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我勸你識趣一些,趕緊離開,不然死路一條!”

這時候,又有一道聲音傳來,蕭策看過去,卻是微微眯眼。

“你又是什麼人?”

“我是天羅殿天驕,蘇道年!”

新到的青年嘴角噙著笑意,很是高傲。

“你也是想來找我麻煩的?”

“我不在乎你這種螻蟻,但如果能讓王家不高興,我便開心,所以你趕緊離開,不然彆怪我動粗!”

這個蘇道年渾身的氣勢徐徐升騰而起,竟然達到了聖道八級,比之王安更為妖孽,驚得無數人瞠目結舌。

然而,

“一丘之貉,一同跪下。”

蕭策不曾再看一眼,直接一聲喝出,直接讓對方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然後一個手機被扔到了蘇道年的麵前。

“打電話給你家長,過來領罪。”

“……”

蘇道年盯著地上的手機,愣了半天都冇反應過來。

他是怎麼跪下來的?

還有這個蕭策竟然還想叫他的家長!

狂妄!簡直狂妄至極!

可他想要開口怒喝,卻被一股聖威直接壓的死死的。

蕭策如今的實力,方纔是天尊之下無敵,甚至有希望與尋常的半尊一戰。

就這兩個貨色也配在他麵前炫耀天賦與武力?

龍五都足以鎮壓下他們!

“打電話,不然,我送你回家。”

蕭策淡淡開口。

蘇道年一開始還冇回過味來,旋即才猛地瞪大眼珠子。

這個回家,這蕭策是想要斬了自己?

他想要反抗卻是被反震的咳血不止,再也生不出一點反抗的意思,一通電話撥打到了家裡,哭喪著說道:“爸,爺爺,你們快來救我啊!”

王安看著也是眼皮一跳。

雖然這個死對頭也被壓製住,王安卻是樂不起來。

丟臉,丟大發了!

這個蕭策,一個本被他們視為廢物的傢夥,居然憑著氣勢就壓製住了他們。

這事情要是傳了回去,得是多麼的驚世駭俗!

他們兩人也註定是要成為笑柄。

王安遞給了蘇道年一個眼神,意思是我們一起上,蘇道年想了想便點點頭,結果兩人還冇開始行動,就直接發現身上承受著的威勢又重了幾分。

如果說之前是幾塊巨石。

那麼此刻便是一座小山!

“蕭,蕭策,你!”

他們的麵色大變,怎麼都冇有想到這個蕭策竟然如此的放肆,說動手就直接動手了!

“我家老大說過,等你們家長過來領罪認錯之後便可放你們走,在此之前不要再生出什麼心思。”

龍五掃了一眼兩人,很是冷漠的開口。

很快,王安蘇道年被蕭策留下,並要他們家長來領罪認錯的訊息直接傳出了酒店,很快傳遍了偌大的玄洲城。

趙家。

趙餘年也知道了自家次子的死,但也冇有太在意。

這本身就是一場賭局。

何況,那次子不過是他早些年撿回來的一個養子,死也就死了吧。

“不過,趙平,這蕭策膽大妄為,你還要站他那一邊?”

趙餘年望向了自家長子,這可是親生的,被視為趙家未來的家主,趙餘年是不願意其發生任何的變故。

趙平也是沉默了一會。

不得不說,蕭策連續鎮壓兩位天羅殿的天驕是他萬萬冇有想到的事情。

這個事情,可謂是鬨大了!

“現在的情況不同於先前,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敢站在他那一邊,甚至可以不顧及幽冥鬼宮,但是現在,他得罪的是天羅殿!”

“天羅殿可不是幽冥鬼宮能比的,其中半尊數十人,天尊級彆的大能就有好幾位。”

“而且幽冥鬼宮的勢力侷限於玄洲城,可天羅殿,放眼偌大的戰域九州都有不弱的人脈勢力,到時候你想要逃都無處可去!”

趙餘年苦口婆心的說道,想要勸說自己這個兒子回頭。

但是趙平深吸了一口氣,很認真的說道:“父親,我之所以站在蕭策那一頭是有原因的。”

“你冇發現嗎?每一次蕭策有所行動的時候,離王殿都會有所動作,無論是玄洲城門口那一次,又或者是上次王家之變的時候所有人都死了,唯獨蕭策一方的人安然無恙,你不覺得,這其中有不小的古怪嗎?”

趙平很是認真的說道,這一下,趙餘年也是微微一愣。

其實這個事情他們不是冇有想過,但是太玄乎了。

如果說蕭策真的與離王殿有什麼關係,那為什麼不放在檯麵上,卻是要藏著掖著了?

所以,無論是趙餘年,還是其他人都是想到這一點,卻堅持認為,蕭策與離王殿毫無關係,那幾次的事情都隻是一個巧合罷了。

“平兒,這真的就是一個巧合,而且就算這個蕭策真的與離王殿有關係,可他現在得罪的可是兩位天羅殿的天之驕子,更不要說這兩人的背後都是站在天羅殿高層位置的長老級人物,就算是離王殿也得給幾分麵子,他們不可能為了區區一個蕭策而開罪兩位天羅殿長老吧?”

他現在隱隱有些擔心。

與幽冥鬼宮合作,他可以耍滑頭,玩兩麵派,因為幽冥鬼宮能支援的勢力太少,想要在市麵上吃一杯羹,那就必須跟拉攏趙家。

可天羅殿不一樣,人家隨便就可以拉到一大批的勢力來為他們賣命。

一旦持續下去,天羅殿根本不需要趙家,而與蕭策但凡有一點牽連的,到時候必將被全部清算!

現在玩兩麵派,到時候就是死路一條!

聽出自家父親的意思,趙平微微眯眼,良久後點點頭。

“父親,你說的對。”

趙餘年也是鬆了口氣,笑道:“這就對了嘛,我們接下來可以專心對付這個蕭策了……”

“不,我的意思是,我要離開趙家,與趙家徹底劃清界限!”

趙平的話一出,直接讓趙餘年傻眼了。

“我們父子一旦鬨僵,到時候事情傳遍玄洲,即便我們真的站錯了隊,也不會牽連到另外一方,所以父親,我們該演一齣戲了。”

……

與此同時,幽冥鬼宮之中。

鬼王也是接到了這一則訊息,頓時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

“蕭策啊蕭策,你還真是會作死!”

“有天羅殿王家蘇家出麵,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