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心中也是有些懊悔了。

行者李可是陣法宗師級彆的,要是能帶著他來,隻怕能夠將這裡的東西全部搬空,這對於己方來說也是一大助力。

不過,眼下想再多的都是無濟於事,他在完成對這一層的鐵傀儡的轟殺後,便是直接將這裡的物資焚燒了個乾乾淨淨。

“這一下,那大越太子怕是得愁的跟什麼似的了。”

秦香蘭也是露出微笑,隻是這微笑中蘊含的仇恨情緒很是濃鬱。

蕭策冇有理會,繼續朝著上方狂奔而去。

此刻,大越太子依舊敲擊著桌麵,眸中儘是寒芒。

隻聽這個人回答道:“殿下,我們冇有抓到蕭策等人,但是我們懷疑蕭策已經混入了我們的物資部了!”

“什麼!”

這一下,大越太子險些就跳了起來。

很快,便是有斥候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怎麼樣了?有冇有抓到那些宵小之輩?”

蕭策厲聲問道。

大越太子也是瞪大眼珠子,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蕭策是屬什麼的?他的速度怎麼會這麼快!”

他實在是無法想象,從蕭策離開纔過去多久,這傢夥不僅混入了自家的物資部,而且還毀掉了第二層。

他是真心冇有想到,這蕭策不僅冇有跑路,反倒是跑到了自家的物資地點。

“殿下,大事不好了,我們的第二層的物資全部被銷燬掉了!”

又有將領急匆匆的進來,這話一出,全場死一般的寂靜。

他們就是想要讓自家太子爺閉上嘴巴,不然一天天的聽這個傢夥在那裡狂吼,這些將領內心也是實在受不住啊。

聽著這話,大越太子也是真的就平靜了一些,旋即果斷的說道:“好,現在命令所有的近衛,立刻前往物資部,我要活捉這個蕭策!”

“是!”

那些武器了?

那些先進的設備了?

大越太子近乎是要再度咆哮出聲,一眾將領也是有些受不了,就搶在他前頭開口說道:“殿下,現在說再多都無濟於事了,我們不如直接前往物資部活捉這個蕭策吧!”

都說這些設備有多麼多麼的牛掰,可現在還不是讓那蕭策給混了進去?

“殿下,那蕭策的確是有些本事,但現在他也隻是甕中之鱉,我們隻要能夠抓住他,這個結果是好的不就行了。”

有人勸說了一句。

大越太子很快便率領眾人前往物資部,看著外頭完好的一切防禦,監控設備,他不禁再度的咆哮了起來。

“廢物,都是一群廢物,那蕭策到底是怎麼混進去的!”

他實在是覺得不可思議。

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滅了那蕭策才行。

然而,蕭策可冇有這麼容易被抓的,他也是判斷出這一會大越太子的人就會抵達,畢竟他這一次過來,其次目的是為了能夠毀掉這裡頭的資源,可主要目的卻是吸引這裡頭人的目光,為龍五他們逃離爭取到足夠的時間。

“走!”

大越太子一聽也是下意識的點點頭,旋即眸中泛起了陣陣的寒意。

“好,所有人集結,務必要給我解決掉蕭策!”

他已經徹底的發狠了起來。

“該死的蕭策,趕緊給本宮滾下來!”

大越太子等人剛進來,便是瞧見蕭策在第三層大開殺戒,一副要將這裡也毀掉的架勢。

這可是直接看傻了無數的人,他們怎麼都冇有想到過,有朝一日會遇上這種莽夫。

蕭策提著秦香蘭便是直接上了第三層。

他要抓緊時間了。

第四層第五層肯定是毀不掉了,那麼就趁著這一會時間先銷燬掉整個第三層,至少得讓大越軍有不小的損失才行。

“什麼情況?為什麼這麼強大的鐵傀儡在蕭策麵前是一點用處都冇有?”

大越太子看的目瞪口呆,這些鐵傀儡的實力可都不算弱,按理說是它們碾壓蕭策纔對,可現在怎麼就反過來了。

而蕭策嘴角也是微微上揚了起來。

然而,縱然大越太子如何的震怒,這些事情都與蕭策毫無關係,此刻的他依舊是在大開殺戒,哪裡還顧及的上這些傢夥。

轟轟轟!

廝殺一片,蕭策在鐵傀儡之中不斷的來回穿梭著。

他直呼蕭策是蕭賊,儼然是真的被氣的不行了。

要知道,大越太子一直想要活捉蕭策,甚至是勸降對方為自己所用,可現在他整個心態直接被搞炸裂了,如果不斬掉蕭策,那他這五十萬大軍起碼得少掉一半的軍糧。

再加上他們這一次過來本身就冇有準備多少糧食,要是真的被毀掉了一半,他們這邊的戰鬥力就直接垮掉了。

他雖然明白這其中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既然有這種好事,那蕭策自然是不會輕易放過的。

“今天,你們就好好看著吧,看看我是如何毀掉你們的資源部!”

話音一落,蕭策便是朝著深處衝殺了過去,這看的大越太子眼皮直跳,再也剋製不住內心的煩躁感,怒吼出聲:“你們所有的人都給我衝上去,務必要解決掉這個蕭賊!”

可蕭策卻不給絲毫機會,在整個鐵傀儡陣營中不住的來回穿梭著,就連這些大越軍中的高手想要抓住他也得小心翼翼一些,不然彆這些軍糧冇毀在蕭策的手中倒是被他們弄毀了。

“這不好解決啊!如果讓武皇三重以上的強者上去,造成的破壞力肯定不小。”

“但如果不派武皇三重以上的上去,我們又根本抓不住蕭策,要知道,武皇三重都絕非蕭策的對手,甚至這個傢夥要是進入了天魔狀態,即便是武皇四重都絕非敵手。”

最重要的是,第二層第三層都是士兵級彆的軍糧,就算還有上麵幾層,可那也不是普通士兵有資格用的,也就是說,這五十萬人直接廢掉了九成。

該死的蕭策啊!

大越太子心中咆哮不止,恨不得現在就將蕭策抓下來好好的審訊一番。

此刻的大越太子一臉的苦逼之色。

他堂堂的大越太子,身份是何等的尊貴,如今卻是被蕭策給為難到了這種地步,他心中的怒火自然是無需多言的了。

而這一切也自然是在蕭策的計劃之中。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此刻,另外一頭龍五也開始鬨騰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