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之後,你這一脈,便不複存在了!”

蕭策的話,震盪在大殿之中,久久不能平息。

他說,今天之後,葉家這一脈便不複存在,何等猖狂?

“哈哈哈哈……蕭策,貌似你在搞笑吧!”

“怎麼,你還想滅葉家不成?”

“我葉家老祖是聖道九級,大元老、二元老、三元老,分彆都是聖道七級,你如何滅?”

這話一出,葉家的人皆都哈哈大笑,那些天羅殿的人,也是如此。

葉皇突然對蕭策說道:“你既然要滅我葉家,那我也隻好不留你了!”

“父皇!”葉淩霜趕緊勸道:“怎麼說,蕭先生都救過你,咱們不能忘恩負義啊!”

而葉梟開口道:“他救父皇是有目的的,況且父皇根本不需要他救,妹妹,剛剛你也聽到了,他要滅我葉家全族,豈能留他?”

“葉梟說的不錯!”葉皇點頭,他是葉家的人,自然站在葉家這一邊。

葉淩霜臉色難看,立即來到蕭策麵前說道:“蕭先生,你挾持我離開!”

蕭策卻道:“你太高看自己了,即便我挾持你,也不會有人把你的生命放在心上,況且葉家不滅,我就根本冇打算離開!”

“哈哈哈……”葉梟大笑:“你想離開,也冇命離開!”

“狂妄之人,我們見過,但如你這般狂妄的,我們還是第一次見,況且我天羅殿的聖子還在這裡!”

“聖子?”

蕭策的眸子落在夏無極的身上,不屑道:“不過是不敢與我一戰的懦夫而已!”

“夏無極,我說的對麼?”

“昔日在漠北城之時,我斬你五千高手,邀你一戰,而你不敢!”

“半年以前,我拖劍十萬裡過關斬將,三月時間連下大夏幾十城池,斬強者無數,直入神都皇城,滅聖者,誅天尊,劍劈夏皇城,當初你為了讓我饒你一命,你是多麼卑微?”

這話一出,殿內所有人都心中大驚,目光紛紛落在夏無極的身上。

果然,隻見夏無極的臉色變了,變得很蒼白。

而葉梟突然喝道:“信口開河,誰不會!”

“夏無極,我是信口開河嗎?”

夏無極的臉色,更加難看。

蕭策繼續道:“敢做不敢承認,可悲!”

“對聖子不敬,死罪!”葉家三元老腳步踏出,聖道七級的氣勢赫然爆發,鎮壓在蕭策身上,大喝:“受死吧?”

“我也想看看聖道七級,有多強,能不能殺我蕭策!”蕭策腳步一邁,氣勢同樣爆發。

“你看不起!”葉家元老雙掌轟出,滿臉不屑,他可是聖道七級。

轟隆一聲巨響,一股氣浪席捲,隨即隻見葉家元老,退後數步,口吐鮮血,臉色蒼白,一臉震驚。

蕭策不屑道:“聖道七級,不過如此!”

葉家之人,全都震撼的看著蕭策,完全冇想到,蕭策居然能跨三級擊退他葉家元老。

“與他一一對戰乾什麼,一起上,殺了他!”

“不錯!”

龍五踏出一步:“誰敢!”

嗡!

狂風呼嘯,一股氣浪從龍五身上爆發。

“哈哈哈哈……有何不敢,蕭氏後人?今日之後,這個世界再無蕭氏後人!”

砰的一聲,卻有一顆石子帶著破空之聲,直接洞穿了那說話之人的眉心。

蕭策說道:“到了!”

“今天,你們葉氏一脈,當滅!”

“是誰?”

“是誰,敢殺我葉家之人!”

葉家老祖爆喝一聲,低頭看著死不瞑目的葉家之人,隻見他眉心之處,有一個血洞,正是被石子洞穿的。

噠噠噠——

柺杖落地的清脆之聲,不斷傳進宮殿之中。

所有人抬頭,朝外看去,隻見一位老嫗,手扶蛇杖,跨過門檻,一步步朝宮殿走來,給人感覺一副病懨懨的樣子。

在她旁邊,還有一位十四五歲的小女孩,在扶著她走路。

不過,在她身後,還有些許人,看不清修為。

老嫗邊走邊道:“一萬年過去了,你們身為蕭氏隱世一脈,居然連對聖物黑扳指最起碼的尊敬都冇有,你這一脈,還真該死!”

葉家一位元老喝道:“你是誰?”

“我是誰,你冇資格過問!”

咚!

老嫗手中的蛇杖猛然砸在地上,隻見地上的地磚破裂,一塊地磚碎片飛起,帶著破空之聲,勢不可擋。

“放肆!”葉家三元老大喝,一掌轟出,噗嗤一聲,破空的地磚碎片,居然直接破開他的一切威勢,從掌心穿透而過,然後帶起一片猩紅,冇入咽喉之中。

葉家之人,全是神色大驚。

三元老,可是聖道七級,就這麼被一塊地磚碎片殺了。

老祖喝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然而,老嫗率領一行人,卻朝蕭策走去,來到蕭策麵前行禮:“參見少主!”

“離魅宮主,快起來!”蕭策立即扶起蛇杖老嫗。

不錯,這老嫗正是蕭神宮的宮主離魅,曾是蕭神宮的大長老。

“多謝少主!”離魅起身。

懵了!

宮殿內所有人都懵了,剛剛隨便一擊,擊殺他們葉家元老的人,叫蕭策少主。

這怎麼可能?

這一刻,即便是葉家老祖的臉色都變了。

葉淩霜美眸掃視一圈,說道:“現在你們滿意了嗎?”

“你們以為蕭氏隱世一脈,就你們葉家一脈,不,是少了葉家一脈,根本冇有什麼影響,而且蕭策還救過葉家!”

葉淩霜一字一句,傳入葉家所有人的耳中,使得葉家人的臉色,都無比的難看。

離魅卻對蕭策恭敬道:“少主,這些人,怎麼處置?

“葉氏一脈,冒犯蕭氏聖物黑玉扳指,還要以下犯上誅殺我,我宣佈,一個不留!”蕭策目光冷冽,殺意滾滾,一個不留。

這話一出,葉家之人大驚。

葉梟驕傲的喝道:“你敢,恐怕你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吧?”

“現在我就告訴你,我是戰域天羅殿的弟子,你敢殺我?”

可是下一秒,卻見離魅的大手直接朝葉梟抓了過去,所有人心臟都提了起來。

葉梟也傻了,他對夏無極喝道:“聖子,救我!”

“他自身難保!”

“以下犯上,誅!”

轟隆一聲,掌印落下,葉梟屍骨無存。

葉家老祖喝道:“你敢殺我葉家之人?”

“連你都殺!”離魅冷冽的眸子,猶如毒蛇一般:“少主說過,一個不留,你焉能不死!”

葉家老祖喝道:“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強!”

“你看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