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霜咯咯笑道:“我道歉的方式,還滿意嗎?”

“葉霜,你……”葉雨欣氣的不輕,

“龍五!”

“在!

“侮辱公主,該當何罪?”

“該殺!”

“交給你了!”蕭策聲音滾滾。

“哈哈哈…還真以為自己是漠北王嗎?還侮辱公主該當何罪?”

“她是公主?”

“是野種還差不多!”

“說的對,就是野種!”

葉霜反而大笑起來。

咚!

龍五腳步踏出,氣勢鎮壓,緊接著轟的一聲,葉霜被龍五一腳踢跪在地。

“既然你不磕頭,我來幫你!”龍五一腳踩在葉霜的腿上,大手摁著葉霜的頭,使勁往下磕,地磚都磕破了。

葉霜慘叫:“你就是蕭策那廢物的狗腿子,你敢這麼對我!”

老爺子也怒了:“放肆,想死是嗎?”

葉家的家丁衝到裡麵。

可三下兩下,全被龍五踢飛出去。

老爺子臉色鐵青。

龍五氣勢滾滾:“誰敢多說一句,死!”

砰!

砰!

砰!

龍五摁著葉霜的腦袋,繼續往下磕,鮮血橫流。

葉霜呼救:“爺爺救我,爺爺快救我!”

可是——

龍五太彪悍了,誰敢救她?

“我道歉,我給可可磕頭!”葉霜掙紮。

蕭策卻道:“晚了!”

“不——,雨欣,雨欣我們是好姐妹,你幫我求求他!”

這一次,葉霜真的怕了,蕭策是坐過牢,殺過人的,她真的怕了。

最終,葉雨欣開口道:“蕭策,還是算了吧!”

蕭策這才點頭。

但還是冷視葉霜說道:“再有下次,碎屍萬段!”

蕭策,絕非是開玩笑的。

……

離開葉家的高天賜,滿臉惡毒!

一個區區強尖犯,居然愣是被那些不長眼的說成漠北王!

哼,你們等著!

等我揭穿以後,你們就是同黨,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高家裡,正在舉行壽宴,賓客如雲。

高振雄見兒子滿臉是傷的回來,趕緊起身問道:“天賜,你不是帶人去葉家求婚了嗎?怎麼弄成這樣?”

“爸,是那蕭策,他冒充漠北王,還讓我用白綾以死謝罪!”

“還有…還有……”

高振雄著急了:“還有什麼?快說!”

“還有,我若不用白綾以死謝罪,高家罪當九族!”

啪!

高振雄一拍桌子,惱怒無比。

“放肆,真當我高家好欺負嗎?”

“罪當九族,你以為你是誰?”

“漠北王嗎?”

“今天,我倒要看看,他怎麼讓我高家罪當九族!”

高家在雲城,不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況且今天還是他高振雄的六十大壽。

“爸說的對,現在就打電話給姐夫,讓他發一個漠北王的照片過來,隻要證明蕭策不是漠北王……”

高天賜的話被打斷。

高振雄說道:“對付這麼一個強尖犯,還用得到你姐夫嗎?”

“可是爸,你有所不知,一萬大軍還在城裡呢!”

“他們已經走了!”

“走了?”

高振雄點頭:“在半個小時之前就離開雲城了!”

高天賜心中大喜:“一定是他們看出蕭策那個強尖犯不是漠北王了,所以才立即離開雲城的,哼,這一萬大軍既然已經離開了,收拾一個強尖犯,還不是抬手之間?”

“你的意思?”

高天賜眼底閃過一抹殺機:“一不做二不休,做掉他!”

“他是一個冇身份的人,死了也就死了,不會有人在意!”

“交給你辦,一定要做的利索點!”

“爸,你就放心吧!”

在高振雄離開之後,高天賜開始打電話了。

“喪彪,一千萬,幫我殺個人,一定要做的乾淨利索一點!”

打完電話,高天賜笑了。

蕭策敢來,他就敢把蕭策碎屍萬段,無跡可尋。

……

喪彪!

地下圈子,狠人一個!

曾經一把西瓜刀在地下圈子,砍殺三十六人。

一戰成名。

被蔣爺看中,收納麾下,成為洪星蔣爺的得力手下。

不過,此人凶殘暴戾,殺人飲血。

隻認錢,不認人。

……

打完電話的高天賜,來到高振雄身邊:“爸,人已經找好了,等蕭策那強尖犯一到,必然死無全屍!”

“做乾淨些,不要打擾我壽宴上的客人!”

高天賜點頭:“爸,你就放心吧!”

“做掉蕭策,然後再證明他冒充漠北王,是大功一件,你兒子我連升三級,與姐夫平起平坐,不是難事!”

聽到這話,高振雄兩眼放光。

高天賜真連升三級的話,

以後,雲城高家就是當土一霸了。

“好!”高振雄激動的喊了一聲‘好’字:“做完這些以後,你去壽宴上找我!”

高振雄離開。

偌大高家,隻剩高天賜一人了,他殺意咆哮。

“葉雨欣,你個臭表子,五年前寧願給一個強尖犯,都不願意給我!”

“哼,等老子弄死那個強尖犯之後,看老子怎麼讓你生不如死!”

高天賜一句句宣泄心中的怒火。

“還有卓不凡、古濤、金鴻,你們三個走著瞧,等我揭穿蕭策,連升三級,第一個拿你們開刀!”

在葉家,卓不凡他們,讓他高天賜給蕭策下跪的場景,曆曆在目。

轟!

突然一聲巨響。

“管家呢?”

“給我去看看發生什麼事情了?”

院中,冇動靜。

高天賜氣勢沖沖,朝院子走去。

剛到門口一看,傻了

高家的保鏢、家丁、還有管家,全部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正前方,還站著兩個人。

其中一個,揹負雙手,生來就好似這片天地的主角。

“你們,敢來?”高天賜喝道。

蕭策淡淡吐出一道聲音:“兩個小時已到,來送你高家之人上路,你準備好了嗎?”

“哈哈哈,當然準備好了,不過,是給你準備的棺材!”

蕭策神色,還是一如既往的淡定。

因為,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高天賜喝道:“來人,給我殺了他們!”

聲音落下,十幾個紋身大漢衝入裡麵,目露凶光。

一千萬,就殺這兩個人嗎?

太簡單了一點吧!

當,蕭策轉頭。

咣噹!

為首的喪彪,手中的西瓜刀掉在地上,瞳孔放的極大。

他哩個娘啊!

什麼情況?

高天賜這個混蛋,讓他殺的是蕭爺?

漠北的王?

媽的,你想死,我不拉著你,但你彆連累老子啊,老子還想多活幾年呢!

高天賜疑惑:“彪哥,你怎麼搞的,把西瓜刀撿起來啊,他們就兩個人!”

話音還冇落下——

噗通!

喪彪雙膝一軟,跪在地上。

高天賜,當場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