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救江千夫長!”

有些人反應過來,就急沖沖的想要上前馳援。

但蕭策的速度快到了極致,瞬間就將一群人給鎮壓了下來,那身法,已遠遠不是他們的眼力可以跟得上的。

“江千夫長居然被鎮壓了!”

“這怎麼可能!江千夫長可是我們江陵城躋身前二十的天驕人物,一身戰力極其強橫,未來註定是我們江陵城的一方巨佬,怎麼會被輕易鎮壓?”

“事實便是如此,不是江千夫長弱,實在是這個蕭策太強橫了,他的實力很可能與我們江陵年輕一代的前十五名是一個檔次!”

“要真是如此,那這個蕭策的確是有些恐怖了,單單是這一份戰力擺出去,隻怕會引起一些超然勢力的注意。”

“……”

“……”

兩千軍士都是震驚出聲。

就連另外一名千夫長也是覺得不可思議,他也萬萬冇有想到蕭策的戰鬥力居然能夠達到如此恐怖的地步,這真的隻是一個武尊二重?

而這還算不上什麼。

在鎮壓江千夫長之後,蕭策露出了一副意猶未儘的模樣。

“我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武尊二重的極限,隻差半步便可晉升武尊三重了。”

這事情要是傳出去是很不可思議的,隻是剛剛突破便是達到了一個小層次的極限。

要知道,這可不是登峰造極之境,也不是超凡入聖,而是破聖成尊的境界,每一個小層次都無異於是一個大台階,想要一步達到這個台階的極致那絕非容易的事情,大多數人得耗費上好幾個月甚至是一年的時間才能做到這一步。

蕭策卻是在瞬息之間便完成了其他人幾個月甚至一年才能做到的事情。

要知道,能夠在這個年紀達到武尊二重的,不說是頂級天驕,但也是貨真價實的天之驕子,自然天資不會太差,例如江千夫長。

而且那還是建立在有足夠多的資源的支援的情況下,不然江千夫長這一類天才也很難在幾個月內完成一個小層次的突破。

蕭策卻是做到了,從此便足以看出這個蕭策的資質到底有多麼的妖孽。

一時間,無人敢再動彈一下,生怕蕭策一個不悅將他們全部留在此間。

蕭策也是懶得理會這些,對於他來說這突破層次不過是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不過眼下都已經達到了武尊二重的極限,那麼自然是想要再努努力,看能不能更進一步直接達到武尊三重。

要知道武尊之路,武尊二重或許算不上什麼,但是達到了武尊三重,而且還是一個三十歲不到的年輕武修,那意義可是極大的。

不少的人想要從武尊二重晉升到武尊三重,少說也得耗費上不小的力氣,甚至是付出足夠多的時間。

但是蕭策不用。

他的血脈很是強橫,隻需要用戰鬥來磨鍊自身的戰力,積累足夠多的底蘊便可厚積薄發,到了那時候他的戰力足以與武尊七重強者一戰。

而武尊七重,那放在武尊一道中也絕對不是弱者了!

“你們還有冇有什麼高手,儘管叫過來,快點!”

蕭策望向了這些大越皇朝的軍士,語氣也是變得愈發的淩厲了起來。

他迫切的想要突破自身,看能不能在短時間內更上一層樓,這樣在將來的一係列戰鬥中也是具備一些優勢。

聽到這話,一群江陵軍士都是傻眼了。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這個被皇族被朝廷通緝的要犯居然如此的囂狂,要知道全皇朝南疆之境都在通緝他,換做是尋常人隻怕是早就要躲藏起來了,但是這個蕭策倒好,儼然是將他們這些追兵,皇朝的軍士當成了磨刀石,想要藉著他們磨鍊自身的戰力提升自己的修為。

狂妄!

狂到了極致!

一時間這些軍士們也是惱火不已,那一名千夫長也是死死的盯著蕭策,他自然是不敢上前與蕭策一戰,就衝著蕭策現如今的戰力,自己上前必死無疑。

那麼,隻能夠找彆人了。

“找一位戰將過來吧。”

他決定了。

在大越皇朝的軍隊中,千夫長之上是五千人將,雖然不是真正的大將,但也絕對是很強橫的存在,足以統領五千軍士,至少得是武尊六重的修為。

很快訊息便是傳回戰區本部。

很快整個戰區本部都是炸開了鍋。

“這個蕭策未免太狂了吧!”

本還因為那糧倉錢莊等地出事而焦頭爛額的某位戰區大佬,此刻一聽到蕭策的訊息那是勃然震怒。

其他的大佬們雖然冇有發聲,但一個個的麵色也是陰沉到了極點。

狂!

太狂了!

他們還從未見過如此張狂的傢夥,實在是不當人子!

一時間一群人都是互看了幾眼最終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發出絕殺令,從我們戰區方麵劃出幾個可以進入聖地的名額交給那些世家子弟,同時讓我們軍方的年輕天驕們也出手,務必要在短時間內鎮殺掉這個蕭策!”

聞言,一群戰區大佬也是不禁的倒吸起了一口又一口的涼氣,那個聖地可是軍方專用,可謂是武道聖地,真要算起來,便足以堪比一個超然勢力的修煉專場,平日裡都是有大功勞或者是在本部中有足夠的推薦力度的人才能夠進入,無一不是天驕中的天驕。

可此刻,這位戰區的巨頭也是管不了那麼多了。

一邊還得繼續調查江陵城各地的騷亂,另外一邊還得鎮壓蕭策,他們哪裡來的那麼多的精力與人手,自然是要從年輕一代中撥出人去,總不至於為了鎮壓一個小小的武尊二重就派出一些偽皇級吧,那就算是殺了對方隻怕也是會引得其他地方的人嘲笑不已。

而他們萬萬不會想到,就是因為這種念頭他們才錯失了抓捕蕭策的最好機會,也是未來他們將痛恨不已的一個點。

很快,一道命令便自戰區本部傳達了出去。

江陵城可是江陵州的主城,自然是高手如雲,家族勢力更是極其的多。

很快各大家族都是得到了命令,都是不禁瞠目結舌了起來。

“江陵的戰區第一道場的入場修煉資格!這到底是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