隻要不死,他會一一清算。

就在此刻,軍威碾壓天地,浩瀚大軍,密密麻麻,殺氣滾滾。

蕭策喝道:“退入秘境!”

說罷,蕭策率領人馬,直接進入秘境之中。

一進入,便就消失了。

“這是什麼地方?”後方大軍停下。

“無論是什麼地方,都要給我殺了蕭策,所有將士,給我進去!”七國太子,命令一下,五十萬大軍,儘皆入內,七國太子,他不例外。

當他們一進入秘境,便被濃霧籠罩。

蕭策他們,也不例外,蕭策一馬當先,走在最前麵,龍五殿後,來到一條古路之上。

這古路,也不知道是通到那裡的,反正隻能一路往前。

“蕭策,你以為你能跑掉嗎?”

“哈哈哈……你就認命吧,漠北三十萬北冥軍的仇,與你老婆孩子的仇,你是報不了了,現在你已經是百國公敵,還苟延殘喘什麼?不如一死算了!”

後方雖然看不到人,卻不斷傳來七國太子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