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口氣!”

鬼王喝道:“這蕭策,真是這麼說的嗎?”

“這是他的原話!”

然而鬼王卻喝道:“你們的少宮主都死了,你們還回來乾什麼?全部殺了,給我兒陪葬!”

“不……宮主饒命啊!”

第二天一早,鬼宮少主的死,在玄州城引起了不小轟動。

“地下王者勢力的鬼宮少主被殺了!”

“你聽誰說的?”

“還要聽說嗎?千真萬確,都上報了,頭版頭條,你們看看,熱搜上都是第一名!”

“聽說,腦袋都被人一拳轟碎了!”

“誰乾的,真是為民除一大害!”

“你小聲點,被鬼宮的人知道,後果不堪設想!”

“出來了,殺鬼宮少主的人名在熱搜上被公佈了,是叫蕭策的一個人!”

“蕭策,這名字好像在哪聽過!”

“當然聽過,就是前兩天在離恨劍宗悟劍逞威的那個青年!”

“……”

鬼宮少主的死,雖然在玄州城引發不小的轟動,但蕭策放的名字也已經轟動全城,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不過,在所有人看來,鬼宮少主之死,蕭策必須償命。

如此一來,蕭策便凶多吉少了。

……

另一邊,蕭策與龍五兩人,已經到了玄州城之中。

在這人不熟的陌生之地,他們還冇有一個落腳之處呢,於是蕭策隨便找一個酒店落腳,好在全球的貨幣都是統一的,否則,大夏那邊的貨幣,在這裡恐怕都不能用!

其實,全球貨幣是統一的,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畢竟萬年以前,蕭氏皇朝,一統全球,所以從哪時候起,貨幣就是統一的了。

至今,都冇有更換過。

蕭策說道:“也不知道離魅那邊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龍五迴應道:“估計不太順利,畢竟萬年已經過去了,這離王殿的使命感肯定不強,恐怕傳到至今,都已經忘記了他們的使命感了!”

“說的也是!”

話剛落下,就有敲門的聲音響起,蕭策以為是服務員送水來了,而打開門一看,卻是離魅。

“參見少主!”

“離魅,快起來,以後見到我,就不用行這種大禮了!”

“是!”離魅點頭起身。

蕭策關門之後,對離魅說道:“離王殿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處理好了,就等少主去主持大局了!”

“這麼快,看來離王是一個忠心耿耿的人啊!”蕭策說道。

然而,離魅卻道:“我殺了離王!”

蕭策:“……”

蕭策頗為意外。

離魅繼續道:“這離王叛經離道,下毒害我,所以我便殺了他,控製了離王殿,少主隨時都可以去主持大局!”

蕭策點頭:“這個先不必了!”

“對了,我有一件事情,要問離魅!”

“少主請說!”

於是蕭策開口道:“藥皇穀,離魅知道嗎?”

“當然知道,皇極戰域頂級勢力之一!”

離魅說的是整個皇極戰域,不是戰域九州,戰域九州在皇極戰域,不過是一隅之地而已。

也就是說,藥皇穀超然世外。

蕭策開口道:“既然你知道藥皇穀,那你又知不知道蕭家與藥皇穀,有什麼關係?”

這話一出,離魅愣住了。

而蕭策拿出藥皇神篇,放在桌上,繼續道:“這本藥皇神篇,是我蕭家之物,但是據我老婆所說,藥皇穀有同樣的一篇!”

“而且,還是手抄版!”

“據我老婆說,藥皇穀也是因藥皇神篇得名!”

離魅搖頭:“這個,我還真不太清楚,但是少主你有冇有聽過丹帝蕭天!”

“聽過!”蕭策點頭:“難道與我蕭家有關係?”

“這個我不知道,這是上古時期的大帝,若是與蕭家有關係的話,恐怕蕭家背後,不僅僅如此,但是蕭天已經是十萬年前的事情了,現在很難弄清楚!”

“或許,你走到應有的高度,有可能會找到一些眉目!”

上古丹帝蕭天,一統上古大陸,傳聞昔日,拜劍城那把千米魔劍,便是丹帝佩劍。

隻是,這丹帝與蕭家,又有什麼關係?

魔劍,又為何吟他蕭策之血,才能悲鳴,並且隨他出土,讓他拖行十萬裡。

如今想想,蕭策感覺,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弄清楚,不過現在修為還差太遠,根本觸及不到,所以現在蕭策並不著急。

蕭策相信,總有一天,他會走到那個高度,去弄清楚這件事情。

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滅大夏皇朝,為漠北三十萬兄弟報仇雪恨。

為女兒,報仇雪恨。

於是,蕭策岔開話題說道:“你代我暫行主持離皇殿吧!”

“少主,你不去嗎?”

“暫時不去!”

“那好吧!”離魅點頭。

在離魅離開不久,天就黑了,玄州城的夜景,非同凡響,真正算得上是江湖之外的世外桃源,若非有大仇在身,蕭策真想在玄州城做一個普通的城民,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

隻可惜,蕭策知道,這輩子恐怕都與普通人的日子無緣了。

“你們放開我,你們這些強盜!”

就在此刻,有清脆的少女之聲傳來,吸引了不少目光。

“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不是雲家的大小姐雲沫熙嗎?”

“是啊,她怎麼被欺負了,我上去英雄救美!”

“你想死啊!”

有人一把拉住那人說道:“你知道雲家最近得罪誰了嗎?”

“得罪誰了?”

“濟世堂!”

“你說什麼?”

“那豈不是得罪了藥皇穀的聖女?”

“是啊!”

“難怪無人敢救呢!”

龍五聽到這些人聊天的內容,都猛然一驚,立即對蕭策說道:“老大,是濟世堂,濟世堂在欺男霸女,這背後,難道真是嫂子!”

蕭策搖頭:“根本不會,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有人藉著濟世堂作威作福,也是很正常的!”

“那我們要管嗎?”龍五問道。

“先弄清楚再說!”蕭策也很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經過打聽之後,玄州城濟世堂背後的負責人居然貪婪上了雲家的一本醫書,《雲醫寶典》。

這是雲家傳了上千年的醫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