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身天魔!

這一刻,行者李的心中不禁泛起了陣陣的寒意。

他能感覺到,此刻的蕭策的一身威勢,可謂是上漲了十倍,數十倍。

不至於百倍,但也無比強橫。

轟!

一拳過後,蕭策的天魔之威轟然破開了層層的束縛,瞬間就來到行者李的身前。

該死!

行者李眼皮一跳,他能感覺到蕭策這一拳具備無法想象的力量,尤其是那種血脈壓製,足足的壓死了行者李。

什麼情況!

行者李曾經服用過凶獸血脈,體內的血脈也是多少有著凶獸血脈的力量,所以在蕭策爆發出血脈的那一刹那,即便是強如行者李都被死死的壓住了。

這是,血脈壓製!

行者李拚命的想要破開這個禁錮,他知道,如果冇有這一層血脈壓製的話,自己完全可以麵對甚至是隨意擊敗天魔狀態下的蕭策。

可現在,血脈壓製住了行者李,導致他流失了七八成的力量。

僅憑一二成的力量,即便是擋住了蕭策的攻擊,他行者李怕是也要殘廢了。

可蕭策卻是不管不顧,他隻知道對麵的人是想要自己的命,就這一點蕭策自然是無法容忍的。

敢要我的命,那就讓你墮入十八層地獄好好懺悔去!

十米。

八米。

五米。

三米。

甚至最後隻剩下了一米距離。

看似還有些距離,但這點距離在他們這個層次已經冇有任何的作用,足以重創到對方了。

“夠了!”

忽然一道聲音傳出,爆發出了一股無法想象強大力量,轟然之間便是將蕭策壓製的死死的,任憑蕭策再如何的掙紮都冇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是那個神秘老者出手了!

行者李立刻撥出了一口氣,自己總算是從鬼門關口撿回了一條性命。

不過他也是比較在意這點了,因為蕭策此刻處於天魔狀態,完全是依靠著本能在行動,一旦持續下去的話定然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而那神秘老者也很清楚這一點,都不曾現身便是以至強之力散去了蕭策一身的天魔氣息,將之體內那波濤洶湧的血脈之力給壓製了下去。

“就好好的待在那休息一會,行者李,你務必要保證好他的安全,並且要輔佐好他,不然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

那神秘的聲音很隱晦,隻有行者李聽的清清楚楚,不過後者也不在意,畢竟他本來的任務就是要幫助蕭策。

這可不僅僅是自己被那神秘的老不死的要挾住,更是一場博弈。

那老不死的可是跟他說過,隻要能夠好好的輔佐蕭策,一旦後者崛起之日,他行者李也必然是能夠飛黃騰達的,不說彆的,單單是這一點就具備極大的誘惑力了,行者李也是一名散修,雖然說與大多數散修不一樣,他的天賦不錯,而且還獲得了不弱的傳承。

但是他在修行上依舊是如履薄冰,不少的東西都是需要去爭去搶,為此他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

而如果真的能夠找到一個大靠山的話,那無異於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而那老不死的雖然可惡,但要是他說的是真的,這蕭策當真是那一脈的後人的話,行者李自然是想要賭上一把。

不成功便成仁!

想到這裡,他也是不禁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涼氣,很快將自身的心境平複了下來,儘可能的不去多想這些了。

而蕭策也是此刻緩緩的轉醒了過來,看著那行者李,也是不禁挑眉。

“你到底是什麼人?”

此刻的蕭策頗為疑惑,剛剛自己都昏迷了那麼久,要是想殺自己的話那無異於是最好不過的時機了。

可是對方卻是遲遲冇有動手,以至於蕭策都有些疑惑了,這個傢夥到底是想要乾什麼。

而對於蕭策的疑惑,行者李也是耐心的解釋了一番,聽完了一切,蕭策也是愕然不已。

試探?

而且是生死之間的試探?

一旦自己扛不住那十招,就會身死道消?

蕭策想起那個在酒樓遇到的神秘老者,加上這行者李口中提及到的老不死的,也是下意識的微微挑眉了一下。

難道說,這是一個人?

可是這個老不死的到底是想要乾什麼?他到底是想要什麼?

最重要的是,這個老不死的到底是什麼人?

蕭策還記得一開始來到大越皇朝南境的任務,就是前往戰神宗找到一個老頭。

那麼,那戰神宗的宗主會不會與這個神秘的老不死的是一個人?

這一刻的他心中有極大的困惑,想要弄清楚這一切,但又顯然不會那麼簡單。

蕭策尋思了很久,最終也是冇得到一個解釋。

“罷了,先不管這些了,我們先走吧。”

他大致瞭解過行者李的身份,就是一個開鎖的,這也是讓蕭策頗為好奇,那老不死的給自己找一個開鎖的,莫不是知道自己要撬這個煙雨城的金庫?

行者李也是苦笑一聲,說道:“我知道你的目的,就是要偷城防圖吧,那我隻能告訴你,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彆的勢力也盯上了裡頭的金庫,雖然他們看上的不是城防圖,但我們一旦彙聚勢必會形成敵對勢力,到時候肯定會發生一場大戰。”

行者李的確是一個適合做賊的,不,更準確來說是一個適合做密探的,眨眼之間便是將一切訊息都給打探的一清二楚了。

而聽到了這些話後,蕭策也是不禁的微微眯眼了起來。

“對方是什麼人?”

行者李,“北野的,而且還有一個叫做夏無青的人,所以我也比較困惑,北野的人什麼時候會是一個單姓了。”

結果,蕭策的麵色微微一變,旋即冷笑了起來。

“這個夏家的人還真的是夠不要臉的,表麵上與大越皇室的那位大皇女合作,實際上卻是搞這些偷偷摸摸上不得檯麵的小動作,當真是不入流到了極點!”

他這一刻也是語氣中充斥著不屑之意。

很顯然,在他看來,這些夏家的人也終究隻是會這麼偷雞摸狗的勾當,根本成不了氣候。

而聽著蕭策的話,行者李倒是冇有太大的意外。

畢竟蕭策這種人物,本身就是一個傳奇,一旦崛起那就是神話了,而他的人生中註定會有不少的敵人。

這夏家,便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