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沫熙的話一出口,也是一臉的無奈。

蕭策與龍五對視一眼,直截了當的說道:“蛇心也死了。”

這一下,雲沫熙不禁愣住,半天都冇能反應過來。

“蛇,蛇心尊者,死了?”

她整個人都不好了,這蕭策與龍五是在開玩笑嗎?

然而,

“蛇心尊者的確是死了。”

一道聲音傳了進來,赫然是李瀟瀟,此刻她麵若寒霜,看著蕭策的眼神中儘是殺意。

被震驚的不輕的雲沫熙也察覺到閨蜜的情緒有些不對,立馬問道:“瀟瀟,你怎麼了?”

“還能怎麼了?你不該問問這兩個混賬嗎?!”

李瀟瀟嗖的一聲就拔出長劍,冷冷的說道,“死的不止是蛇心尊者與王家人,不少人都死在了王家,其中就有我的師父,奪命劍!”

這一下,雲沫熙愣住。

而李瀟瀟則是死死的盯著蕭策,問道:“蕭策,告訴我,到底是誰殺了我師父,不然我就算是拚了這條性命也要殺了你!”

“是我殺的。”

蕭策也直截了當,他做的事情自然會承認。

可李瀟瀟卻是嗤笑一聲。

“蕭策,我是在認真問你,你可千萬不要跟我胡鬨!不然休怪我手中的劍不客氣!”

聽到這裡,雲沫熙神情大變,忙說道:“瀟瀟,快放下劍,你師父死了我也很痛心,但這與蕭策無關啊。”

言外之意,她不認為是蕭策殺了奪命劍。

但是蕭策卻是繼續開口,說道:“的確是我殺的,因為你的師父想要殺我,所以我隻能動手殺了他。”

“殺人者,人恒殺之,當然,如果你想要報仇那隨時都可以,但奉勸一句,你隻有一次機會。”

話儘於此,蕭策與龍五轉身離開,留下李瀟瀟無力的放下了長劍,旋即嘶吼不已。

“蕭策,就算我師父不是你殺的,也註定與你脫不了乾係!”

“總有一天,我會親手報仇雪恨的!”

“瀟瀟!”雲沫熙格外彷徨,事情怎麼會演變成現在這一步。

“沫熙,以後不要再與蕭策來往,不然的話,我們就恩斷義絕!”

李瀟瀟望向雲沫熙,“如果不是因為你的請求,我也不可能讓我師父去王家,他老人家也不會死!”

“所以,這一切都是因蕭策而起,如果你還是執意要與蕭策交好,那麼我們隻能就此分道揚鑣!”

說完,李瀟瀟便是離開,留下雲沫熙一臉的震驚。

而後,偌大的玄洲城再無李瀟瀟的蹤影。

無人知曉她去了哪裡,有知情的人猜測,李瀟瀟可能是去追求更高深的武道境界,以便未來回來斬殺蕭策為自家師尊報仇雪恨。

蕭策也知道這個訊息。

“老大,我去殺了她吧!”

龍五開口,雖然李瀟瀟不算什麼,但終究是個禍患。

蕭策搖搖頭。

“無妨,她若是真的能殺我那便來,而且我說過,可以給她一次機會,若是殺不了我,那麼便是她的死路。”

他不是在給雲沫熙麵子。

與奪命劍的仇殺是他與奪命劍的事情,和李瀟瀟毫無關係,所以,放任她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那麼我們接下來還要留在玄洲城嗎?”

龍五問道,如今王家已經覆滅,蕭策也冇有繼續逗留在玄洲城的意義。

“再等等,等玄洲城濟世堂的事情徹底結束,我們再走。”

蕭策不惦記彆的,唯獨自己妻子建立起的濟世堂,時時刻刻的讓他掛念。

如果不能看到玄洲城濟世堂恢複正規,蕭策也始終無法放心。

很快,齊家準備就緒,開始了對王家產業,以及玄洲城所有濟世堂的接管。

可麻煩隨之而來。

不僅僅是趙家,還有其他勢力。

齊振國很快找到了蕭策,麵露無奈之色。

“你的意思是說,江湖層麵的人也出手,幽冥鬼宮想要扶持趙家上位?”

蕭策聽罷,也是微微挑眉。

齊振國點點頭,如果不是幽冥鬼宮出手,他也不至於再來麻煩蕭策。

雖然他如今達到了聖道五級,放在江湖散修圈子也是個二三流的高手,在市麵上,堪稱是頂尖的一批,可麵對幽冥鬼宮這種江湖勢力,依舊是不堪一擊。

要知道,幽冥鬼宮,那可是有著一位天尊坐鎮的勢力,論能量僅次於三大巨頭,屬於第二階梯的巨臂級勢力。

“不如讓離魅宮主來處理?”

齊振國試探的問道,也隻是試探,那可是天尊強者,不是自己能說三道四。

蕭策微微眯眼,很快說道:“不用,我親自去會會。”

十日過去,蕭策想要晉升到聖道七級,卻是遲遲無法突破,急需一顆新的磨刀石。

按照離魅之前的說法,與聖道前麵六個小層次不通,達到了聖道七級,就需要有自身的武道之路。隻有當開始走出自己的武道之路,便水到渠成可以達到了聖道七級。

例如此前的奪命劍,便是自創了奪命劍術,才踏足了聖道七級。

如今,蕭策也需要自己創造出一門劍術亦或是其他的武學。

但這談何容易!

想要自創武學,就意味著你已經開始朝著武學宗師的方向前進。

如今的蕭策已經達到了劍師巔峰,想要創造武學,容易是容易,但絕對不強,也就與奪命劍術是一個檔次。

可想要創造強大的武學,又難於上青天。

“如果我能入幽冥鬼宮,看看這天尊的道路是什麼,或許就能有所感悟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武學……”

……

幽冥鬼宮之內。

此刻,鬼王坐在上首,下頭跪著一群人,為首的赫然是趙家當家人,趙餘年。

“稟告鬼王,齊家也開始行動,企圖與我們趙家……與幽冥鬼宮爭奪玄洲城濟世堂的話事權!”

趙餘年在鬼王麵前,那是大氣都不敢喘息一下。

他不過是區區聖道五級巔峰,與鬼王比起來相差甚大。

不為其他,鬼王本身就是一位達到了半尊強者,在他的麵前,趙餘年不過螻蟻。

鏘鏘鏘!

鬼王敲打著寶座把手,麵帶陣陣陰冷之色。

“齊家,滅了便是。”

“而我要的是整個濟世堂,以及蕭策的項上人頭。”

“前者不急,但後者,你得加快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