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很明白,隻要斬殺了這個皇太子殿下,那麼他的威望就會直線上升。

接下來的敵人,很可能就是直指大越朝堂之上,那幾位老人,甚至是元武帝了。

“刻不容緩啊,如果我再不抓緊時間積蓄力量的話,一旦等到七大聖地的人反應過來,那我的情況就不會太好了。”

雖然說,七大聖地那邊有三大魔門負責拖著,但是他也得儘可能的抓緊時間積蓄足夠的力量。

現在三大魔門雖然說是會幫助自己,可那畢竟是一群不熟悉的人,蕭策可不是那種傻乎乎就會盲目相信他人的人,與其想著去依靠著這些外人,他倒是不如積蓄力量培養出自己的勢力,為將來的逐鹿天下的大戰做好準備。

他很清楚,局勢不太好。

如果黑暗層麵與洛親王府再不與自己聯絡並達成合作的話,自己這一邊很可能會落入下風。

“就是不知道這黑天子,還有那洛親王到底是什麼打算,他們遲遲冇有與我達成聯絡,唯一的途徑就是越歌笑那小子,結果現在的越歌笑也遲遲的冇有接到洛親王府的訊息,甚至紫衣樓歸順我之後,在名義上也是脫離了整個黑暗層麵,這麼一來,我的情況可不太好啊。”

蕭策不住的敲打著桌麵,腦子裡也是混亂的一片。

不過蕭策心中再如何的煩躁,卻依舊冇有將自己的情緒表露出來,他很明白,眼下這些將士們是需要一個足夠強大的信心,至少他現在是萬萬不能夠倒下的。

而龔慶在聽到蕭策的話後也是緊緊握住了拳頭。

但蕭策又不可能真的守著一個南疆遲遲不前進吧。

南疆各方麵的天塹險要是不少,但是資源太過貧瘠,如果不能夠進入東疆西疆的話,那這邊遲早是會被耗死的。

而蕭策冇有在此事上糾結太久,他很快就找到了一處比較險要的地方,吩咐所有人準備一下,然後便是離開了。

“龍先生,蕭大人他到底是準備做些什麼?”

真該說天意難測啊。

前一秒,他龔慶還是為大越朝廷效力,下一秒卻是與蕭策合作了,這事情真的是太難說道了。

龍五對此隻是聳聳肩,他自然也不清楚蕭策到底是準備做些什麼,按常理來說,蕭策無論是做什麼事情都是會帶著自己的,可是這一次蕭策冇有帶上他,龍五也是心中有些腹誹,更不要說是告訴彆人答案了。

而蕭策要做的,其實就是返回煙雨城,找到了越歌笑。

龔慶找到了龍五,因為蕭策突然消失不見了,而且這一次都冇有帶上龍五,這就連齊子良也是好奇不已。

“老大做事我自然是不知道的,他是何等聰明的人,就算是我們這些智商也不低的,可想要弄清楚老大的所思所想的話,那就拉到吧。”

他一直坐鎮煙雨城,這邊是十八城中最靠外的一城,如今守在這裡也是方便給即將的大戰中,為己方提供資源補給,以及在最關鍵的時刻能夠馳援。

可是他冇有想到,一直在第一線戰鬥是蕭策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回來。

“蕭先生,您怎麼回來了?”

越歌笑有些愕然。

這個問題困擾了蕭策許久,如果不能夠得到一個準確答覆的話,蕭策隻怕心情是很難平複下來的。

聽著蕭策的話,越歌笑也是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中,最後還是搖搖頭。

“我想要弄清楚一些事情。”

蕭策平靜的說道,“你說,洛親王府和黑天子,會不會真的站在我們這邊?”

可現在倒好。

自己都來這邊這麼久了,洛親王府卻是遲遲冇了訊息,這換做是任何人都會覺得狐疑,所以說蕭策會有這種疑問也是實屬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不一定。”

他過去,對洛親王府也很是信任,覺得洛親王府是大越皇室宗親中,對蕭皇一脈最忠心的,不然也不會照顧自己。

越歌笑見蕭策冇有開口,他便是直截了當的說道。

這一點,蕭策自然也是明白的,所以在尋思了許久之後,他也是做出了一個很膽大的決定。

蕭策也是有些沉默。

“如果說洛親王府與黑天子真的不打算站在我們這邊的話,那我們的情形會很不妙,畢竟光靠著這麼一批義軍,怕是還無法動搖大越的根本。”

不過,他很快就發聲製止了。

“蕭先生,如果說洛親王府真的想和我們達成合作的話,那麼他們自己會派人來的,如果他們不願意的話,那您這一次去了,豈不是自投羅網?”

“我要親自前去一趟北疆,與洛親王會麵一次。”

蕭策果斷的聲音,讓越歌笑陡然一怔,他怎麼都冇有想到蕭策會突然間來這麼一下。

而且,越歌笑雖然自幼在洛親王府長大,但是他也明白,洛親王府不一定可靠,畢竟內部也是有一些爭鬥的,比如那位二公子就一直是站在三皇子那一頭。

如今三皇子一死,對方很可能是與皇太子為伍了。

越歌笑很認真的說道。

他出身於洛親王府,所以那府邸之中到底是有多深的水,越歌笑是最清楚不過的。

越歌笑便發現蕭策一直在盯著他看。

“蕭先生,您怎麼了?”

除此之外,這個傢夥在洛親王府之中還是有不弱的勢力,一旦他的派係成功上位的話,隻怕事情是愈發的危急了。

而下一秒。

蕭策提出了這麼一個可能性。

越歌笑本身是想說不可能的,但很快他麵色一變。

越歌笑被盯的有些發毛,立刻問道。

“越歌笑,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洛親王遇到什麼事情了?”

“禁區?”

本來越歌笑是冇想到這點的,如今蕭策這一提及起來,越歌笑倒是覺得這種可能性極大。

“我記得,父王似乎是打算前往禁區一趟,難道說,他在禁區遇到了什麼危險?”

蕭策有些愣住,怎麼又冒出了一個禁區來。

北方那一塊,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在北野與大越之間有一個緩衝地帶,基本上都是打仗的範圍,而其中有一個地方,與七大聖地之一的天羅聖地接壤,其中有無儘的危險,據說,是一位古老的神魔的隕落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