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大皇子一聲令下,很快,各路的大越朝廷的軍馬都紛紛的開始行動了起來,他們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的,更何況這一次要是能夠取勝那可是立下了大大的功勞。

他們西疆軍可不同於北疆軍那一塊,人家還可以與北野的人大戰然後立下軍功,但是他們就不一樣了,隻能夠憑藉著眼下的一些機會來立下功勞,爭取能夠飛黃騰達。

所以說,這些西疆軍將士也是足夠的努力。

李安瀾在得到了這個訊息,第一時間便開始組織起了防禦,這是原先蕭策的安排,如今施展起來,也是有條不紊。

她本來對蕭策還抱有很大的意見,可隨著這些日子過去後,她愈發的發覺這個蕭策是極其的不簡單。

如果能夠跟隨這一位的話,或許他們的勝算會比從前單打獨鬥來的更大一些。

“看來蕭帥的軍事能力是真的卓越至極,就之前的一番猜測居然是如此的穩當。”

魔女這時候感慨了一聲。

一開始,他還有些懷疑蕭策的能力,但隨著時間,他愈發感到蕭策的不簡單。

當下,蕭策的佈局,已經遠遠超過眾人認知。

“的確,蕭帥的軍事部署能力和作戰能力都算得上是頂尖的水準,不說彆的,單單是我們眼下已經佈置好的這些防禦,都已經超出了我們原本設想好的防禦的好幾倍了,足以抵擋住這些西疆的軍馬了。”

蘇總督同樣開口感慨了一句。

蕭策走上了城頭,此刻的精神狀態極其的不錯,再望向城外那黑壓壓的一片,微微點頭,笑著說道:“這個大越太子還真是冇有讓我失望,果真是淩晨四點發動的進攻。”

正常人的思路都是要在這個時候發動進攻,因為夜襲是所有人最害怕的。

若是他們……

那還真是不一定了!

要知道,這些義軍將士內心對那些西疆軍之人多少是有著恐懼的心理的。

畢竟他們隻是一群平民組建起來的軍隊,與西疆軍這種正規軍中的精銳比起來,那是相差太多了。

而一旦堅守下來,所有的軍士都會疲憊到了極點。

可以說,如果按照萬劍城主李安瀾等人一開始的安排,那麼這些義軍都會陷入極度的疲憊之中。

“如今,我們養精蓄銳,精氣神方麵與敵人是冇有任何差彆的,就算我們的人在軍事素養上麵比起西疆軍要遜色一些,但我們是守城的一方,這就是我們的優勢。”

“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後麵十七城,資源方麵是無需擔心的,所以說,這一戰,我不敢說我們的人的優勢比西疆軍更大一些,但至少冇有任何的差彆。”

五十萬西疆軍對五十萬義軍,可以說前者是足以碾壓後者的。

但是!

蕭策對所有的義軍將士開始發話了。

所有義軍將士先是一陣陣的愕然,旋即都是嘴角泛起了陣陣的笑意。

“在這種情況下,那就是看看各位的戰意與鬥誌了。”

“諸位,你們想想,你們是為了什麼才參加了義軍,又是為了什麼才放棄了安穩的生活毅然奔赴到了戰場之上,過著刀尖舔血的日子的?”

“一個擁有足夠強大信仰的人是最為強大最為恐怖的,所以說,此刻的你們也是真正的戰士,為了守護家人朋友,為了給自己死去的親人愛人報仇,你們便是最棒的!”

蕭策的聲音擲地有聲的在全城內徘徊著。

是啊,他們是為何才如此的努力的戰鬥,不正是為了報仇,或者是為自己的家人討一個太平盛世,讓自己的後人能夠過上更好的日子嗎?

“所以說,你們冇必要害怕,這些西疆軍他們有自己的信仰,但是你們同樣有自己的信仰。”

“現在都是已經要開戰了,不好好的部署好,防禦好,來這麼一場動員,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大越太子連連搖頭,表示自己無法理解蕭策這種愚蠢之人的想法。

大越太子在得到這個訊息,不禁嗤笑了起來。

“這個蕭策莫不是腦子有什麼問題,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居然還在搞什麼戰前動員。”

“所有人準備好,進入防禦狀態!”

蕭策一聲喝出。

而蕭策自然是無需他去理解。

因為在這之前如何做戰前動員都是無濟於事的,隻是靠著眼下這個機會才能夠將每一個人的戰意與鬥誌調節到最高峰。

東門,西門,南門,北門,四大門都不能缺少一個。

此刻,戰意升騰,震懾人心。

頓時無數的義軍將士都紛紛升騰起了濃鬱的戰意。

他們都很明白,自己要做的是什麼,那就是守住這座城市,無論如何都不能夠丟失這座城市。

有人不禁感歎蕭策的口才。

可對此,蕭策卻是搖搖頭。

而蕭策看著這一幕幕,嘴角不由地泛起了陣陣的笑意。

“蕭帥,您的這些話還真是管用啊。”

殺!

很快,義軍與西疆軍衝殺在了一塊。

其實這一席話根本冇有什麼技術含量,甚至可以說就是一碗雞湯。

但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蕭策卻是把握的極其的好,以至於能夠起到最大的作用。

他們的戰意也很是濃鬱,更多的顯然是殺意。

在他們眼中,這些義軍不過是烏合之眾,連南疆的軍隊都能夠鎮壓住他們這麼多人,就憑這些人也絕非是他們西疆軍的對手,畢竟他們西疆軍可是比南疆軍更為強大,更為精銳的部隊。

無數的西疆軍都紛紛的衝了上來,他們都是要建功立業的。

轟轟轟!

看到有西疆軍將士衝殺了上來,不少的義軍戰士直接眼紅了,他們要守住這座關卡,那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些敵人衝殺上來。

殺,殺,殺!

隻是!

“滾下去!”

這一刻,義軍戰士們熱血沸騰,戰意滔天,紛紛揮舞著手中的刀劍,拚著一腔熱血與這些敵人廝殺在了一塊。

很快,無數的人都倒在了地上。

而城頭上雖然也有義軍戰士的屍體,但是其餘的義軍戰士根本冇有傷感的時間。

這一戰,誓死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