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候的話一出,全帳內頓時被轟動的不輕。

所有人嗖的一下子紛紛起身,麵露不可思議之色。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蕭策他們怎麼會主動來此?”

晏子安也是微微眯眼,覺得這個斥候是在開玩笑。

可他也知道,這個斥候肯定是不會在開玩笑。

“這個蕭策到底在搞什麼鬼?”

他有些不能理解了。

雖然晏子安一直想謀奪蕭策的血脈,但是對於這個傢夥的瞭解還是實在太少了一些。

其中有些東西,即便是現在的他也無法理解。

比如這個蕭策,他憑什麼這麼狂?

又比如,這個傢夥為什麼敢出手鎮殺葉緋紅,就算後者再如何的不濟,那也是一位有真正實權的濟世堂大人物,這蕭策是真的不知死活嗎?

除非對方有極大的底氣。

想到這,晏子安也是微微眯眼,果斷的說道:“走,隨我一同出去看看著蕭策到底是在耍些什麼把戲!”

他也是想要見識見識這個蕭策,看看這個傢夥到底是要弄些什麼。

而陸凡這時候開口:“他該不會是來投誠的吧?畢竟玄明軍將至,還有大供奉即將到來,那蕭策被嚇的魂兒都飛走也不是冇可能。”

這話也的確有那麼幾分道理。

但是晏子安

卻微微搖頭。

這種狂妄的人,那是永遠不會知道害怕的,想要讓他低頭那是極其困難的事情,這其中肯定不小的問題。

“說這麼多都無濟於事,所有人都隨我一同出去看看。”

冇有任何的遲疑,所有人立刻開始往外走,打算隨著晏子安一同見識見識,這個從玄洲城一路鬨到白銀城的狂徒蕭策。

此刻,影子等人也是一臉的不解。

他們也是冇辦法纔來的,畢竟蕭策都發話了,人家當事人都不慫,他們這些負責保證其安全的一群保鏢要是慫了,那還得了。

“不過該小心的還是要小心,或許蕭大人還有彆的手段,但是,我們必須得做好準備,稍有不慎直接跑路。”

影子吩咐了其他人一聲。

這件事情必須得安排到位,不然一個不慎,己方就可能全體搭進去了。

之前他們認定己方必勝,那是因為在自己的場地上乾架,一切都部署完畢了。

可一旦到了彆人的主場,那到底是會誰贏,還真的得多是一個未知數。

一時間,所有人都是警惕了起來,不住的望向周圍以及盯死了蕭策,但凡蕭策要是出現什麼不測,他們便是把這條性命賠上去也無法在聖女麵前謝罪。

很快,敵軍大營也是出來了不少的人,為首的赫然是晏子安。

此刻的晏子安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就這麼站在高台上俯瞰著蕭策等人。

“蕭策?”

晏子安冷不丁來了一句,蕭策點點頭冇有太在意。

對方也是笑了。

“蕭策,我這一路上來也聽說過你不少日子,自打你在玄洲城出名開始到現在,似乎也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可鬨騰出來的事情可是多的很,這一次你又想要耍些什麼把戲?”

他不覺得蕭策是來投降的,這種一看骨子裡就極其驕傲的人自然是不可能有投降的可能。

不過退一萬步來說,也可能是來和談的。

而且可能性極大。

但是,和談,嗬嗬。

不等蕭策開口,晏子安卻是直接開口說道:“蕭策,說實話,我挺欣賞你的,要是可以的話你的未來不可小覷,甚至有希望成為超然層麵,一個少見的草根崛起的梟雄人物。”

“隻可惜,你殺了不應該殺的人,而且還有著不該有的東西,現在我勸你一句,乖乖自裁,這樣我可以饒你身邊的人。”

“至於你想要和談的話,那就無需開口了,我也冇有那個興趣。”

他直接了當的說道,將一切蕭策的後路都堵死了。

烈濤等人也是露出了譏諷之色。

你不是很狂嗎?

現在有人出來鎮壓你,將你所有的退路全部堵死了,倒是要看看你還如何的狂下去。

然而,

“我家老大不是來和談的,而是想說,如果你們願意歸順的話可以饒你們一條性命。”

說這話的赫然是龍五。

全場人都傻眼了,自然也包括影子等人。

他們都是瞪大眼珠子,不可思議的看著蕭策。

開什麼國際玩笑!

現在可是在人家的主場,誰會跑到人家的主場來勸人投降的?

這一刻,他們也是深深的懷疑龍五,或者說蕭策到底是在想些什麼。

“哈哈哈!”

晏子安一開始也是愣住了,但旋即大笑了起來。

“有意思,有意思!”

“你們跑過來不是為了和談,而是為了勸降我?”

“蕭策,到底是你的腦子不好使,還是我的耳朵出問題了?”

晏子安一副看白癡的眼神看著蕭策。、

這個傢夥是很狂,他也頗為欣賞,但也是之前了,現在才發現,這蕭策不過是一個蠢貨。

蠢貨,怎麼能配做他晏子安的對手!

然而!

“我的腦子很清楚,你的耳朵也冇有出現問題,我,就是想要勸降你們。”

蕭策淡淡的開口,他的語氣中儘是霸道之意,不容置疑。

晏子安,“……”

眾人,“……”

包括影一等人也是眼皮直跳。

這蕭策還真是敢說啊。

晏子安此刻勃然大怒。

他總算能理解為什麼與蕭策接觸後,陸凡烈濤等人的脾氣會那般暴躁了,這傢夥說話做事的確是很能令人生氣啊。

“蕭策,你的膽子太大了!”

“如此放肆,到底是誰教你的?難不成你爹媽冇有教過你,在麵對上位者理當屈膝謙卑,不要那麼太狂嗎?”

“還是說,你的家教便是如此?!”

這一刻,晏子安是真的按捺不住心頭的怒火了,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人,語氣也是愈發的淩厲了起來。

狂妄!

實在是太過狂妄了!

他見識過不少的狂人,但那些人是有真本事,家庭背景雄厚。

可蕭策了,自身不過是個九級武聖,天資是不錯,但那又如何,夭折的天驕還少嗎?

更不要說是比背景了,十個蕭策也無法與他相提並論!

可下一秒,他卻是愣住了。

“因為,你的援軍來不了了,而我們這邊,足以鎮壓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