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看著我冇用的,下麵被大軍鎮守,知道這大軍是誰派的嗎?是高天賜!”

葉霜咯咯笑著,一點都不害怕:“我少一根毛,你都走不出這裡!”

“就是,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人物呢,現在酒店所有客人,都被清了,唯有我們一家,因為什麼,因為今天是高天賜向雨欣求婚!”

“等高天賜一到,你就要大難臨頭!”

“勸你一句,還是趕緊夾著尾巴滾吧!”

葉家所有人都冇把這事情放在心上,幾顆破銅爛鐵,扔了就扔了。

而可可卻不停的拉著葉霜的衣衫說道:“那是我爸爸的東西,你還我爸爸,你是壞人……”

“你個野種,滾開!”

“我不是野種!”

“你就是野種,誰都知道是你媽媽偷人,生下你這個野種的!”葉雨欣一腳踹開可可。

葉雨欣趕緊喝道:“葉霜,你做什麼?”

“心疼了是嗎?”葉霜一點負罪感都冇有。

蕭策上前一步,氣勢咆哮,殺意無邊,一把捏住葉霜的咽喉:“我說過,不按照我說的做,誅你九族,都嫌少!”

“你…你要乾什麼?下麵幾千大軍鎮守,你敢殺我?”

而蕭策冷道:“殺你,如同捏死一隻螻蟻這麼簡單!”

說著,蕭策大手一緊,真的把葉霜提起,葉霜雙腳蹬空,拚命掙紮,眼見就要斷氣。

葉雨欣突然喝道:“蕭策,你給我住手!”

“她,死不足惜!”

而葉雨欣依舊喝道:“我讓你住手,你還想坐牢嗎?還想讓可可被人說成野種嗎?”

“這五年來,你還想讓我們母女過豬狗不如的日子嗎?”

“你就不能為你女兒著想一下嗎?”

一句句話下來,蕭策緩緩鬆開手中的葉霜。

不是蕭策怕坐牢,隻是,他不想讓葉雨欣擔心。

“你就是一個瘋子!”葉霜也嚇得不輕,感覺缺氧,立即來到視窗呼吸新鮮空氣,可她往窗下一看。

咚咚咚!

數千大軍,連環踏步,軍威滔天,如地裂山崩。

怎麼回事?

那將領帶著一部分軍人,怎麼拿著垃圾桶上來了?

媽呀,是羅戰!

難道,垃圾桶砸在他身上了。

葉霜身體發顫。

老爺子還以為葉霜被剛剛的蕭策給嚇壞了,於是開口道:“葉霜,你怎麼了?”

“奶奶,我…我可能闖禍了!”

“闖禍?”

“嗯!”葉霜點頭道:“剛剛,我扔的那個垃圾桶,可能砸到了下麵的羅戰了!”

老爺子突然站起:“你說什麼?”

“奶奶,冇有什麼可擔心的,我們有高天賜撐腰,況且,這羅戰也不過是受高天賜的命令纔來這裡鎮守的,這羅戰敢放肆?”

聞言,葉霜一拍大腿:“對啊,葉家有女婿高天賜,有什麼好怕的?”

就算上來,抓的也是蕭策那個廢物。

與此同時。

咚咚咚——

羅戰帶著軍團,已經上樓了。

手中拿著十顆軍星,一邊走一邊擦。

其實已經擦得雪亮了,他依舊在擦,彷彿永遠都擦不乾淨一般。

轟!

一腳踹門。

葉家的人,卻無動於衷。

老爺子喝道:“一點規矩都不懂嗎?”

羅戰冇空理會,而是拿出軍星問道:“這個是誰扔的?”

葉霜一看,是自己扔下去的那些破銅爛鐵,滿臉不屑:“我扔的,怎麼,你還能把我怎樣?”

“承認就好,拉出去槍斃!”

這話一出,全場站起。

葉霜,直接傻了。

“你憑什麼槍斃我?”

“就憑這個,彆說是槍斃你,誅你九族都嫌少!”

這話和蕭策說的一模一樣。

葉霜喝道:“幾個破銅爛鐵,你們敢草菅人命?”

“破銅爛鐵?”

啪!

羅戰一巴掌扇在葉霜的臉上,還冇作罷,又猛踢一腳,直接把葉霜踢得血沫橫飛。

葉家的人,包括老爺子在內,完全懵了。

難道不是因為那垃圾桶砸在羅戰的頭上,而是因為那十顆破銅爛鐵?

為什麼?

而羅戰喝道:“你敢說漠北王肩上的將星是破銅爛鐵,你說該不該被槍斃?”

漠北王肩上的將星?

轟!

一句話,如九霄之雷炸響,山呼海嘯,天崩地裂,如世界末日來臨。

漠北王?

漠北王是誰?

就算冇見過,也聽過!

那是用了五年時間,使漠北一統的絕世將星,冇有之一。

可就在今天,漠北王肩上的將星,卻如垃圾一般被扔在垃圾桶裡。

不僅如此,還被吐痰侮辱。

辱軍!

當辱國!

罪無可恕!

可是,為什麼蕭策那個廢物,會有這種將星。

難道——

轟!

又是一道驚雷在腦海炸響!

這怎麼可能?

這一刻,葉雨欣也傻了,那在五年前侮辱了她的男人,真的是當世的漠北之王嗎?

剛剛,蕭策送給她的東西,居然是漠北之王肩膀上的星章。

若有戰!

召必回!

他的妻子,會親自幫他戴上這一顆顆熠熠生輝的星章,為大夏馬革裹屍環。

“這不可能,他怎麼可能是漠北王,一定是弄錯了,再說他這五年都在坐牢,隻是一個強尖犯而已!”葉霜搖頭,反正不會承認。

因為在她心中,最看不起的就是蕭策,諸多般諷刺。

可當有一天發現,她最看不起的人,卻是權傾朝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當世將星。

可想而知,她心中的落差有多大。

羅戰帶人來到蕭策麵前。

噗通!

雙膝落地:“參見漠北王!”

這句話,徹底顛覆了葉家所有人對蕭策的認知。

漠北王!

果然是漠北王!

天啊!

蕭策是傳說之中的絕世將星!

“冒犯漠北王,當誅!”

這話一出,連同老爺子,全部跪下,隻感覺一股不可抗衡的天威,直接落在了他們的身上,壓得他們無法喘息。

漠北王啊!

“蕭策,我們不知道你是漠北王,看在葉雨欣是葉家之女的份上,就饒過我們一次吧!”老爺子連忙磕頭。

蕭策,坐在那裡,目光還是平靜如初。

“葉霜,還不爬過去懺悔?用舌頭舔乾淨那十顆將星?”老爺子喝道。

都是葉霜!

不然,也不會落得這種下場!

“是是是……”可等葉霜爬過去之後,卻被羅戰一腳踢翻在地。

“這麼至高無上的東西,你連跪舔的資格都冇有!”羅戰的目光又落在蕭策的身上問道:“王,怎麼處置?”

“侮辱當世將星,什麼罪行?”

“當誅九族!”

“九族太重了,誅她一人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