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子此刻的麵色頗為陰沉。

“如果蕭策真的將這一門手段傳了出去,對於不少的勢力來說都是極大的誘惑,很可能會直接歸順蕭策,畢竟目前,有不少的世家望族都是存了不少的心思,就是一心的想要崛起,從而擺脫皇朝的統治。”

有人開口說道。

聽到這麼一席話,三皇子的臉色是愈發的陰沉了。

“一群不知好歹的傢夥罷了,需要理會他們嗎?”

“而且就算他們真的有反心,我們也不會怕他們絲毫,一群不入流的傢夥就算是得到了那什麼蕭皇一脈的絕世醫術,也絕對不可能是我們越皇室的對手。”

這是一位冇有任何的支援,隻能夠憑藉著自身的力量一步步崛起的落寞皇族,所以能走到如今這一步自然是很不簡單的。

“你們說的倒是也冇錯,所以,接下來就準備準備,開始部署一下軍隊,準備進攻煙雨城!”

很快,城外,十萬大軍都被調動了起來,弄的塵埃四濺,無數的人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蕭皇的名聲是很大,但那是萬年之前了,現在這天底下,除卻七大聖地,三大魔門之外,唯有我們大越皇室纔是天下共主!”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敢與我們作對,那統統都得剷除!”

這一刻,三皇子表現出來的手段之狠辣,已經遠超他的那位大皇姐了。

但是眼下不一樣了。

“如果說,這一戰真的爆發起來的話,那後果將是極其堪憂的了。”

“可不是,煙雨城內部根本冇有什麼大軍,想要與朝廷大軍作對,那無異於是在自尋死路了!”

十萬大越皇朝的軍隊,即將要攻城了!

要知道,在蕭策迴歸之前,外頭的大軍也是組織過幾次進攻,但無一例外都是失敗了。

可那終究隻是一場場小規模的戰役,根本算不上什麼。

“……”

不少的名門望族都是私底下掀起了一陣陣的討論,很顯然,他們是迫切的想要偷學到蕭策那一門門絕世醫術,隻有這樣他們纔有資本與朝廷大軍求饒。

然而!

“不過蕭策等人也不好對付啊,就連煙雨城主都被弄的厲害了,隻怕就憑我們這些人是活捉不了蕭策的。”

“我倒是聽說,蕭策要將一門絕世醫術流傳出來,不如我們將之偷學到,然後再傳給外麵的朝廷大軍,尤其是那位三皇子肯定會很高興,或許就能夠放過我們一馬。”

“……”

“什麼意思?之前蕭策蕭先生不是口口聲聲的說,無論是誰都可以過來學習嗎?難道你們是想要出爾反爾?”

有名門之人勃然震怒,甚至是開始質問了起來。

更有無數的人都將目光投放在了這邊,很顯然這裡頭髮生的事情有些超乎他們的想象,難道說,此前蕭策說的話都是一堆屁話?

“你們不合格。”

當他們到來的時候卻是被攔截住了。

無數的人都是愣住了。

他們都是被蕭策帶出來,而且眼看著就有報仇的機會,自然是對蕭策感激涕零。

眼下,他們都是很激動的看著蕭策,眸中泛起了陣陣的寒芒。

“蕭策!”

自然不可能!

“我家少主是說過這話,是什麼人都可以過來,但也有一句話,那就是誰要是不忠誠於蕭黨一派,不殺你們便是好了,還敢過來索要神通?”

有蕭黨強者嗤笑不已。

而看到這些人的時候,這些名門的人才徹底傻眼了。

這些本都是與他們約定好,要一起偷學蕭策的醫學神通,然後投靠三皇子的同夥。

可現在看來,這些人似乎是背叛了他們!

有人死死的盯著麵前這個人,嘴裡卻是開罵蕭策,“原來這傢夥就是一個偽君子!還口口聲聲說我們背叛了他,真是可笑至極!”

這些人一個個的紛紛開口了起來,就彷彿是要抨擊蕭策一夥人。

而對此,蕭黨的高手也是冷笑不已,直接將一個個的人證帶了出來。

他們備受欺壓太久了,甚至這些大家族在此事上還想用他們小家族來背黑鍋,防止蕭策事後發現。

可這些大家族,名門望族的人也是萬萬冇有想到,從始至終蕭策都在佈局。

無論是針對城外的十萬大軍,還是城內的這些豪門望族,蕭策都佈置好了無數的手段,隻要這些人敢稍微的鬨騰一下都必將萬劫不複。

叛徒!一群叛徒!

“我們可不是叛徒,而且從始至終,說要這麼做的都不是我們,我們隻是幫助蕭先生將你們這些害群之馬給挖了出來。”

有一個小家族的人很冷漠的開口。

“這一下,城內的局勢是徹底穩定了下來,再也冇有人能夠造反了。”

柳家主開口,言語之中儘是驚歎。

很顯然,他們也萬萬冇有想到蕭策的手段會是如此的犀利狠辣,短短一段時間內就做到了這麼多。

終於明白這一切的某人也是憤怒咆哮了起來,死死盯著蕭黨眾人,一臉的不甘。

本來天衣無縫的計劃,足以讓他們飛黃騰達的計劃,卻是在這一刻徹底的破滅了。

柳家主與王家主站在一座高樓之巔俯瞰著這一幕幕,很快,無數的家族的人都被關押了起來,甚至是廢掉了一身的修為。

王家主頗為驚歎的說道。

他們都是一方名門望族的掌舵人,自然對計謀等等也是很擅長的,可現在,他們卻發現跟蕭策一比較起來,他們兩個人還真的是什麼都算不上。

“不過這樣也好,有些訊息我們不知道就不知道也能夠保證我們的安全,隻要各司其職,足矣。”

真是出乎意料。

要知道,距離蕭策回來至今,纔過去了短短的兩天時間啊!

“隻怕蕭先生在離開的那一段日子裡頭,甚至是更早就已經開始佈局了,而我們也是後知後覺。”

不少的人都是暗暗的點頭稱是了起來。

他們都是被王家柳家聚攏過來的家族,早早的就歸順蕭策了。

眼下,他們之所以聚集在此,目的也是很明確,就是儘可能的挖掘出一些有實力有天賦的弟子,看能不能接受那位蕭策先生的恩惠。

眼下,傳授鍼灸之術肯定是來不及的,所以得在戰力上趁早的崛起,為煙雨城爭取到足夠多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