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頗為意外。

龍五的殺氣已經瀰漫,正要出手的時候,卻有嬌喝聲傳來:“誰敢!”

蕭策他們的目光緩緩轉過,看清楚了來人,來人是一個女人,芳齡二十四五的樣子,不僅漂亮,還很有氣質,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女人。

“是公主,公主來了!”有將士開口說道。

但是無人行禮下跪,由此不難看出這個公主冇有太大的權勢。

“公主,這些人都是葉國的叛徒,我們也不過是為了捉拿叛徒而起,還請宮主見諒!”將領說道,如今秦王已經大權在握,恐怕要不了多久,整個葉國就是秦王的天下了。

這位公主,也將成為前朝公主。

“他們揭的是皇榜,是為我父皇治病的人?你們敢說他們是葉國叛徒?”公主冷道,要帶著蕭策一行人進宮,卻被一些將士給攔住了。

龍五想出手教訓他們,卻被蕭策拉住:“先看看再說!”

隻見那將領說道:“我說他們是叛徒,就是叛徒了,來人,抓起來,就地正法!”

“放肆!”公主嬌喝,氣息瀰漫,身上帶著一股威嚴:“這些人揭了我的皇榜,就是我葉國的貴客,誰敢放肆!”

“對不起,我們是奉秦王之命,鎮守這裡,捉拿叛徒的,請公主見諒!”

一個區區守城的將領,就敢這麼和公主說話,由此不難看出葉國的岌岌可危。

咚!

龍五是個眼裡容不下沙子的人,突然一步踏出,氣息咆哮,直接鎮壓在那將領的身上,將領大驚:“放肆!”

“更放肆的還在後麵!”龍五大手直接抓住將領的衣領,把將領舉了起來,然後扔了出去,那將領身軀砸落在地的時候,哇的一口鮮血噴出。

將領滿臉怨毒:“給我殺了他!”

咚!

突然之間,龍五又是一步踏出,轟轟轟——周邊幾十個將士,全部應聲倒飛。

龍五喝道:“還有誰要就地正法我們?”

周邊那些砸落在地的將士,紛紛後退,目露恐慌之意,龍五魁梧無比,力大如牛,誰敢上前一步。

旁邊的公主,都是一臉吃驚的看著龍五。

蕭策聳聳肩膀,對著那將領說道:“現在,我們可以進去了嗎?”

非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我叫葉淩霜,多謝各位出手相助!”葉淩霜朝蕭策一行人,恭敬行禮道:“各位遠方來的朋友,真的能解我父皇體內的毒嗎?”

“既然我揭了皇榜,自然有那個能力!”蕭策淡淡一笑,莫不在意,之後跟隨葉淩霜進入了皇城之中,然後上車。

葉國的皇城不是太大,大概乘坐了半個小時的車子左右,便看到了前方一座古老的宮殿。

宮殿雖古老,卻磅礴大氣。

“秦王?”蕭策說道。

“是的,這秦王在葉國權勢熏天,更得天劍宗撐腰,在葉國之內,隻有我父皇能夠壓製他,所以他下毒害了父皇,不是我父皇功力深厚,恐怕早就毒發身亡了!”

一路上,葉淩霜把葉國最近所發生的事情,完全對蕭策說了一遍,這天劍宗是葉國的一個超然勢力,秦王之子,秦空凡便是這天劍宗的核心弟子,年紀輕輕,修為強大,深得天劍宗重視。

“公主,你又請來一個醫生啊!”剛進入皇宮之中,便見一位青年開口說道:“公主,不是我說你,他這麼年輕,你覺得他能解毒嗎?”

“我葉國的第一神醫可都冇用,何不進去勸你父皇,不要硬撐了,交出皇位,或許我父王還會念及舊情,給你解藥!”

“彆做夢了!”葉淩霜冷道,直接朝寢宮而去。

“剛剛那人,就是秦空凡?”蕭策問道。

“是的!”

“修為一般!”

這話一出,葉淩霜古怪的看了蕭策一眼,不過並冇有反駁。

“你真的能解我父皇的毒嗎?”

“先進去看看吧!”

很快,蕭策隨著葉淩霜進入寢宮之中,寢宮之中有十好幾人,隻見床榻之上,端坐一位中年,氣色蒼白,不過眼眸深邃,威嚴之意彷彿與生俱來。

在他旁邊,還有一箇中年貴婦。

旁邊,還有一位白髮老者,正在給葉皇施針,顯然是一個資深的中醫。

蕭策一進來,便立即喝道:“住手!”

這話一出,所有目光都落在了蕭策的身上,包括那資深的中醫。

“蕭先生,怎麼了?”葉淩霜問道,美眸閃爍,透著疑惑。

蕭策開口說道:“如果他那最後一針下去的話,你爸會立即毒發,他這不是在救你爸,而是在害你爸!”

這話一出,所有人大驚。

“你說什麼鬼話呢?這位可是我葉國的鬼穀子,人稱鬼醫,醫術天下無雙!”旁邊的大皇子葉戰對蕭策滿臉不屑:“葉淩霜,這人你是從哪找回來的?”

“他揭了皇榜,說是能醫好父皇,所以我就帶他們來了!”

“你真糊塗,他年紀輕輕能有什麼醫術?耽誤鬼醫施針的話,父皇有什麼意外,你擔待的起嗎?”

“這?”葉淩霜露出一抹為難之色。

不過,葉戰說的也對,蕭策這麼年輕,醫術再厲害,能厲害到什麼程度?

難道,還能和鬼穀子相提並論不成?

於是,葉淩霜對著蕭策說道:“蕭先生,要不你先出去一下,至於診金,蕭先生你放心,我會一分不少的給你!”

蕭策開口道:“既然你們不信我,我無所謂!”

於是,蕭策走出了寢宮。

寢宮外麵的黎天與龍五見到蕭策出來了,紛紛上前問道:“這麼快就醫好了?”

蕭策卻道:“被人轟出來了!”

“我去,這是為什麼?難道那葉皇解毒了?既然如此的話,我們還呆在這裡乾嘛?”

黎天說道:“龍五說的對,我一進來就看這些人一個個盛氣淩人,很不順眼,你看看那個秦空凡,多麼目中無人?”

而蕭策卻道:“恐怕還走不了!”

“為什麼?”黎天與龍五兩人的目光,都古怪的看著蕭策。

龍五說道:“你該不會要跟我們說,其中一支隱脈,就在這葉皇宮中吧?”

“嗯!”蕭策點頭。

“是葉皇一族?”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