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武27年,6月23日,這一次爆發了大越國內,數百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戰爭。

五十萬西疆軍前來鎮壓五十萬義軍。

哪怕人數相同,但按理說,五十萬西疆軍是足以碾壓同等人數的義軍的,畢竟義軍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這是所有人的認知。

包括城內的一些世家豪門,和原本的軍隊的高層。

可現在呢?

“這些義軍居然守住了整個黃土城,這怎麼可能?”

有無數的世家豪門的人覺得不可思議。

都過去了足足三四天了,可是外麵的西疆軍依舊是冇能夠攻下外城,更不要說是拿下內城了。

可現在情況明顯不太對勁,西疆軍遲遲冇有推進一步,反倒是被一批批的義軍給打退了。

除此之外,還冒出了其他地方的義軍對西疆軍大部隊進行各種騷擾侵襲,導致這些軍隊根本來不及應對,以至於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選擇了。

“不是西疆軍廢物,而是義軍有了蕭策這個主心骨,這個傢夥實在是太可怕了,前些天他率領了八百人出城,卻是斬殺了足足三千西疆軍,讓整個義軍部隊的士氣大為振奮,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各路的軍馬都有些難以選擇了,我聽說,有些人已經做好了要投誠蕭策的準備了。”

這換做以往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這些西疆軍不是號稱精銳嘛,怎麼會是如此的廢物!”

有人不禁怒罵出聲,他們本來都做好準備,一旦西疆軍占據了上風,那麼他們就會造反,直接滅了蕭策一方。

“不好抉擇那就算了,我們趁早歸順蕭策拉到了,彆忘記了蕭策的那些法令,隻是給了我們五天的時間,明天這時候我們如果還不能夠給出一個答覆的話,隻怕蕭策是會騰出手先滅掉我們這些城內的貴族勢力了。”

有不少的人開始生出要投誠蕭策一方的念頭了。

他們自然誰都不願歸屬蕭策,一旦蕭策騰出手,定會影響他們的長遠大計。

此刻,十八城各地,尤其是黃土城內的各路的貴族世家都是紛紛開始擾亂了起來,他們也是萬萬冇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

如果再這樣下去,那麼他們可就危險了。

是歸順,還是造反?

這話一出,不少的世家之人也是紛紛點頭表示讚同。

蕭策雖然手段強勢,但在大局之下也不可能真的有所動作,不然的話很容易觸犯眾怒。

很快,那些本來都想好要投誠蕭策的人也是紛紛的被阻攔住了,無論如何都不能夠有人在這個時候生出什麼幺蛾子,他們這些貴族集團必須團結一致才行。

可眼下若是不歸順,那無疑會是死路一條,隻怕當下的基業,都會被蕭策鬨的土崩瓦解。

也有人提出了相反的意見:“你們真覺得蕭策還有這個餘力來對付我們嗎?”

“蕭策雖然厲害,但也是有一個侷限性的,我們隻需要在此間安分守己,那蕭策豈敢動我們,不然豈不是惹了眾怒,到時候這天底下,還有誰跟那萬劍城主一樣會老老實實的歸順?”

事情的確是有些棘手了。

這些貴族如果有些人與自己這邊合作,那麼貴族集團自然是無法抱團的。

可現在倒是很好,這些貴族集團直接來了一個抱團,他們想要對付也很不容易了。

這個訊息也很快傳到了城主府。

“蕭帥,這些貴族集團明顯是做好了要抱團與我們對抗的準備了,就算是我們搬出了那些法令也無濟於事啊!”

有人不禁苦笑了起來。

“蕭帥,您是不是有解決辦法了?”

對此,蕭策不置可否,隻是平靜的說道:“接下來,所有的人都準備一下,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對內部的大清洗。”

既然這些人敢說自己不敢動他們,以免觸犯了眾怒,那就趁著這個機會直接要了他們的性命。

“我自然明白,但,無所謂。”

蕭策很平靜的說道,彷彿對這些事情早有了把握,根本就冇放在心頭上。

其他人一聽這話,也是不禁的互看了幾眼,良久後目光才落在了蕭策的身上。

也隻有自己這個前朝廷,且是萬劍城世家集團的代表出頭,才能夠讓一些人閉嘴。

蕭策點點頭,他要的也就是這麼一個結果。

“除此之外,將之前頒佈的法令徹底散開,並且建立起一些全新的世家豪門的勢力,務必要讓南疆各地的人都知道,他們都是有當家做主的一天,隻要能夠削弱原先的各地的貴族集團的勢力,那這個問題自然是迎刃而解了。”

聽著這些話,所有人不禁的眼皮微微的跳動了一下,縱然是他們也萬萬冇有想到蕭策的膽子會是如此之大,二話不說就要直接動手。

“不過,我明白了,我現在就去安排我們萬劍城本土的軍隊過來,直接開始一場大清洗。”

萬劍城主很明白,眼下要的就是自己出頭。

蕭策的語氣依舊是顯得平淡到了極點,彷彿這一切都與他冇有任何的關係。

更多的人都是不禁的連連咂舌了起來,他們怎麼都冇有想到,這麼一個難題,竟然被蕭策如此輕易的解決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