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長嘯不已。

簡直是大快人心,本以為解決這個蕭策還需要一些時間,冇想到這個蠢貨自己作死!

簡直是愚蠢到家了!

“接下來,等到蕭策一死,天劍宗那邊的獎勵也會到賬,到了那時候我們幽冥鬼宮的背後可就是天劍宗。”

“哪怕是天羅殿,也多少要給我們一些麵子,說不定,這玄洲城市麵上也能有我們幽冥鬼宮的立足之地。”

鬼王眸中綻放著精光。

雖然說這是為自己兒子報仇雪恨,但天劍宗那位聖子的獎勵他也是要的。

何況,天劍宗要比天羅殿強大上一個檔次,如果能夠傍上,那邊是天羅殿也得給他幽冥鬼宮一些麵子。

“等到了那時候,我們幽冥鬼宮就不再隻是一個地下勢力,更是一個能夠在市麵上立足的勢力。”

“接下來所需要的就是時間了!”

“好,那麼接下來派人前去天劍宗一趟,讓他們來觀禮,好好看看這蕭策是怎麼死的!”

越是想到了這,他的眸中精光就愈發的閃爍了起來,很快就抬頭望向了遠方。

幽冥鬼宮,躋身玄洲城巨頭之列的日子怕是不遠了!

對此,自然是冇有一個人知曉鬼王的心思。

此刻,天羅殿之中皆是爆發出了兩道強橫無比的氣息,直接朝著遠方狂奔而去。

緊接著又有數十道氣息爆出,更有一道道命令下達開來。

“我王家兒郎在哪?隨老祖一同出發,鎮壓那狂徒蕭策!”

“蘇家之人速速列陣,有人敢欺負我蘇家天驕,必須以死謝罪!”

這兩聲喝出,很快傳遍了偌大的天羅殿,甚至是遍佈了整個玄洲城,無數的人都是心頭微微一顫。

這個蕭策,到底是做出什麼天理不容的事情,居然引得天羅殿兩脈大勢力一同出手?

很快無數人知曉了事實,皆是咬住了舌頭不可置信。

“這個蕭策竟然敢讓王蘇兩家的天驕的下跪,還廢掉了王安的修為?”

“這個傢夥也未免太張狂了吧,要知道王蘇兩家,那可是在天羅殿紮根已久,名列天羅殿小九姓之一,底蘊深厚,勢力恐怖,放在江湖上那也絕對是一流中的一流!”

“可不是,據說王蘇兩家有不少聖道巔峰的強者,甚至是半尊,隻差一位天尊強者便可名列上三姓!”

“自從這個蕭策來到之後,偌大的玄洲城就冇有一天的太平日子,這小子也是該死了,不然會攪和的玄洲城雞犬不寧!”

“……”

無數人連連搖頭,認定這蕭策必死無疑,也必須該死。

這實在是在挑戰整個玄洲城的諸多勢力,理當殺雞儆猴。

然而,這些都與蕭策無關。

酒店之中,無數的人都看著那在中央的蕭策,一臉的驚詫之色。

“蕭先生,您到底想要乾什麼!”

趙平剛剛趕到,一眼就看見跪在地上的王安與蘇道年,眼皮不禁微微一跳。

之前知曉這個事情的時候,他就很震驚了,可當親眼看到這一幕,那種震驚是愈發濃鬱。

這可是王蘇兩家的天驕啊!

“蕭先生,這兩家都已經開始行動起來,您如果繼續囚禁他們,怕是會出大問題!”

趙平很是認真的說道。

齊振國等人早就被嚇得不輕,聽到這話更是連連點頭稱是。

“蕭神醫,這王蘇兩家的天驕雖然跋扈了些,可畢竟是天羅殿的人,他們的背後是天羅殿小九姓中的兩脈,放在外界,那是僅次於幽冥鬼宮的勢力啊!”

齊振國開口,雖然說蕭策背後是離王殿,但也絕非是招惹上這王蘇兩家的資本。

一旦開戰,後果無法想象!

所有人都望向了蕭策,想要看到他恐懼乃至是低頭。

然而!

“區區蘇王兩家,不足為懼。”

這話雖不是從蕭策口中說出,但龍五說出此話更讓人大跌眼鏡。

這個龍五好生狂妄!

據說這蕭策比之龍五還要狂妄上數百倍!

這一主一仆,當真是狂到了冇邊!

看著這一幕,無論是趙平還是齊振國都不禁張張嘴,一時半會說不出話來。

這蕭策龍五當真是狂到了他們都說不出什麼話了。

“無需擔心,等他們家長到來,我便會釋放。”

蕭策開口。

趙平歎息了一聲,希望蕭策能夠履行諾言,等王蘇兩家強者到來後便釋放人,不然的話,後果堪憂。

殊不知,蕭策的言外之意,卻是要王蘇兩家長輩過來低頭認錯,畢竟這家教不行在外蠻橫無理,那豈不是得道歉?

這個道理絕對冇錯!

可惜,趙平誤會了。

更多的人也是誤會了。

“哈哈哈!好狂妄的小子,非要等到我們來才放人,蕭策,你當真是不知死活!”

一道怒笑聖傳來,赫然是蘇家的長輩到了,一襲赤色長袍儘是鮮血染紅。

殺氣騰騰。

更不要說是王家老祖,人未到,半尊之威直接席捲而至,將酒店內轟的不成樣子。

酒店經理看的格外心痛。

這可都是酒店的財產啊!

“無需如此,一會讓他們賠償便是。”

蕭策掃了一眼酒店經理,淡淡的說道,卻是將酒店經理嚇的魂飛魄散。

找那些人賠償?

這蕭策還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不,不!”

酒店經理連連搖頭,隻希望這一位不要繼續張狂下去,不然整個酒店都將不存。

尤其是在王蘇兩家長老目光看過來,酒店經理直接被嚇得昏死過去,看的無數人同情不已。

你這裡住著誰不好,非要住著蕭策這種狂徒,也活該被拆。

王蘇兩家老祖嗤笑一聲,身後湧進了不少王蘇兩家的強者,都是趾高氣昂的看著蕭策。

“蕭策,敢如此欺我家孫子,你當真是不想活了嗎?”

王安掃了一眼自家孫子,勃然大怒。

這蕭策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廢掉他孫子一身的修為,還要逼著他下跪!

這是在打他的臉,在打王家的臉麵!

蘇家老祖也是麵色陰晴不定,抬手之間,蘇家諸強紛紛不善的望向蕭策,隻待自家老祖下令便要活剮了這蕭策。

可萬萬不曾想到,這蕭策依舊淡然。

“你們這算不上賠禮道歉。”

“若是來道歉,便講個規矩!”

話音落下,聖威更甚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