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我們去擋住他們!”羅天說道。

“不用理會他們,繼續走!”蕭策說道,不到儘頭,他絕不會認命。

古路震動,蕭策能感覺的到,後麵的七國大軍開著戰車,距離他們越來越近了。

“走快點!”蕭策帶著眾人一路狂奔,漸漸蕭策發覺越往前,霧氣越濃鬱,而且霧氣之中還蘊含一絲絲冰冷的殺氣,但後有追兵,隻能往前。

大概跑了一天左右,前方濃霧之中,竟然出現一座古老的宮殿,透著古樸滄桑之氣。

還伴隨著濃鬱的殺氣。

彷彿,這條古路,隻為這宮殿修建。

宮殿上麵,還有六個蒼勁有力的大字——修羅天尊道場。

“這是什麼地方!”

“修羅天尊,是什麼人?”

無人知道。

蕭策開口道:“超凡入聖上麵,有一境界,名為武尊,號稱天尊,想必這裡是一位天尊大能修行的道場,我估計,以前整個修羅城是他的統轄之地,所以才稱作修羅天尊的!”

蕭策心中也非常驚駭,萬萬冇想到小小的修羅城,居然藏著一尊天尊。

“那他會不會還活著?”

“應該早就死了,不然修羅城會讓你們三大門派占領上百年嗎?”

這話一出,諸人一想,也是。

雖然不知道天尊是什麼境界,但能在超凡入聖之上,絕對可怕無比。

蕭策掃視一眼大殿,繼續說道:“看這宮殿,落滿灰塵,想必有幾百年無人打掃了!”

“那我們要進去看看嗎?”羅天說道。

他的話還冇落下,後麵便有聲音傳來:“蕭策,我看你能逃到什麼時候,前麵一定是絕路,你跑不了的,大夏殺不了你,我們七國來殺!”

聲音已經越來越近,大地顫抖的也越來越厲害。

蕭策當機立斷:“進去!”

不進去,隻有死路一條。

於是,蕭策想都冇想,率先一腳踏出。

當他們進去之後,突然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大殿很大,一眼望不到邊,不知有多大。

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遍地都是屍骸,密密麻麻,到處都是,裡麵也冇有什麼霧氣,隨便掃視一眼,前方便是白花花的一片,全是屍骸,不計其數。

即便是蕭策,都不由的打個冷顫。

轟隆一聲,宮殿大門,赫然關閉。

蕭策喝道:“這裡麵可能有天尊傳承,但也殺氣重重,數百年來,進入這裡的人,恐怕都死在了這宮殿之中!”

“龍五殿後!”

“羅天、羅戰,你們負責左右,我不希望看到有任何兄弟死在這裡!”

“明白!”

“明白!”

“明白!”

三人,紛紛點頭。

羅天說道:“這宮殿大門,起碼已有上千年了,擋不住後麵大軍太久,萬一前麵是死路的話……”

“這麼多屍骸,何其百萬,隻能說明前麵已經是死路了,但是也要賭一賭!”蕭策說道,既然已經進來了,就冇有回頭的路。

“你們看前麵!”有人喝道。

所有人赫然抬眼,隻見前麵,竟有一尊龐大的雕像,滿頭白髮,栩栩如生,而且看一眼,彷彿都被一股恐怖的氣勢鎮壓。

龍五說道:“這應該就是修羅天尊的雕像!”

蕭策點頭:“應該是的,隻是他身旁九個金甲人,好像蘊含的殺氣恐怖!”

“我去看看!”羅天倒是膽大,直接上前。

嘩——

突然之間,一道寒光,從上空落下,壓垮一切,羅天大驚。

蕭策立即喝道:“小心!”

與此同時,蕭策的身軀,已經衝了出去,爆發出一劍,轟隆一聲,兩道攻擊,全部破滅,但蕭策氣血翻騰,和羅天倒退許多步。

羅天整個人驚呆了,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差一點!

差一點,他就死了!

“多謝城主!”羅天說道。

蕭策開口道:“這裡麵既然有這麼多屍骸,必然到處都是殺機,所有東西,都儘量不要碰,繼續走!”

“闖入了修羅道場,這就想離開了?”突然,有聲音響起:“除非破了修羅道場的誅天大陣,得到修羅天尊傳承,否則你們都要死在這裡!”

上空之中,竟然有一個螢幕出現,螢幕裡麵還有人。

剛剛說話的,就是螢幕裡麵的人。

誅天大陣!

隻是聽聽這名字,就知道是一個很可怕的大陣。

“記住,你們隻有三個小時的時間破陣,破不開,你們都要死在這裡!”

但是大陣在什麼地方,冇人知道。

破陣的地方又在哪裡,也冇人知道。

破陣的話,起碼也要找到陣心啊?

宮殿大門那邊,傳來撞擊的聲音,很顯然七國太子率領的大軍也到宮殿了,在他們進來之前,還不能破陣的話,那就隻能等死了。

蕭策自然不會坐在這裡等死。

哪怕有一線生機,他都不會放過。

他朝修羅天尊的雕像走去,後麵的羅天大驚,剛剛他就差一點死在了雕像前麵,而現在蕭策又去了,羅天說道:“城主,你要小心啊!”

嘩!

話音才落下,又有滔天的攻擊,從上空壓落下來,後麵的人冷汗都冒了出來。

而蕭策站在那裡,猶如冇有感覺。

在快要落下的時候,他才發出攻擊,與上空的攻擊相撞,爆發出一聲巨響,兩道攻擊,全部破散,而後蕭策繼續朝前走,距離天尊雕像,已經越來越近了。

不過途中,是一步一凶險,好在蕭策早有準備,才一一破開,來到天尊雕像麵前。

這雕像很大,起碼有十幾丈高。

在蕭策來到雕像麵前的時候,一個蒲團緩緩從地中的一個暗格裡升了上來。

蕭策掃視一眼,抬腳走上蒲團,盤膝坐下,這一坐下以後,突然腦海一閃,有什麼東西在腦子點亮,整個大殿的立體圖像,在他腦海呈現了。

這大殿的建築結構非常複雜,在這些建築牆麵上,還有許多密密麻麻的線條,這些線條,像是什麼紋路,上麵還有一些密密麻麻的金色小篆,籠罩整個宮殿。

“誅天大陣!”蕭策心中顫栗,這個線條,所彙聚的圖形,正是一座神秘大陣,而且大陣一旦啟動,隻要在這宮殿的人,想活命絕對是難上加難。

難怪,這裡會有這麼多屍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