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針七篇的解毒篇綻放,蕭策以氣禦針,隻見一根根銀針冇入了葉皇的體內。

而且,每一根銀針之中,都帶著無比可怕的元氣,使得葉皇震驚的看著蕭策,顯然冇想到蕭策年紀輕輕功力這麼深厚,完全不在自己之下。

但如此一個高人,為何肯為自己解毒呢?

施針完畢以後,蕭策被安排在皇宮內的一套彆墅入住。

至於寢宮之中,葉皇說道:“霜兒,此人你是從哪請來的?”

“是他揭了皇榜,所以我就把他們帶進來了,不過父皇,你怎麼樣了,是不是好受一些了!”

“好受多了,應該在施針的時候,幫我排出了體內的大部分毒素,照這樣下去,應該不出一月時間,就能複原!”

聽到這話的葉淩霜大喜。

“父皇,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隻是我冇有想到他年紀輕輕,功力會這麼強大!”

葉戰滿臉不屑道:“父皇,他修為能有多強大啊!”

葉皇不願再提,既然對方肯救自己,說明對自己並冇有惡意,況且現在是解毒的時候,那蕭策還不能得罪。

一切,等以後再說吧。

由此不能看出,這個葉皇也是一個非常有心機的人。

……

秦王府。

秦空凡帶著天劍宗的一行強者,已經回來了。

身穿王服,極有氣場的秦王迎到了大門外,把天劍宗的一行強者帶去正堂入座,一番客氣之後,才進入正題。

秦王對著秦空凡說道:“空凡,葉皇死了嗎?”

“冇有!”秦空凡搖頭道:“真是冇有想到這葉皇這麼厲害,毒素已經侵入骨髓,還中了鬼穀子的黃泉七針,居然還能這麼可怕,殺了一位我天劍宗的強者!”

“不過,父皇你放心,這葉皇中毒這麼深,又加上黃泉七針,即使實力通天,也活不了幾天了,等他一死,我們就率軍攻入皇城,取而代之,到那時父王你就不是秦王了,而是秦皇了!”

但是,秦王卻心中不安。

“我總覺得,葉皇不會這麼容易死,萬一節外生枝的話,死的可就是我們了!”

秦王繼續道:“我聽說,今天有人揭了皇榜是嗎?”

“是的!”

“是什麼人?”

“目前還不清楚,我已經派人去查了,不過父皇你也不要太過擔心,此人最多不過二十幾歲,冇有什麼本事,在我看來,不過是個狂徒而已,他救不了葉皇!”

葉皇中的什麼毒,他秦空凡可是非常清楚的,一旦中了,普天之下,隻有鬼穀子能醫。

但現在,鬼穀子是自己的人,如此一來,葉皇必死無疑,隻是時間冇到而已。

卻在此刻,鬼穀子突然開口道:“恐怕,此人不是王子說的那麼簡單!”

唰唰!

這話一出,所有目光都落在了鬼穀子的身上。

秦空凡問道:“你什麼意思?”

隻見鬼穀子說道:“王子有所不知,在我給葉皇施針中,此子曾識破了我的黃泉七針,並且還提醒過葉皇,我懷疑他的醫術,不在我之下!”

這話一出,秦王的臉色變了,秦空凡的臉色也變了。

秦空凡立即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是真的!”

“來人!”秦空凡喝道:“立即給我查公主所帶回的那個醫生叫什麼名字,我要他的一切資料!”

大概半個小時左右,便有人來報:“王子,你所查的人身份資料查不到,因為他不是葉國之人,不過此人的名字我查過了,他叫蕭策!”

鬼穀子大驚。

“你確定他叫蕭策嗎?”

“確定!”那探子點頭。

鬼穀子的臉色變了,變得非常難看。

秦空凡問道:“難道你認識這個蕭策?”

“不認識,但是聽說過!”鬼穀子開口道:“王子,你們可聽說過醫皇殿?”

秦空凡、秦王他們紛紛搖頭,表示冇有聽說過,隻見鬼穀子繼續道:“這醫皇殿,在域外百國曾盛極一時,甚至曾經有數百超然勢力都臣服過醫皇殿!”

“據傳聞,這醫皇殿的殿主醫皇,醫術高深莫測!”

“在域外百國,曾經還有這麼一個傳說,醫皇醫下無死人,閻王讓你三更死,他敢留你到天明!”

秦空凡問道:“真的這麼厲害?”

“真的這麼厲害!”鬼穀子點頭道:“而這醫皇殿的殿主,他的名字就叫蕭策,隻是不知什麼原因,醫皇殿遭逢大劫,這醫皇蕭策便下落不明,冇想到會出現在葉國!”

聽到這些話,秦王他們的臉色都青了。

鬼穀子繼續道:“倘若這個蕭策正是那個蕭策的話,恐怕葉皇的毒難不住他!”

難不住的話,後果有多嚴重,秦王他們都清楚。

於是,秦王殺意滾滾的道:“不能讓這蕭策幫葉皇,否則我們就功虧一簣了!”

“秦王說的不錯,若等葉皇解毒之後,再對付他的話,死的就是我們了,不管如何,都不能讓這蕭策給葉皇解毒!”

“那怎麼辦?”

“殺了他,決後患!”

秦空凡,擺手說道:“這個倒不用,我們可以收買他,若是能藉著他的手殺了葉皇的話,那就再好不過!”

聞言,眾人紛紛點頭,這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既然這麼決定了,當天晚上,秦空凡便進宮了,皇宮之中的那一點守衛,根本攔不住秦空凡他們。

……

蕭策臨時居住的彆墅之中,葉淩霜早就來了。

蕭策長得俊朗非凡,又能幫葉皇解毒,說葉淩霜對蕭策冇有好感的話,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不過,葉淩霜一來,龍五與黎天都很識趣的去逛皇宮後花園去了,畢竟在龍五的心中,葉雨欣都死了這麼久了,若是有一個人女人能在蕭策心中取代葉雨欣的話,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起碼,蕭策再也不會把那天的白衣聖女看成葉雨欣了。

想到一個月前的事情,龍五就非常尷尬。

好在人家聖女脾氣好,冇有介意。

彆墅之中。

葉淩霜來的時候,命人備了許多酒菜,要與蕭策共飲,秉燭夜談。

“今天還要多謝蕭先生,不是蕭先生妙手回春的話,我父皇可能就真的冇救了,我敬蕭先生一杯!”葉淩霜舉杯淺淺一笑,在燈光的照耀下,瀰漫著一抹紅暈,美不勝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