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此人的話一出口,所有長老以及親信之人都是麵色一變。

“蕭援北!你是在質疑長老會的決定?是在懷疑陛下的英明神武?”

這個陛下,自然指代的不是元武帝,而是那位蕭黨派係名義上的首領。

聽到這話,蕭援北直接露出了嘲諷之意,就這麼的看著這一群人,瞬間將人給看的惱火了起來。

“蕭援北,你還真是好大的膽子!連長老會與陛下的決定都敢質疑,依我看,你早就無心待在這裡了,隻怕早就與那蕭策合謀成為了朝廷的鷹犬,如此情況,那也自然是留你不得!”

蕭元也是一步踏出,冷冷的看著蕭援北,說道:“蕭援北,彆以為你姓蕭就是我蕭黨之人!你不過是陛下當年撿回的一條狗,自然是要效忠於陛下,而如今陛下年幼,那長老會的一言一行便代表著陛下,你有什麼資格來質疑?”

他的這一席話可謂是惡毒到了極致,眨眼之間就將蕭援北的立場給定義成了有叛徒的嫌疑,一旦讓對方真的得逞下去了,隻怕自己的罪名就真的無法洗刷清楚了。

想到這裡,蕭援北也是深吸了一口氣,很快目光便是落在了前方一行人的身上。

蕭元祖父冷冷的看著蕭援北,顯然是對後者敢提出質疑一事極其的不滿。

這個廢物,他是怎麼敢質疑自己的?

不止是他,長老會其他的人也都是麵帶不善之色,再望向蕭援北就彷彿能夠吞了對方。

丟下這麼一句話,蕭援北便是扭頭離去。

眾人聽著他的話,也都是眼皮微微跳動了一下,旋即暴怒了起來。

“這個傢夥,他莫不是想要挑戰整個長老會的權威?想要否定整個蕭黨存在的意義?!”

“諸位,你們心中到底如何想的,你們自己心中清楚。”

“我蕭援北就勸你們最後一句,不要為了一己私慾就毀了整個蕭黨。”

“記住,覆巢之下無完卵,要是蕭黨都冇了,你們能有什麼好日子過。”

他嘴角的冷笑之意愈發的濃鬱了起來,很快,便是一群人來到了一處比較偏僻的房子,這裡住著的正是蕭黨名義上的領袖,也是他們口中的傀儡黨魁。

這一下,不少的人眸中都泛起了陣陣的古怪之色。

這可算是有意思了,這蕭元祖父帶他們過來是什麼意思?

蕭元冷聲說道,那一副模樣就彷彿蕭援北就是整個蕭黨的罪人。

其他人,有的沉默,也有的怒視著蕭援北離去的身影,總之冇有一個人會為蕭援北說話。

而蕭元祖父嘴角泛起了陣陣的冷笑之意,當即說道:“走,我帶你們去見見陛下,看看這位是怎麼想的。”

“陛下,你可彆躲躲藏藏啊,老臣還有些事情想與您說一說了。”

蕭元祖父微笑的說道。

這一下,小陛下的麵色瞬間變了,格外的難看。

隻怕是心有不軌啊。

果不其然,下一秒,蕭援北便是帶著冷笑,然後一腳踹開了大門,那一副姿態就彷彿他纔是這裡的主人。

而裡頭的一道小小的身影,此刻一看到蕭元祖父,身子不住的方慶安長了起來,很快就躲藏了起來,可下一秒就被抓住。

“在下蕭援北,求見蕭策蕭先生!”

外頭一道聲音徐徐傳出,很快引起了蕭策一行人的注意。

什麼人?

在他看來,這個所謂的爺爺,不過是一個惡魔!

……

一日之後,蕭策一方迎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放眼偌大的大越皇朝,敢姓蕭的,那自然是所謂的蕭黨之人,之前蕭策還在猜測對方會不會來,現在人就已經上門了。

等見到蕭援北的時候,蕭策也是上下打量了前者一番,也是微微點頭。

武尊六重,與自己修為差不多,而且年紀上要比自己還小一兩歲,這一份天賦的確是上乘。

蕭援北?姓蕭!

這一下,不少的人都是微微眯眼了起來,將目光落在了蕭策的身上,人家是來他的,那自然是得蕭策來說。

聽到這話,蕭策也是挑眉,很快說道:“走,隨我去看看。”

不是太過分的話,那到底什麼纔是不過分了。

不過他這次過來本就是想要找到蕭策,目的是為了能夠挽救整個蕭黨,所以將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很快,龍五等人都是憤怒了起來。

“這些傢夥是不僅不來支援,而且還將我家老大給定義成大越皇朝的走狗要來討伐?”

可是蕭援北此刻的麵色頗為難看,似乎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看出蕭援北的遲疑,蕭策立刻說道:“蕭援北先生,有什麼話但說無妨,隻要不是太過分的我們也不會拿你怎麼樣。”

聞言,蕭援北也是眼皮一跳。

這是擺明瞭他們心中有鬼,卻是要找點彆的藉口發難。

蕭策也清楚這些,但並不在意,望向蕭援北,說道:“你是做何打算,另外,你們蕭黨一派中,有冇有人與那長老會不是一條心的?”

“有,而且這些人都是效忠於陛下的,隻可惜,長老會太過強勢了些,以至於我們都很少能見到小陛下,更不要說是單獨見麵了。”

龍五直接被氣笑了。

其他人也是連連搖頭覺得好笑。

現在都弄成了這一副模樣,就連挽回的餘地都冇了,還說他們是走狗?

“那你是如何得知的?”

“因為那個神秘強者多次找過我們,將一些小陛下的話傳達給了我們。”

蕭援北仔細的思量了一會,繼續說道:“小陛下其實早就想要擺脫束縛了,畢竟那長老會太過咄咄逼人了,一旦事情發展下去,小陛下很可能會丟掉性命。”

蕭援北越說到這裡也是越發的震怒。

那些混賬傢夥,一個個的心懷鬼胎,還天天的拿著小陛下出來說事,簡直是一群禽獸!

但很快他想起什麼,又說道:“不過,陛下身邊也是有強者的,隻是這一點很少人知曉,甚至連長老會也不清楚。”

“最重要的是,小陛下從來都冇有想過要成為什麼皇帝,他還隻是一個孩子,如今唯一的念頭就是保住性命能夠像正常的孩子一樣長大,所以,蕭先生,求求你,一定要救出小陛下!”

噗通!

蕭援北跪在了地上,全場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