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龍五自然看到了紫衣青年,卻根本冇有理會。

眼下,提升實力纔是第一要務,其他的都是次要。

噠噠噠!

很快,兩人繼續前進,看的無數人眼皮一跳。

這是在通過武尊威壓的訓練?

這兩個傢夥,也當真是天驕人物了!

紫衣青年也是微微眯眼,他自然也經曆過武尊的威壓訓練,也通過了所以根本不放在眼中。

“倒是有些本事,可惜,武尊與武尊也是分檔次的,就算你們具備不弱的實力,但在我麵前就是土雞瓦狗!”

紫衣青年頗為的憤怒,這兩個人竟然敢無視他,當真該死!

他一步踏出,一身的聖威滔滔不絕,直接朝著蕭策龍五轟殺了過去。

“天魔拳!”

一出手,赫然是一門武道戰技,結合上他本身不俗的戰力,這完全是衝著要廢掉蕭策龍五而來。

“滾!”

結果,一聲喝出,一股尊者之威席捲而下,直接將紫衣青年鎮壓住。

“我家少主接受訓練,也豈能是你可以驚擾的?”

“眼下本尊冇有心思理會,立刻滾蛋,不然,殺無赦!”

離魅眸中儘是冷光,殺機。

敢驚擾自家少主的磨鍊,便是殺了此子也無妨。

但眼下,自己的確是冇有這個心思,就給這狂妄之徒一點教訓讓他滾蛋。

然而!

“放肆!就算你是武尊也敢欺我?”

“我是天驕殿烈濤大人門下,你若是不將那兩人乖乖獻上來,那烈濤大人將饒不了你!”

紫衣青年一席話說出,讓那些跟隨而來的人都眼皮一跳。

這天驕殿的人當真是如此的狂妄嗎?竟然挑釁一位武尊大能的威望?

不過仔細想想,也是,據說那位天驕烈濤曾斬殺過一位武尊強者,一時間名聲大噪,才進入了天驕殿,成為十三天驕之一。

有這麼一位狠人作為靠山,紫衣青年放肆一些也實屬正常。

紫衣青年也是滿臉的得意之色,可下一秒,卻是被一股力道給扇飛了出去。

赫然是蕭策出手,冇有任何靠近的跡象,僅憑著一股聖威凝實的手段就讓紫衣青年臉頰青腫不已。

“你,你,你!”

紫衣青年死死盯著蕭策,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這個混賬,他是怎麼敢的!

而這時,蕭策的氣勢也是瞬間上漲。

“勢境第二層高段,隱約朝著巔峰接近!”

這一下,便是紫衣青年也是看的一陣瞠目結舌。

這個蕭策,居然以聖道七級的修為掌握了勢?

還達到了勢境第二層高段?

可很快他就發現不對勁,因為那龍五也突破了。

兩個人的步伐再度加快,不出十個呼吸間便走完了最後五十步。

功成!

“恭喜少主,您現在的戰力放在武尊一重中絕對是頂尖的存在!”

離魅也是露出了驚喜之色。

蕭策與龍五也是微微頷首,這一次的突破對於他們而言可謂是重大的進展。

本來,他們也隻是具備與天尊一重一戰的實力,還是在聯手的情況下。

可現在兩人聯手,足以對陣最弱的武尊二重!

“不,不可能!”

忽地,一道驚呼聲響徹全場,赫然是紫衣青年。

他已不複先前那麼狂傲的姿態,滿臉的震撼之色。

他也隻是滿打滿算,可以在一位武尊一重強者的威壓下走完一百步,具備武尊之下無敵的戰力。

可剛剛那不識趣的武尊說什麼?

她竟說蕭策龍五的戰力,放在武尊一重中也是頂尖?

絕無可能!

“故弄玄虛,拿著這點伎倆就想要嚇退本座?簡直可笑!”

紫衣青年死死的盯著蕭策,剛剛這傢夥敢趁自己大意出手,簡直該死!

“我勸你不要出手,不然天驕殿的怒火你受不住!”

紫衣青年望向了離魅,他是要殺蕭策與龍五,但唯一的隱患就是離魅。

“好,我不出手。”

離魅也是早就不耐煩這個煩人的傢夥,既然他執意要找死那便受著。

隻是紫衣青年誤會了離魅。

“哈哈哈!看來你還是很識趣的嘛,知道我們天驕殿的厲害!”

“而你們兩個,現在冇了武尊庇護,我殺你們如同殺狗!”

“區區七級武聖,不堪一擊!”

紫衣青年死死的盯著蕭策與龍五,下一秒便是攻伐而上。

他已經不想要活捉這兩人,直接當場格殺。

然而!

“七級武聖?抱歉,我不是。”

龍五在蕭策的示意下,踏出一步,渾身的氣息上升。

八級武聖!

在與幽冥老祖一戰的時候,他們就達到了八級武聖,隻是為了磨礪戰力與底蘊才壓製到了七級。

這一下,紫衣青年露出了驚詫之色,但很快就不放在心上。

“無論你是七級還是八級,在我麵前唯有死路一條!”

“還不速速跪下受死!”

紫衣青年不住的暴喝。

殺氣淩厲,要將蕭策龍五鎮殺於此。

然而!

“轟!”

一聲轟鳴過後,紫衣青年的身形暴退了好幾步才勉強的穩住身形,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你的修為絕對不止八級武聖!”

他死死的盯著對方,一定是武聖巔峰,不然剛纔那一下,自己為何會被逼退?

他雖然不及烈濤大人,但也是次天驕級彆的人物!

“是你太廢了。”

龍五不鹹不淡的說道,惹的紫衣青年又羞又怒。

“你是在玩火!”

“天魔拳!”

砰!

紫衣青年渾身的氣勢瞬間變化,結合上天魔拳,彷彿是真正的天魔揮舞出了這麼一拳。

這一拳,曾為他鎮殺了不少人,其中就包括一名次天驕。

眼前的狂妄之徒也必將殞命在這一拳之下!

然而,下一秒他整個身形再也無法動彈,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龍五,轟然倒下。

氣息瞬間全無。

胸膛上的血窟窿,顯眼不已。

靜。

死一般的寂靜。

但很快其他人就反應了過來。

“紫衣大人……死了?”

“這怎麼可能!他可是次天驕,逆三級彆的強者啊!”

“完了,我們到底是招惹到了什麼人?”

這一下,這群幫派之人也是慌了神。

一拳轟殺最強狀態下的紫衣大人,這還怎麼打?

然而,蕭策與龍五根本冇有在意他們。

蕭策徐徐起身,看也不看那紫衣青年的屍體。

“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