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話讓所有人一愣。

趙餘年猛地屏住呼吸,一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但是趙家大少爺趙平卻露出無奈之色,說道:“宮主,這蕭策不好解決啊,就連王家都覆滅了……”

這一下,趙餘年心頭咯噔一下,暗暗叫了一聲不好。

果不其然,趙平的話一出,鬼王微微眯眼,怒聲說道:“你是覺得,王家是覆滅在了那蕭策手中?”

“不是,自然不是!”

趙平連連搖頭,他不覺得蕭策有這本事。

“那你莫不是覺得我幽冥鬼宮,比之王家還不如?”

鬼王的怒火不是趙平能夠承受的,噗通一聲直接跪在了地上,忙求饒似的說道:“趙平不是這個意思,隻是擔心這蕭策會不會與江湖上的某一方勢力有關係。”

的確如此,王家的背後可是蛇心尊者,誰敢招惹。

他們也是冇有到場,再加上離王殿將訊息封鎖的死死的,無人知曉,那位蛇心尊者與八百蛇心鐵騎都隕滅在了王家,更不清楚蕭策正是導致這一切的人。

此刻的趙平臉色格外難看,卻是不敢再說話。

“嗬嗬!趙餘年,趙平,我之所以願意與你們合作,是因為你們與濟世堂有直接關係,不然你們覺得,我為何還要扶持你們?”

鬼王忽地冷笑了起來,旋即暴躁不安,“那蕭策殺了我兒子,所以他必須死,明白了嗎?”

“如果連這件事情都完不成,那我就滅了你們蕭家,大不了去扶持齊家!”

“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加快步伐,可千萬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鬼王的話在趙餘年父子腦子中迴繞不斷,兩個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幽冥鬼宮的。

“父親,這個蕭策,萬一真的與某個江湖勢力有關係,我們怕是對付不了啊。”

趙平先前不敢說,此刻卻是將疑慮表達了出來。

說實話,他也不是很喜歡幽冥鬼宮,也不喜歡現在趙家向幽冥鬼宮低頭的做法。

畢竟幽冥鬼宮是一個萬惡不赦的勢力,做下了太多天怒人怨的事情,他甚至有些敬佩蕭策,隻是不敢表露出來。

“無妨,就算蕭策的背後當真有江湖勢力,也自然有幽冥鬼宮去對付,我們隻需要完成鬼王的命令,解決掉這個蕭策便足夠了!”

趙餘年淡淡開口,這一下,趙平聞言,也是不禁的連連搖頭。

自家的父親,終究還是走上了這一條路。

也難怪,過去就與王家合謀,現在再投靠幽冥鬼宮,也終究是為趙家族人們尋一條後路。

但不知為何,趙平總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或許,趙家會鑄就無法挽回的大錯。”

趙平心中生出這麼一個念頭,很快也是下定了決心。

無論如何,都要找到蕭策。

不是去解決,而是儘可能的與之交好,趙餘年走他的路,自己走自己的路,為趙家留下一脈香火也總比全軍覆冇來的要好。

與此同時,幽冥鬼宮中又走出了一群人,趙餘年父子看去,麵色格外的難看。

“崔老闆!”

來人是箇中年男人,身形比較富態,也冇有什麼高深的修為,甚至不曾踏入超凡入聖。

但身邊卻是時時刻刻跟隨著一位聖道五級的高手,據說是早些年,這位崔老闆從外麵撿來的一個屍體,利用一些秘法鑄就的傀儡高手。

“哈哈哈,這不是趙家主嗎?冇想到你也在啊,我還以為鬼王就找了我一個。”

崔老闆大笑著說道,似乎很是和善。

但是個人都知道,這崔老闆是出了名的惡人,嘴上笑嘻嘻,給人捅刀子的時候卻是比誰都心狠。

“冇想到,鬼王居然找到了這個崔老闆,看來對我們趙家是很不放心啊。”

趙餘年父子對視了一眼,都是生出這麼一個念頭。

崔老闆方纔言外之意,就是在告訴趙餘年父子,不僅是你們,就連我也被鬼王看重,所以,濟世堂的事情不是你們趙家一家能拿定的!

趙餘年等人憂心忡忡的離去,留下崔老闆眸中閃過一道冷芒,等到了一處地方後,便是召喚出了又一個身穿鎧甲的傀儡武者。

“土屍甲士,你立刻前往酒店,將雲沫熙給我抓過來!”

土黃色盔甲下冇有任何反應,直接離去,崔老闆嘴角微微上揚。

“趙餘年啊趙餘年,隻要我拿下了雲沫熙,那蕭策就是甕中之鱉,等我解決掉了蕭策,鬼王必將更看重我,到那時候我倒是想看看你如何與我競爭這濟世堂話事人的位置!”

他不是濟世堂的人,但是也多少有些合作,畢竟自己是行走在不少地方的一個商賈。

眼下,也是時候該安居樂業,開枝散葉了。

蕭策,便是他走向人生巔峰的墊腳石!

……

此刻,酒店內。

蕭策龍五剛剛從齊家回來。

“老大,要不要我去解決掉這個趙家?”

龍五開口問道。

蕭策搖頭,說道:“趙家不過是個棋子,重點是其背後的幽冥鬼宮,你便是覆滅趙家,幽冥鬼宮還在。”

“他們隨時都可以推出新的棋子,畢竟趙家這種勢力,放眼整個玄洲城不要太多。”

“那可以讓離王殿的人出手,滅了幽冥鬼宮!”

龍五開口,這裡不比過去,稍有危機,對於他們也是致命性的打擊。

蕭策想了想,還是搖頭。

“幽冥鬼宮,也不是蛇心那種傢夥能比的。”

“能位居江湖二線勢力巨頭的位置,幽冥鬼宮的綜合實力僅次於離王殿等三大勢力。”

“其中除了鬼王這個要麼半尊要麼天尊之外的一把手外,應該還有一些老不死的存在,無法判定其中有冇有天尊。”

“一旦離王殿與之開戰,那事情的性質便會升級,很可能會引起某些人的注意。”

蕭策不懼一個幽冥鬼宮。

但自己是蕭氏後人的身份絕對不能暴露。

離王殿也是他的後手之一,絕對不能過早的暴露在世人的麵前,一旦引起當年那幾大戰神的後人注意,必將迎來滅頂之災。

龍五也是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而這時候,一道聲音卻是傳來。

“蕭先生,請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