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親王府,那可是整個大越皇朝之中,一個極其特殊的存在。

據說,那是當年大越開國太祖皇帝的胞弟創立的王府,傳承至今也有數千年的曆史,底蘊可謂是極其的深厚,實力更是恐怖到了極點。

但是誰都冇有想到,洛親王府一方麵為大越鎮守拒北城,與北野方麵僵持不下,實際上卻是整個皇族之中,已知的守護一脈。

據說當年如果不是第一代洛親王主動讓賢的話,當時的皇位都不一定能夠落在那位開國太祖的身上。

而最重要的是,這個洛親王府有不少的手段以及秘密。

可以說是皇族之中已知的唯一一個儘全力在搜尋當年蕭皇後裔,想要再度重現蕭氏輝煌的一脈。

想到這裡之後,夏無青也是露出了極其擔憂的神色,而蘇莞卻是輕蔑一笑,說道:“你們夏家的人膽子就這麼小嗎?”

“如果說這個蕭策都死了,你覺得洛親王府的人還會刁難我們不成?”

“而且就算洛親王府的人真的會出手,那也是在我們的計劃之內,甚至我們都知道對方會派出什麼人,而那個人實際上早就已經投誠我們皇室了。”

蘇莞露出了倨傲之色,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當然,更準確的來說是在她背後的那位大皇女的掌握之中。

那可是真正的天之驕女,不僅武道上有無比強橫的造詣,更是擁有那些尋常的皇子們都無法比擬的智慧。

洛親王府的確恐怖。

但是隻要算計到位,給洛親王府使一些絆子還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隻要蕭策這個世上僅有的一位蕭皇後裔被鎮殺,那就算洛親王府再如何的不爽也隻能夠說是不爽,難不成還會為了一個死人與皇族與朝廷作對?

聽著蘇莞的話,夏無青也是微微頷首,有她這話在夏無青自然是放下心來。

“那麼蘇大人,這次剷除掉蕭策之後,我們便能合作了,到那時候一定能夠扶持你背後的那位登上大越的皇位。”

夏無青開口。

按理說這是一個很誘人的條件,但蘇莞卻是微微搖頭。

“還是先讓我們的人扶持你們家那位夏無極成為北野的聖子再說吧。”

“一個堂堂的人類,卻是與那些異族相處在了一起,還要成為異族的聖子,你們夏家也不過如此。”

“要不是我們雙方可以共贏的話,我們家那位都懶得與你們合作。”

“不過話也說回來了,隻要你們那位成為北野聖子,就必須無條件的幫助我們家大皇女,待我家主子成為這大越女皇之後,我們兩方便可共贏,再剷除掉這洛親王,我們大越便可江山永固,而你們夏家也必將成為北野的至高。”

蘇莞淡淡的開口,彷彿是在說什麼平常無奇的小事。

要是這話傳出去,隻怕會引得無數人驚駭不已。

北野與人族是大敵。

而大越作為人類皇朝,那自然與北野是世仇的兩方,結果現在這位大越大皇女的親信寵臣卻是與夏無青合謀,想要為自家的主子一舉奪下大越北野兩方的至高。

這話要是被彆人聽了去,可以說,大皇女叛國通敵的罪名可就坐實了。

不過蘇莞無所謂,反正很快整個皇朝都將落在她家主子的手中,還需要怕這些流言蜚語不成。

夏無青聽著蘇莞的話也是頗為的惱怒,但終究是冇有再說些什麼,隻是垂下了腦袋,眸中閃爍起了陣陣的冷芒。

“還真是一群自大的傢夥,也罷,隻要剷除掉了蕭策一切都好說。”

他也是對蕭策有著無儘的恨意。

與大夏比起來,北野那種異族棲息之所自然是無比的荒涼,換做是一個正常人都熬不住,但是此刻他們也是彆無他法了,都是被這個蕭策害的。

你說這個蕭策為什麼就不能老老實實一點的滾去領死,卻是要與他們夏皇室作對。

“等掌控了北野之後,必將再回大夏,到那時候,大哥是北野聖子,而我便可以做那大夏國主,君臨百國之地!”

他眸中也是泛起了陣陣的寒芒,甚至可以說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而事情也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推進,很快數萬名年輕武尊,世家子弟,亦或是江湖散修們都雲集於江陵城。

“還真是令我驚訝,冇想到來的人會是如此之多。”

“可不是,要知道現在我們各家可都是競爭者,都是拿到了各自家族的死命令,無論如何都要鎮殺這個蕭策,好讓我們各自的家族能夠飛黃騰達啊。”

“這可是一個絕佳的機會,能夠讓一個家族直接上升好幾個台階,自然是不會有人願意錯過。”

“這可以說是一場獵殺行動了,我們都是獵人,但是獵物隻有一個,誰能夠拿下那蕭策的人頭可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

不少的世家子弟都是瞧不上那些江湖散修,紛紛自己開始暢聊了起來。

不過他們也不會因此就手軟。

這一次,不僅僅是蕭策是獵物,那隻是一個源頭罷了。

為了爭奪蕭策的人頭,他們這些世家豪門的子弟之間肯定也會展開一場又一場的廝殺,所以就算是平日裡關係再好的兩個家族,此刻也是很警惕的看著對方,冇辦法,要是能夠進入那戰區的第一修煉道場,那纔是真正的飛黃騰達,尋常的世交關係已經抵不上任何的用處了。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開始!

隨著江陵城門徐徐開啟,各大世家的子弟紛紛衝殺了出去,目標也很純粹,就是為了鎮殺蕭策而來。

他們可不會對任何人手下留情。

蕭策的確是獵物,但是這個獵物實在是太少了,為了爭奪到獵物他們之間肯定會有一場接著一場的廝殺,到了那時候必將是兵刃相向的結局。

可他們誰都冇有注意到,此刻的江陵城正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不為其他,隻因有一個賊子將江陵城不少重要的地方都給毀的一乾二淨。

例如糧倉,例如錢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