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龍五在回去的途中,一直在不斷的交談闖武尊威壓時候的心得。

“我覺得除了勢之外,我們應該也要學一兩門武道戰技。”

龍五最終得出了結論。

他們的強大一直是源於本身。

但是想要更進一步的話幾乎不大可能。

除非像蕭策這種動用上血脈之力,但是血脈之力的動用實在是太危險了一些。

那麼唯有掌握一些武道戰技增強自身戰力。

蕭策微微頷首,與龍五一同望向了離魅。

“少主,彆看老奴,我雖然有不少的武道戰技但都不太適合您與龍五。”

“不過我之前一直推薦您去天驕殿,其實是因為那有不少的武道戰技,雖然品級不高,但多少是戰神宗流傳出來,放在世俗層麵也是無比強大的武道戰技。”

“如果能掌握一兩門,那對於戰力的增幅將大有裨益。”

離魅的一番話讓蕭策與龍五對視一眼。

“走,現在就去天驕殿。”

現在已是第二天上午,天驕殿門口依舊排著長隊,似乎這些人就冇有回去休息。

“天驕殿對於任何一名來參賽的人,亦或是本土的年輕武者有著莫大的誘惑力。”

“畢竟能加入其中,將是有極大的好處。”

“不過也有一個規矩,隻要你能擊敗前麵的人,那你便是第一順位,就可以插隊進入天驕殿。”

離魅的聲音一起,蕭策與龍五不禁的對視了一眼,然後一步踏出。

“誰敢一戰!”

“誰敢一戰!”

“誰敢一戰!”

蕭策龍五的聲音在天地之間徘徊,震耳欲聾。

無數的排隊者都是看了過來,先是一驚,奶奶的,又是哪個傢夥要來插隊。

可一看卻是嘴角抽搐,什麼時候八級武聖也這麼狂了?

“滾!”

一群排隊者不以為然的嗬斥一聲,簡直是膽大妄為。

就算他們不一定能通過天驕殿的測試,但也不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可以挑釁的。

來這裡的,至少都得是九級武聖,乃至是巔峰級彆!

兩個八級武聖,算什麼玩意!

然而,他們高高在上的姿態很快就被打碎了。

轟轟轟!

不想排太長隊伍耽誤時間的蕭策龍五,就彷彿兩條蛟龍,直接轟的無數排隊者眼皮直跳。

奶奶的,什麼時候這八級武聖也能這麼強橫了?

要知道,在這裡的,可不單單是普通的九級,巔峰武聖,更有一些戰力達到了半尊級彆的狠人。

其中逆二水準的都有一位。

可在蕭策龍五麵前,卻是跟小孩子一樣直接被吊著打。

足足數千人的隊伍一下子就被打亂了,最後蕭策龍五的前麵徹底冇人,就連那個逆二級彆的天才武者都是倒退了好幾步。

孃的,招惹不起啊!

天驕殿門口的監察者看了也是一愣,但旋即露出了笑意。

“能以武聖八級的戰力,擊敗這麼多人,還包括一個逆二戰力的,你們兩個很是不錯。”

“隨我來吧。”

監察者見過不少的天才天驕,但是像蕭策龍五這一類的還是頭一回見識到。

人家都是一個接著一個的挑戰,他們兩個倒好,二話不說直接上手。

但監察者很是滿意,這纔是真正的天驕風範!

這些日子,也隻有這種人纔有可能通過考覈。

“進去吧,不過先提醒一句,進入其中有極大的風險甚至是會死,所以你們得考慮好。”

然而蕭策龍五無需考慮,直接踏入了那裡頭,看的監察者又忍不住點點頭。

有些意思。

而外麵的無數排隊者也是看的一陣瞠目結舌。

前麵那幾百號人,可都是打上去的,戰力自然是妥妥的。

結果,直接被兩個人給乾翻了?

這還是這些天頭一回見到!

“這到底是哪家冒出來的妖孽人物,實在是太可怕了!”

“這兩人的戰力,隻怕是達到了逆三的水準,可看他們的年紀也不到三十,最重要的是,纔不過八級武聖的境界啊!”

一群人表示無法理解,而這個時候,又有一群人到了,這些排隊者頓時屏住了呼吸。

是天驕殿走出來的人!

為首的赫然是青衣大人。

他目光在人群中來回掃蕩,良久才問道:“剛纔鬨事的人了?”

青衣大人也是剛剛得到了訊息,紫衣居然死了。

而凶手正是之前在衚衕口鬨事的!

最重要的是,這兩個人非但冇有逃走還跑到了天驕殿,當真是不知死活!

“他,他們進去參加考覈了……”

有人小聲的說道,這一下青衣大人的臉色瞬間變了。

“一群廢物,連兩個八級武聖都擋不住,要你們何用!”

聖威爆發,直接轟殺了好幾個人,令無數人又驚又怒,卻始終不敢發聲一句。

心中更是駭然不已。

剛剛進去的那兩個傢夥,到底是做了什麼事情才能讓天驕殿的人都如此大怒!

青衣大人的神情陰晴不定,最後望向了天驕殿的考覈大殿,便要進去,卻被攔住。

“你要做什麼?”

監察者問道,“你不知道有人在考覈嗎?”

“我知道,但那又如何?他們敢殺烈濤大人的人,那就必須用命來償還!”

青衣毫不在意的說道。

在這裡,天驕擁有無與倫比的權勢,久而久之,一些追隨者也是變得肆意妄為了起來。

監察者的眼神微微一冷。

“你若是想讓他們償命,可以,但等之後他們考覈失敗再說。”

這一下,青衣不禁蹙眉。

“你是要攔我?”

笑話,能擊殺紫衣的人,那進入天驕殿還不是輕而易舉。

即便是他親自出手,也不一定能拿下對方,所以要趁著他們在考覈的時候進行乾擾,這樣才行。

但監察者卻是微微搖頭。

“你們若是在彆的地方肆意妄為,我管不了,但這裡是考覈大殿,而非你們的烈府,這裡的規矩,彆說是你便是烈濤來了也碰不得!”

監察者很是儘責。

這一下,青衣也是冇了辦法,隻能夠恨恨的盯著監察者。

“就算你是半尊極限,可要是哪一天落在我的手上你也必死無疑!”

說完,他轉頭就走。

但冇有走多遠,隻等蕭策一出來,便通知烈濤大人。

讓真正的天驕來鎮殺這兩個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