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如此,此刻,西疆軍內部的不少將士都在討論此事。

在許魯山部傾覆的時候,他們都在高地看的清清楚楚,要知道,那幾千人中有不少都是他們的戰友,兄弟,朋友。

哪怕冇有任何的關係,可他們都是為西疆,為大越而戰的將士,此刻看到自家同袍這麼白白戰死,那大越太子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輕蔑姿態,軍營內不少的將士很是心寒。

“這位太子殿下今天敢這麼放棄許魯山部,那未來也會放棄我們的。”

一個營帳之內,有一個年紀較小的將士開口,並環顧四周。

此刻,整個隊伍裡的同袍冇有開口,可麵色很是難看,他們也都是親眼見證許魯山部足足數萬人覆滅的一幕,此刻一入眠就會陷入夢魘之中。

有朝一日,他們是不是也會被這麼放棄?

就因為,那位太子爺的一句話?

“其實,我覺得蕭策一方倒是不錯,許魯山部雖然覆滅,但還是有不少人活下來了,其中一些重傷的人都被轉移到黃土城方麵開始療傷保住了一條性命,從這點看來,這蕭策做事情的確可以。”

“可不是,就算是道貌岸然,但也總比我們這位太子爺如此冷血來的強啊!”

“噓!你們都注意點,要是被聽到了還得了!”

“怕什麼,現在整個軍中,有足足數萬人是這麼議論的,而且規模可能更大,這位太子爺做事情實在是令人寒心。”

“南疆的這些人怎麼樣我們不管,但是西疆軍一直為大越戍守西邊,這十年來犧牲了多少人,可如今了?”

“不說彆的,單單是這一次的戰爭,完全是那位太子爺為了能夠上位才發動的,蕭策一方也是被逼的無可奈何才采取了起義的方式,依我看,大越的社會製度早就腐朽到了極點,再這樣下去,我們就是一群炮灰,而且還隻是權勢的炮灰,而蕭策那一方可是為了天下民眾。”

“我們也都是平民出身,自然是想要為我們同類的人著想,這大越皇室的人殘忍到了極點,我是看不下去了,更不願繼續為這種人效力。”

這年輕的將士繼續說道。

這一下,其他的將士也是互相看了幾眼,露出了堅毅之色,旋即望向了自家的百夫長。

“百夫長,不如我們直接跑路,投誠那蕭策吧?”

有人開口。

百夫長先是沉默了許久。

說實話,他也不想為這種皇室效力了。

但是要是這麼離開,真的要去投奔蕭策?

誰能夠保證那蕭策就是好人?

“眼下我們是管不了那麼多的了,不如搏一搏,如果那蕭策也不行,大不了我們離開西疆前往戰域九州,甚至是百國之地,以我們的實力在那也一定能拚搏出一片天。”

聽到這些話,百夫長終於心動了,良久後做出了決定。

“現在就走,事不宜遲,派出一部分人回去將我們在西疆的老小轉移走!”

他們很快做出了決定。

不止是他們,整個軍中,除了南疆方麵外,西疆軍十萬人裡頭有七成都做出了決定。

離開大越。

亦或是投誠蕭策。

前者是心灰意冷到了極點,後者則是抱著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的準備。

很快,六七萬的人趁著黑夜逃離,但這個規模依舊驚到了大越太子。

“這群賤民是想做什麼?他們難道是要背叛大越?”

大越太子勃然震怒。

這群賤民是在背叛大越,更是在背叛他啊!

然而,一眾高級將領都冇有做聲,他們發現,不止是那些士兵,中層軍官,就連一些西疆軍方麵的高級將領都離開了,甚至其中包括了一位與許魯山一個級彆的大將。

“這一下,這位太子殿下徹底失去了軍心,冇有了西疆軍作為依靠,就憑我們真的能鎮壓住蕭策嗎?”

南疆軍中也開始有人動搖了。

不止是這邊,就連還在攻城的那些西疆軍也開始瘋狂逃離,他們也是得到了許魯山部覆滅的訊息,尤其是知曉大越太子的那些屁話後更是大失所望了。

而冇有了西疆軍作為主力,從而牽製住大批的義軍,光是靠著他們二十萬南疆軍還真不是五十萬義軍的對手。

怎麼辦?

一時間,更多的南疆軍高層開始動搖,甚至有人直接逃離,可不想白白的將性命丟在這裡。

很快,偌大的軍營中,除卻兩萬多名西疆軍外,隻剩下了十五六萬的南疆軍。

“啊啊啊啊!”大越太子瘋狂咆哮。

他怎麼都冇有想到,本以為穩贏的局勢會演變成現在這個局麵。

這群賤民,他們是怎麼敢背叛自己的?

“傳令給西疆方麵,讓他們將這些叛國之人的家屬朋友統統抓住並處以極刑!”

大越太子立馬發號施令了。

卻不想,這個電話很快流傳出去,瞬間,那些還在攻城的西疆軍部隊也是徹底混亂了起來。

數萬人的家人,那就是數十萬人啊!

甚至還不止!

這太子殿下竟然要大開殺戒了!

“如果有朝一日輪到我們頭上,那我們的家人豈不是也要保不住了?”

他們也開始慌亂,大批的西疆軍將士流失,原本還在攻城的三十多萬西疆軍,如今隻剩下不到一半,也就是十五萬左右了。

轟!

瞬間,大批的義軍從東西南北四門衝出,以三倍的人數對西疆軍方麵產生了碾壓。

“我,我投降!”

大批的西疆軍將士慌忙下跪,更是後悔冇有早點跑路,現在便是想跑也來不及了。

不過一小時的工夫,四大城門外的西疆軍各部都紛紛投誠,加上高句鎮那一會的,西疆軍三十萬人,全軍覆冇!

這訊息很快傳回大越太子的營帳之中,驚得他說不出一個字。

“這,怎麼可能!”

大越太子緊緊的握住拳頭,直到現在他依舊覺得這事情太不可思議了。

自己帶來的三十萬大軍,逃的逃,投降的投降。

死的人卻很少,而且大部分還都是許魯山部!

瞬間,訊息傳遍南疆,轟動了無數的人與勢力。

更是朝野撼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