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也是頭一回見識到這玩意。

不得不說,大越皇朝不愧是屹立了將近萬年的皇朝,不僅武道文明方麵超出百國之地,戰域九州無數條街,就連科技文明方麵也是達到了一個鼎盛的地步。

不多說彆的,單單是眼前這個看起來是紅外線的東西,實則是蘊藏著不弱的殺傷力,如果真的將之當成紅外線的話,那隻怕是會吃不小的虧。

“這應該是類似於科技與陣法相結合的東西。”

秦香蘭這時候開口了。

這讓蕭策回頭瞥了她一眼。

“你對這東西還有瞭解?”

秦香蘭點點頭,說道:“我家是陣法世家,不過那是早些年的事情了,近些年我們家都已經落敗了,不然的話就憑大越太子那個畜生也不敢對我們家下如此的死手。”

例如自己家,還有自己,真要說起來那是比秦香蘭還要苦上一萬倍。

秦香蘭也感覺到蕭策似乎冇有要安慰自己的意思,心中也是不禁腹誹了一句:“這個蕭策莫不是個木頭疙瘩。”

說到這裡,女人的語氣也是變得有些哽嚥了。

蕭策比較同情她的遭遇,但不代表他就會去安慰對方,畢竟這個世界上苦命的人太多了。

“好了,現在我們準備進去吧。”

蕭策再度抬頭望向了上方,眸中也是泛起了陣陣的寒芒,下一秒便是領著秦香蘭進入了糧倉之中。

“要是他現在安慰安慰我,冇準我還就喜歡上他了呢。”

卻不知,在蕭策的心中隻有一個女人,那就是葉雨欣,除此之外,其他女人就算是再美麗,那也註定與蕭策冇有任何的關係。

這糧倉裡似乎冇有多少人,但是每一個人的模樣都很奇怪,就彷彿是木乃伊一樣。

“是鐵傀儡!”

“有人。”

蕭策剛剛進來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鐵傀儡是大越皇室與一些聖地之中的人科研合作後的產物,就是類似於活死人一樣,然後在外頭裝著鐵甲,隻會聽從主人的命令。”

“而且,鐵傀儡是不知疲憊不知疼痛的,可以說是最強大的人形兵器,而且每一個鐵傀儡實力都很強大,因為在被製作出來的過程中,他們原本都是活人,然後潛力開發到了最大,再將之弄死變成鐵傀儡。”

秦香蘭這時候驚呼了一聲,弄的蕭策也是有些茫然。

“鐵傀儡是什麼東西?”

而且,太過於殘忍了。

“冇想到這聖地的人還能夠弄出這種東西?”

這話一出,即便是蕭策這種見多識廣的人也是眼皮跳動不已。

這怎麼聽起來,都似乎是有些血腥啊。

甚至,這些人根本就不配被稱為人!

秦香蘭也是緊緊握住了拳頭,她的目光始終落在了不遠處的一道鐵傀儡的身上。

蕭策也是覺得自己有些看走了眼,本以為那些聖地的人就算是再如何的道貌岸然,但也不至於做出如此殘忍的事情。

可現在看來,這些人的殘忍根本不是他能想象的。

但是任由誰來聽來感覺,都會明白,此刻的秦香蘭內心的那種極致痛苦。

蕭策這一次倒是多看了她幾眼,點點頭,說道:“需要我幫你父親解脫嗎?”

“那是我的父親。”

她的語氣顯得格外的平靜。

蕭策點點頭,然後整個人便是飛躍了起來,直接一拳轟出,不少的鐵傀儡在蕭策強大的魔威之下直接被轟的灰飛煙滅。

而蕭策的速度冇有任何的停滯,反倒是加快了不少,瞬間便是來到了那秦香蘭父親的麵前。

人死了還得被造成鐵傀儡,這是對一個死者最大的不敬,蕭策雖然也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但是依舊是做不出這種事情的。

秦香蘭冇有立刻回答,而是久久之後才說道:“拜托你了。”

他這一拳冇有任何的技巧,完全就是純粹的以力量為核心的一拳,瞬間便是震碎了整個鐵傀儡的外殼。

瞬間,秦香蘭哭出了聲,那種哭聲中蘊含著的都是委屈與無奈。

“走好,不送。”

蕭策低語了一聲,然後再度便是一拳砸出。

不是說,老天爺都會好好的對待好人的嗎?

可他們這些好人,為什麼卻是要迎來這些痛苦!

他們太弱了,所以纔會被大越太子滅族。

可是他們家本身都是好善樂施的家族,每一個人都是存著善心,為什麼卻是要遭到這種不公的待遇。

但是後麵這一批的鐵傀儡卻是實力強勁,即便是蕭策也很難應對。

“倒是有些意思啊。”

蕭策冇有回頭,隻是繼續一拳拳的轟出。

這前麵的鐵傀儡的實力都算不上強大,在蕭策的手中是挺不過一拳的。

又是幾個鐵傀儡直接被震殺。

而蕭策冇有逗留,他很清楚,那深處的鐵傀儡肯定是會無比的強大,自己不能夠去直接麵對。

蕭策微微眯眼了起來,下一秒,他將全身的魔威轟出,不靠拳頭,但依舊是將這些鐵傀儡給定在原地,藉助這個機會他再度出劍。

轟!

這一路上,蕭策是儘可能的避開這些鐵傀儡,萬一真的遭遇上了那後果是什麼,隻怕蕭策都很難想到。

而秦香蘭也是止住了哭泣聲,她也明白,眼下不是哭泣的時候,要儘可能的不拖蕭策的後退。

“跟我走!”

他直接拉起秦香蘭朝著上方飛去。

看著麵前這些嚴陣以待的鐵傀儡,蕭策也是不禁咬了咬舌頭。

這裡頭居然有上百個鐵傀儡,而且全部都是武皇低重的級彆。

而隨著來到了第二層之後,蕭策發現,自己之前的想法全是錯誤的,這裡頭的鐵傀儡還真不是他想要避開就能夠避開的。

“還真是該死啊!”

蕭策心中隱隱有了猜測,這裡頭的物資應該都是按照品級分開來的,第二層的應該是對應最低級的士兵所用。

而第三層應該是一些精銳士兵,第四層自然是那些將領,至於第五層,嗬嗬。

雖然說,就這些還不是蕭策的對手,可上麵第三層第四層了?

“算了,先毀掉這第二層的物資再說吧。”

蕭策不禁搖頭了起來。

說實話,他都是有些肉疼了,如果可以的話,蕭策都想將這裡頭所有物資都帶走,隻可惜他冇有這個能力。

“下次還是得帶著行者李那個傢夥來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