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護法!”蕭策上前一步。

“不要管我,你們快走!”大護法從地上站起,大手一揮,蕭策等人的身影,直接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捲到門外。

轟轟轟——

在這一揮的力量之下,也有許多聖道強者,口吐鮮血。

二護法喝道:“大護法,你這又是為何呢,為了區區一個蕭策,值得嗎?”

“你今天在蕭神宗,就算救了蕭策,他能逃出神州城嗎?你彆忘記了,宮主想讓誰死,誰必須死,天涯海角都冇用!”

二護法繼續道:“不如你抓了他們,去跟宮主請罪,再加上我們三個為你求情,宮主會原諒你的!”

而大護法說道:“我護法一族,萬年來隻有一個使命!”

“今天,就算死,我也要護少主周全!”大護法大手一揮,大門直接關閉。

蕭策他們,被關到外麵。

大護法喝道:“你們快點走,不要管我!”

“大護法!”蕭策喝道。

“不要管我!”大護法聲音震天,凡是靠近大門的人,身軀全部四分五裂,真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大護法喝道:“誰敢靠近一步,死!”

“有用嗎?”三護法踏空而起,正要越過大門的時候,大護法的身影沖天而起,又和三大護法在虛空大戰。

不過,大護法已經受傷,根本不是三位護法的對手,片刻之間,便中了好幾掌。

這還是三位護法,手下留情,不然大護法已經死了。

“抓住他們!”二護法說道。

蕭策眸子赤紅,殺氣滾滾。

“走了!”一行人朝山下呼嘯而去,三位護法,正想踏空去追的時候,卻被大護法給攔住了:“你們想抓他們,就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大護法,你不要逼我!”二護法喝道。

“是你們在逼我,那蕭策究竟是不是冒充的,黑玉扳指是不是假的,你們心中都清楚!”

三位護法心中確實都清楚,但是現在蕭神宮是宮主邀月的天下,誰敢違背?

於是,二護法說道:“宮主說他是冒充,他便是冒充的,即使你救了他,又能怎樣,宮主是不會放過他的!”

而在此刻,一股恐怖的氣息籠罩而來。

“是宮主!”

“宮主要準備親自出手了嗎?”

“參見宮主!”

在邀月現身之後,所有人跪在地上,卑躬屈膝,邀月很享受這種權勢而帶來的榮耀,隻見她的目光落在三位護法的身上開口道:“蕭策呢!”

“回稟宮主,是大護法擋住了我們,不然他們離不開蕭神宮!”

這話一出,邀月的目光透著殺意。

“大護法,你為了他們,敢違抗我,你可知違抗我命令的下場?”邀月那恐怖的氣息,已經落在了大護法的身上。

大護法雙膝跪地說道:“宮主,既然他們已經走了,何不給他們一條生路?”

“生路?”

轟——

一聲巨響,大護法口吐鮮血。

邀月揹負雙手,緩緩來到大護法的麵前,一腳踩在大護法的身上冷道:“放過他們?他們冒充我蕭神宮少主,罪該萬死,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宮主,他是不是冒充的,你心中清楚!”

“不是冒充的又怎樣,神州城是我的天下,蕭神宮是我的天下,現在是,以後是,永遠都是!”

這一刻的邀月,氣質冷冽,戾氣滔天,令人心中發毛,蕭神宮的那些弟子,趴在地上不敢動。

大護法說道:“宮主,你變了!”

“放肆!”

轟隆一聲,大護法又被邀月一腳踢飛。

隻見邀月冷道:“吩咐下去,全城通緝蕭策,凡是神州城出口,不管天上地下,都給我封死了,而且所有交通要道,都給我派人堵截,見到蕭策等人,不必稟報,直接殺無赦!”

一道道命令下去,神州城之中猶如埋藏了一顆定時炸彈,直接引爆,轟動全城。

“蕭策冒充蕭神宮少主,被蕭神宮通緝了!”

“這不可能吧,前幾天聖榜之爭的時候,不是邀月宮主自己承認的嗎?”

“而且,邀月宮主還為了他,滅了天家滿門,這可是全城都知道的事情啊!”

“難道說,連邀月宮主都被騙了?”

“那蕭策為什麼要這麼做?”

“一定是想鋌而走險,統治蕭神宮唄,而且還差點得手了!”

不管如何,現在全城都因為蕭策冒充蕭神宮少主的事情,給轟動了,無論是天上地下,已經被蕭神宮的強者鎮守,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神州城,剩下的七大家族,得知這個訊息,也紛紛出動。

在聖榜之爭上,蕭策殺光了九大家族天之驕子,九大家主也因蕭策而死,其中還有兩大家族被滅門。

他們不敢找蕭神宮報仇。

但要必殺蕭策。

況且,殺了蕭策,提著人頭去蕭神宮,還可以立下一大功勞。

如今,七大家族,紛紛出動,滿城市的去找蕭策一行人的蹤跡。

“這樣也不是辦法!”一處荒廢的下水道之中,蕭策他們就躲在這裡,黎天打探情況剛剛回來。

隻見他繼續道:“如今,整個神州城都被包圍了,水泄不通,想出去是太難了!”

“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南城門那邊,守衛比較鬆懈,可以從那裡突圍,但要是有天尊強者的話,我們還是一樣要死,至於你來時的那架飛艦,早已經被炸了!”

“你確定南城門那邊守衛鬆懈?”蕭策問道,隻要有一線機會,他都不會在這等死。

“是的!”

蕭策說道:“會不會是欲擒故縱?”

“有這個可能!”黎天點頭:“但現在我們也冇辦法,要是在這裡繼續等的話,餓也餓死了!”

“黎天說的不錯!”

“那就事不宜遲,龍五,你負責保護血玫瑰,黎天我們兩個在前麵開道,就算戰死也不在這裡憋死!”蕭策聲音赫赫,既然下定決心,那就入手去乾。

於是,一行人離開廢舊的下水道,在路邊搶一輛越野車,蕭策駕駛,一加油門,如離弦之箭,朝南城門方向呼嘯而去。

然而,距離南城門一公裡之時。

轟隆一聲巨響,一輛大卡車直接把蕭策的越野車給撞翻了,汽油泄露,發生爆炸。

好在蕭策他們身手了得,在爆炸之前,從越野車之中飛了出來。

咚咚咚——

緊接著,便是大地顫抖,千軍萬馬,氣勢浩瀚。

聖威,碾壓天地。

一場血戰,在所難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