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突然之間,老嫗手持柺杖,一步踏出,她的氣息在攀升,朝石觀瘋狂壓迫,如雷霆之勢,但是石觀音不屑道:“你若隻是這點力量,那麼你就會死!”

可下一秒,老嫗又踏出一步。

這一步落下,宛若虛空的烏雲都開始翻騰起來,滔天之威,從天而降,壓垮一切。

終於,石觀音的臉色變了。

老嫗開口道:“現在夠了嗎?”

“不夠的話,我還有!”

還不待聲音落下,老嫗拄著柺杖,又邁出一步,轟隆一聲巨響,石觀音與邀月一樣,也被恐怖的氣勢鎮壓在地,下場比邀月還慘。

鎮壓了!

她這是連太上宮主都給鎮壓了!

蕭神宮的其他強者,全部心頭顫栗,誰能想到,即便是太上宮主,麵對這些人,都毫無還手之力。

緊接著,隻見老嫗緩緩抬手,朝石觀音抓去。

“不,我臣服,我願意臣服,永遠不背叛少主,求各位前輩饒命!”

老嫗的手掌緩緩停下,目光看向旁邊的蕭策問道:“饒嗎?”

“不饒!”蕭策的話,非常乾脆,哪怕對方實力很強,可以助自己一臂之力,他都不在乎,背叛過的人,彆想獲得他蕭策的信任。

況且,是因為有這些神秘的前輩在,石觀音纔會臣服。

倘若他們離開了呢?

或者說遇到強敵不敵的時候呢?

所以蕭策清楚,今天這石觀音能臣服自己,等到自己有難的時候,也會背叛自己。

既然如此,何不永絕後患?

老嫗的掌印又緩緩壓落而下。

“不要!”石觀音絕望,她是天尊強者,修為強大,有兩百年的壽命,她不想死啊!

但現在,她已經決定不了自己的命運了,隻聽一聲巨響,一代天尊,便被活活鎮殺,這是多麼震撼人心的一件事情?

邀月傻了!

洛天豐傻了!

四護法傻了!

蕭神宮所有強者,都傻了。

緊接著,在所有目光注視之下,邀月也跟著自裁謝罪,使得人群心中顫栗,誰又能想到,蕭神宮最終的結局會是這樣?誰又能想到,堂堂一代宮主邀月,神州城執掌生殺大權的存在,最終會是自裁的下場?

這一切,因為什麼?

因為她貪戀權勢,欲殺蕭神宮的少主。

“參見少主!”

“參見少主!”

“……”

這一刻,蕭神宮從上至下,所有人全部跪在地上行禮,恭敬無比,這些人其中就有洛天豐,四護法等人。

不管是不是心甘情願,都無所謂,因為蕭策的崛起,已經勢不可擋。

蕭策轉身進入蕭神宮大殿之中,坐在邀月以前坐的位置上開口道:“從今日起,大護法便是蕭神宮新一代宮主,所有人都要聽她命令列事!”

大護法立即上前說道:“少主不可,宮主之位,應當由您自己繼承!”

“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冇有空在此擔任宮主一職,況且我若是有什麼地方用的著大護法,我自會傳信給你!”蕭策坐在主位上,高高在上,俯瞰群雄。

一切安定之後,蕭策隨同那些從天而降神秘強者,離開蕭神宮,又見到了白衣聖女。

但是白衣聖女,從始至終,都冇看他一眼,彷彿就是陌路之人。

“老婆,你真的不認識我嗎?”蕭策問道,很不甘心,為什麼不認自己,難道真的是我弄錯了,那不是雨欣?

“再敢對聖女出言不敬,小心我殺了你!”老嫗手持柺杖,攔住蕭策。

龍五立即上前說道:“前輩,都是誤會,他並不是有心對聖女不敬,他是有原因的!”

聽到這話,老嫗這才作罷,隨後帶著諸人轉身,來到了白衣聖女麵前說道:“聖女,我們可以離開了!”

“嗯!”白衣聖女輕輕點頭,出塵脫俗,而後轉身,朝飛艦走去,未曾看蕭策一眼。

與蕭策就是陌路,從來冇有認識過。

蕭策喝道:“你若不是雨欣,為什麼會平白無故幫助我?”

這話一出,白衣聖女停住腳步,回眸看了蕭策一眼,隻是清冷的美眸是那麼的平靜,毫無波瀾。

隨後,又抬腳繼續行走,冇留下一句話。

之後,再也冇轉身看蕭策一眼,直到進入飛艦中,在蕭策的目光注視之下,飛艦起飛,騰雲而去。

“老大,彆看了,人都走了!”龍五上前說道。

蕭策問道:“雨欣為什麼不認我?”

“她不是嫂子,她的眼睛雖然像嫂子,但除了這一點之外,身上冇有一點像嫂子!”

“況且,嫂子平易近人,溫柔善良,剛剛那聖女,你也看到了,她氣質不僅冷冽異常,生人勿進,而且還殺人不眨眼,一聲令下,七大家族之人,全部被殺,這種狠辣的人,怎麼會是嫂子呢?”

“但她的眼神——”

“一定是你太想嫂子了!”

而蕭策卻道:“那她為什麼會平白無故救我?這一點怎麼解釋?”

“或許是你說的那樣,也是隱脈之一,或者是為蕭家後人護法之人,剛剛那老嫗也說了,是你的護法之人!”

這話一出,蕭策自己都迷惑了,難道真的是自己弄錯了?

雨欣,已經死在了夏皇城?

——

大夏之地,神都夏皇城。

自從上次蕭策拖著千米魔劍,橫跨十萬裡來大夏皇城逞威之時,迄今為止,已經有大半年時間過去了。

因此,夏皇宮重建,基本也已經完成。

不過,自從七國太子死後,夏皇與七國一直在查蕭策的行蹤。

給他們感覺,蕭策彷彿憑空蒸發了一般。

夏皇宮中。

夏皇端坐在龍位上開口問道:“還冇有查到蕭策的蹤跡嗎?”

蕭策一日不死,夏皇就一日不安,尤其是夏皇宮大門口之處的那把千米魔劍,每一次夏皇看到之時,都會心慌不安,總覺得蕭策有朝一日,會來取劍。

“冇有查到,好像是人間蒸發了!”

“七國那邊呢?”

“也冇有任何音訊!”

夏皇皺眉,這都好幾個月過去了,卻始終冇有蕭策的蹤跡,他到底在乾什麼?

“國師,你覺得呢?”

陸離開口道:“夏皇,醫皇殿那邊,有什麼動靜嗎?”

“冇有!”

“這就奇怪了,難道這蕭策隱居了?”在陸離看來,蕭策想擴展勢力報仇的話,第一個就是收複醫皇殿,但蕭策並冇有。

然而,卻在此刻,有人來報:“報,醫皇殿遭到襲擊,大殿主已經犧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