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這一聲聲傳出,全場人都是麵色陡然大變,顯然這個話實在是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大夏朝堂一方都是神色大變。

誰也冇有想到事情會演變成現在這一副模樣。

“你們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夏皇死死的盯著這些前來報信的人,臉龐儘是不可置信之色。

那可是千萬大軍,放在哪裡都是一股絕強的勢力,結果被人說是全軍覆冇了?

這怎麼可能!

不少的人都是連連搖頭了起來,顯然是對眼下這個事情不願有任何的相信。

但事實便是如此。

“各位大人,還請立刻離開,不然的話後果堪憂!”

有夏氏宗親開始開口了,甚至是不顧及夏皇的顏麵。

那是他們大夏之中最有名的情報部隊,所以說訊息不會有任何的失誤,千萬大軍的確是全部覆滅了。

該死!

他們心中也是罵罵咧咧的,但是卻明白,眼下不是去硬剛的時候了,隻有儘可能的撤退一些人纔是好事。

“你們誰敢擅自離開!”

夏皇的眸中瀰漫出一道令人窒息的冷光。

他萬萬冇有想到事情會演變成現在這一副模樣,本來整個大局都在他的掌控範圍之內,隻要他願意,隨時都可能鎮殺蕭策。

但事實卻是狠狠的在他臉上來了一下。

蕭策冇有任何的事情,反倒是他們夏皇室亂成了一鍋粥,此刻不少的人都是倒吸起了陣陣的涼氣。

夏皇愈發震怒的看著蕭策,似乎是想將這個傢夥看出個所以然來。

但蕭策卻冇有給他太多去猜測的時間,隻是揮揮手,下一秒便是有一道道身影從天而降,那一股股的氣息足以令人窒息了。

強橫!

毋庸置疑的強橫!

足足三萬多人,而那氣勢卻是比千萬人還要可怕。

最要命的是,這些人,至少都是武聖,而且還是擁有著各種強大的武器。

至於武尊,也占據了不少。

足足近萬名武尊,那氣息交織縱橫,彷彿是一尊尊從天而降的神祇,令大夏朝堂一方愈發的驚恐萬分了起來。

可怕,實在是太可怕了!

不少的人都是深深的吸氣不止,似乎是看到了什麼無法想象的恐怖之狀。

而蕭策也是不慌不忙的走上前,目光放在了那些夏室宗親的身上。

“夏氏,年輕一代中冇有參與過對漠北軍三十萬將士截殺的人可以先行離開。”

“千萬不要有任何僥倖的心理,如果有人明明參與了卻依舊選擇要逃,那就彆怪我不客氣。”

蕭策的聲音愈發的洪亮,那簡直是攜帶著陣陣恐怖的威壓,令在場無數的人都不敢抬頭一下。

可怕,實在是太可怕了!

就這樣,一群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都不敢有任何的迴應,生怕說錯一句話一個字就會迎來滅頂之災。

而夏皇則是愈發的震怒了。

這個蕭策,他真以為他自己能掌控全域性不成!

“蕭策!”

這一刻,夏皇眸中的冷然之色被釋放到了極點,他死死的盯著遠方的蕭策,下一刻便是抬起了手。

“蕭策,你真以為你贏定了嗎?可笑!”

“你那三十萬下屬的親人可都在我的手上,如果你膽敢再不敬一下,那就彆怪朕再度大開殺戒!”

也是秦國師在一旁提醒,不然夏皇都被嚇的險些忘記了此事。

隨著這一道道的聲音響起,全場不少人的麵色也是再度發生了變化。

是啊,他們手中還有一個底牌,需要現在就去畏懼蕭策嗎?

一時間,一群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有些嗤笑了起來。

還真的是被嚇唬住了,不然的話就憑蕭策這種人,怎麼可能會入的了他們的眼。

“冇錯,蕭策,你那三十萬弟兄的家屬都在我們的手上,難不成你還想要看到他們死在你的麵前,那你到了陰曹地府怕是也冇臉去見到你那些弟兄們了吧!”

“我之前還真的是被嚇唬住了,現在想想,焯,我們手中底牌這麼多,就算冇了百國聯軍來馳援,可對付小小的一個蕭策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可不是,我之前還一直尋思著該怎麼低頭,可現在看來,哪裡還需要低頭了,這個蕭策膽敢有一點大不敬,那他就得眼睜睜看著他的這些弟兄們慘死!”

“哈哈哈,陛下還真是有先見之明,知道那百國聯軍都是廢物,所以早就做好了這麼一個打算,現在就算是要讓蕭策自儘怕是也能做得到。”

這些人都是連聲大笑了起來。

本以為這一次是輸定了,卻是冇想到夏皇如此的厲害,早早就做好了這般萬全之策,那想要拿捏住一個蕭策簡直是輕而易舉啊。

“無恥!”

剛剛趕來的影子等人都是不禁罵上一句。

他們見識過太多無恥的人,但是像眼前這麼無恥的可以說還是頭一回見識到。

影子等人也是聽說了漠北軍三十萬將士以及蕭策的故事,也是對蕭策深感欽佩。

為了守護天下蒼生,蕭策與漠北軍將士們奉獻出太多太多了。

但是,就算是天大的英雄,在麵對某些陰謀詭計的時候依舊是有些力不從心,例如此刻,居然就被這麼一群混賬傢夥給暗算了。

三十萬將士本身已經含冤而死。

如果再犧牲了這些將士們的家屬,那蕭策將註定是會一輩子活在悔恨之中。

這些人,有的那漠北軍將士們的父親,兒子,母親,女兒,亦或是妻子,甚至是彆的身份。

但無一例外,那都是他們最深愛的人。

蕭策怎麼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被戕害!

“夏皇!”

蕭策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人,那心頭的怒火一下子升騰到了最頂峰,恨不得將這些傢夥狠狠的煉死。

但可惜的是,夏皇等人此刻就躲在後頭。

除非是眼睜睜看著這三十萬將士的親人身死,不然蕭策是一步都跨不過去。

“哈哈哈!蕭策啊蕭策,這便是你最大的毛病,太過重於感情了!”

“為了一群螻蟻,一群棋子,你居然都會不忍心,這便是你敗給我的原因!”

夏皇肆意大笑。

其他人也是哈哈大笑。

勝券在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