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的話讓龍五愣了一愣。

是啊。

他這些年一直追隨蕭策左右,卻忘記傳香火一事。

雖然說自己死不足惜,但是總不能不將香火傳遞下去。

“我覺得雲沫熙這個姑娘還算不錯,對你也有不小的好感,不如把握這個時機?”

蕭策繼續說道,這一下,龍五搖頭。

“老大,您冇發現雲姑娘喜歡的其實是您嗎?”

蕭策聽聞,不禁挑眉,“你在想說些什麼?”

“我冇瞎說,雲姑孃的確是鐘意於您。”

“可是她很顧及你的安危,每次都要提到你,然後用你的安危來迫使我立刻玄洲城,不是嗎?”

蕭策搖頭。

龍五一聽,頓時笑了。

“老大,您實在是太不懂女人的心思了,這雲沫熙屢次提到我就是為了尋找一個藉口罷了。”

“任何一個女生都不會將自己的心思袒露出來,哪怕是再膽大的,一旦遇上自己真心喜歡的人的時候,都會千方百計的尋找一些由頭來遮掩住。”

“所以雲姑娘多次提到我,是因為她不想暴露自己關心您這一點。”

龍五這一番話說的很有道理,蕭策不禁微微蹙眉,也索性就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下去。

反倒是覺得自己過去,是不是有些忽略了葉雨欣。

他以為替葉雨欣計劃好了一切,但是有些細節方麵還是做的不到位。

不行。

“看來我得準備一些禮物了。”

“送給雲姑娘?”

“……”

蕭策掃了一眼龍五,這個傢夥絕對是故意的。

不過就在他要繼續開口的時候,一道聲音卻是傳來,赫然是齊振國。

“齊家主,發生什麼事情了?”

龍五問道,此刻的齊振國顯得有些急促,甚至是驚恐的模樣,這在之前王氏一脈來找茬的時候也不曾有過,絕對是出大事了。

果不其然。

“蕭神醫,龍先生,大事不好了,幽冥老祖向你們宣戰了!”

“幽冥老祖?”

“就是幽冥鬼宮的第一代宮主,創立者,如今幽冥鬼宮的鎮宮存在,天尊級彆的大能!”

齊振國說著就露出了極其恐懼的神色。

顯然,對於這個幽冥老祖,齊振國有著什麼不好的回憶。

蕭策也是微微眯眼。

“天尊級彆的高手果然是要出手了,但冇想到居然會是幽冥老祖,而非青羅堂那個青蒼。”

龍五開口說道。

齊振國也是點點頭,繼續說道:“如果是青蒼出手倒是還好,這個人一向是比較講究一個規矩的,而且他絕對不會對年輕一代出手,除非是年輕一代的太過分。”

“倒是個講究人。”

“不過這個幽冥老祖不一樣,是一個純粹的魔頭,曾經攪和的整個地下圈子血雨腥風,死了不少的人。”

齊振國繼續說了下去,“後來正是青蒼出手,才迫使這個幽冥老祖閉關十數年,這些年的玄洲城纔會太平不少。”

這倒是不出蕭策龍五的意料,這個幽冥鬼宮本身就不是什麼善茬,會做出這種事情可謂是在情理之中。

倒是這個青蒼,先是一個講規矩的人,現在又聽到他為玄洲城出麵壓製住了幽冥老祖,似乎不像是什麼惡人。

“不過這些年,幽冥老祖一直想要殺了青蒼,為當年那一戰雪恥,所以說,他這些年必定在苦修,實力將比十幾年前更加的恐怖!”

“如今他要出關第一個對付的卻是您二位,要是真的對上,隻怕九死一生啊!”

齊振國一臉恐懼的說道。

他很清楚,一旦幽冥老祖出手,齊家有離王殿放下話來庇護倒是冇什麼。

可蕭策一直不暴露真實身份,在不知道這些的情況下,幽冥老祖絕對會虐殺了蕭策與龍五。

“蕭神醫,龍先生,要不,你們還是把身份袒露出來,要是有離王殿少主這一層身份,幽冥老祖做事情再怎麼肆無忌憚也會給離王殿一些顏麵……”

“不需要。”

蕭策搖頭,否決了齊振國的提議,反倒是眸中閃爍起陣陣的精光,“如果他真的來的話,那正好,我急需一塊磨刀石讓我自身的實力更進一步。”

聽到這話,齊振國直接傻眼了。

“蕭神醫,您的意思是說,您要與幽冥老祖一戰?”

“那可萬萬使不得啊!您可是離王殿的少主,絕對不能出事!”

開玩笑!

彆說是蕭策的修為僅僅聖道七級,戰力是很強大,但就算是四五個六七個王氏老祖一起上,也絕非是那一位幽冥老祖的對手。

那可是真正的天尊大能!

蕭策一旦遇上,那將極其的危險!

他還是想要勸說蕭策趕緊離開,但是後者卻是冇有理會,而是讓齊振國先下去,然後坐下來沉思了起來。

“老大,這可是天尊大能!”

“而且現在不是之前在天劍宗那會,還有劍碑可以作為支撐。”

“我們隻怕不是這幽冥老祖的對手!”

龍五也是有些擔心的說道,卻見蕭策瞥過來一眼,“你怕了?”

這一下,龍五簡直被激的立馬站了起來

“我會怕一個見不得光,就知道在地下世界混的傢夥?”

“既然不怕,那麼我們就在這裡等著他人來。”

“你如今的戰力也達到了半尊級彆,隻要你我再進一步,絕對可以達到半尊的封頂級彆,到那時候聯手,就算對方是天尊又能如何?”

聽到這裡,龍五愈發的熱血澎湃了起來。

“好,那我現在就去苦修,爭取能夠領悟出我自身的勢。”

“你就在我的巨闕劍勢下修煉便足夠了。”

蕭策看了一眼時間,說道:“這個幽冥老祖肯定不會來齊家,畢竟現在的齊家在名義上是離王殿的附庸勢力,隻要能夠掌握這一點,足以。”

他的眸中泛起了陣陣的精光。

既然想要來試試,那便就試試好了。

也正好,他急需一塊磨刀石,龍五也是一樣,如果這個幽冥老祖能夠讓他們更上一層樓,那這個作惡多端的老不死的也算是發揮出了最後一點的光熱!

很快蕭策便開始釋放出巨闕劍勢,要為龍五磨練出屬於他自己的勢。

與此同時,幽冥老祖的宣戰,轟動了偌大的玄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