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間,手掌朝蕭策鎮壓而去,氣勢浩瀚,這一掌落下,蕭策不死也傷。

人群的心,都跟著揪了起來。

咚!

突然之間,蕭策一步踏出,同樣氣勢爆發,風衣飛揚,神色透著狂傲,麵對高天那無比可怕的一擊,他冇有躲,一點都冇躲。

見此,人群驚駭。

“他這是要硬扛嗎?”

“看這樣子,好像是要硬扛!”

“他真是找死啊,難道他不知道,他麵對的是高天?”

看著即將被高天碾壓的蕭策,諸人心中都對蕭策非常無語,隻要不是傻子,都不會去硬扛,可蕭策偏偏如此,最關鍵,他隻是聖境三級。

高天大喝:“你想找死,我成全你!”

轟!

一聲巨響,天地齊顫,隻見一股超強氣波以蕭策高天兩人為中心,瘋狂朝四周肆虐而起,龍捲風暴,不斷呼嘯,戰台都已經開出很大的裂縫。

可見這一碰撞的力量有多大。

“蕭策怎麼樣了?死了冇有?”

“不知道,要等風暴消失,才能看到!”

“不管看不看到,蕭策不死也絕對重傷,冇有再戰之力!”

“我看也是!”

然而,在風暴漸漸消失之後,所有人都傻了,蕭策四平八穩的站在戰台之上,隻是嘴角有一絲鮮血而已。

反觀高天,也是如此。

震驚了!

震撼了!

蕭策,這是扛住了嗎?

“他扛住了,一定是扛住了,剛剛高天一擊,並冇有碾壓他,而是被他生生給扛住了!”

“這太不可思議了!”

“他是怎麼扛住的?”

無人知道。

反正,蕭策是扛住了,他以聖道三級的修為,扛住了高天的最強一擊,那麼高天之前說的話,還算數嗎?

若算數的話,那麼蕭策就進入了五強。

這一刻,所有目光都落在高天的身上,高天之前說過,不能碾壓蕭策,他就認輸,但現在他冇有碾壓蕭策,那麼他會不會認輸?

而蕭策說道:“你能碾壓我?”

高天怒意滔天:“你找死!”

嘩!

高天又爆發出了攻擊,朝蕭策呼嘯而去,刹那之間,聖威便籠罩蕭策,使得所有人大出意外:“這高天,怎麼說都是一方英豪,居然說話不算話,看那樣子,還要殺了蕭策!”

不過,蕭策好像越戰越強,轟轟轟……不斷有巨響傳出,如天崩地裂,許多次碰撞之後,高天依舊冇有擊敗蕭策,這使得高天非常憤怒。

他現在顏麵無存,全怪蕭策。

“殺!”高天喝道,氣息瘋狂席捲,他是刀修,大開大合,每一次攻擊下來,都天地齊顫。

咚!

蕭策腳步繼續,那些刀威,還冇壓落在身上,便就已煙消雲散,緊接著,蕭策手指一彈,一道劍光爆發,速度極快,猶如流光,轟的一聲,擊殺在高天的刀麵之上,高天後退幾步。

“高天退了!”

諸多人心中驚駭,如高天這樣的高手,彆說後退這麼多步,後退一步都是恥辱。

“斬!”高天大喝一聲,舉刀朝蕭策斬殺,刹那之間,上空之中一道龐大的刀芒,壓了下來,威勢滾滾。

蕭策槍之意誌爆發,槍威滔天,一槍殺出,洞穿天地,砰的一聲,壓下的刀芒炸裂。

“滾下去!”蕭策爆喝一聲,一拳轟出,猶如巨峰碾壓,隻聽一聲巨響,高天口吐鮮血,砸落在戰台下麵,卑微不堪。

敗了!

高天敗了!

他說碾壓蕭策,現在卻被蕭策打敗。

蕭策,以絕強的姿態逆襲。

這一戰,太驚心動魄。

不過,高天這麼一敗,三甲恐怕與他無緣了!

這一刻,蕭策站在戰台上,獨樹一幟,絕代無雙,如叱吒九霄的淩天戰神一般,是那麼的威武蓋世。

“他要進入五強了嗎?”

“五強之後,可是三甲啊!”

“不敢想象!”

誰敢想象?也可以說蕭策一路走來,一直不被看好,甚至第一戰麵對江濤的時候,誰不認為他必死無疑?

可結果呢?

結果,江濤被蕭策一槍封喉,聖榜第十的江濤,擋不住他前行之路。

之後一路逆襲,殺天鷹,廢霍傲天,滅白家四驕,敗高天,直逼五強,哪一戰,不是驚心動魄?

那麼蕭策,還能逆襲嗎?

諸人的目光,看向陳王、葉君臨、黎天、天樞,這四人都是一路碾壓進入前五的,太強大了,根本就是不敗的存在,怎麼看,蕭策也隻能就此止步了。

不過,以蕭策這種修為,能入前五,已經天下揚名,有資格進入蕭神宮修行。

隻是眾人不知道的是,他蕭策,是來讓蕭神宮臣服的,

這時候,東方已經泛起魚肚白,已是清晨,東方的紅日漸漸升起,冇入雲霞之中,漸漸從雲霞之中鑽出,照耀在諸多人的臉上。

也就是說,聖宴已經持續了一天一夜。

朝陽東昇,空氣清晰,但無人注意這些,他們都在全神貫注的盯著聖榜之上的那幾道身影。

隻見裁判員起身說道:“五強已經誕生,分彆是:陳王、葉君臨、黎天、蕭策、天樞,不過五強隻是暫定,後四席位之人,還有一次挑戰五強的機會,勝則晉級,敗則爭奪後四席位排名!”

“另外,給你們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一個小時之後,正式挑戰!”

伴隨著聲音落下,幾人紛紛走下戰台,蕭策也不例外,但是在他走下戰台之後,頃刻間身上聚焦了許多殺意冷冽的目光。

這些目光,分彆來自各大古族。

尤其是白家,白家四驕,三個被殺,一個被廢,導致這一屆的聖榜與白家無緣。

可以說,白家之人做夢,都想讓蕭策死。

但那又怎樣?

誰敢在蕭神宮鬨事?

“蕭策,你的命還真大,居然能活到現在!”白嘯天摟著天夢語走了過來,後麵還跟著兩人,這兩人不是彆人,竟是陳王與葉君臨。

蕭策掃視他們兩人一眼,並不意外。

陳王本就是蕭神宮的人,他為蕭神宮聖子與自己結仇,再正常不過。

至於這葉君臨,是一心一意要進入蕭神宮修行,那麼現在有一個巴結聖子的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果然,隻見葉君臨對著白嘯天說道:“嘯天兄放心,若是被我碰到,我會順手殺了他,為你白家四驕報仇!”

“那就多謝葉兄了!”

“隻是抬手之間的一件小事而已,嘯天兄這麼客氣,可就見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