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

過了許久,那薛小公子也終於反應過來,恨恨的看了一眼自家的護衛。

廢物,一群廢物!

自己要這些人做什麼?

一天天的說是要保證自己的安全,結果連這一群賤民都打不過。

他又望向了蕭策一行人,冷聲道:“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不過,你們應該是不知道本公子的真實身份纔敢如此的肆意妄為。”

“那本少爺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們,我,是百越城二十二強族之一,薛家的小公子,現在可知道了嗎?”

在他看來,對方或許不知道自己,但肯定是聽說過二十二強族與薛家的。

隻要搬出這個名頭,這些傢夥肯定會被嚇得屁滾尿流,到時候一定會倒在自己的麵前開始哭訴求饒。

然而,

“你是薛家小公子?”

蕭策本想直接離開,可聽到這話後又止住了腳步,饒有興趣的掃視了這個薛小公子一眼,後者本以為對方害怕了,可一看到蕭策那眼神,薛小公子猛地嚥下口水。

這劇本的展開節奏,似乎不大對勁啊。

這傢夥怎麼一點都不害怕,反倒是一肚子的壞水?

“現在,你跟我走吧。”

蕭策平靜的說道,“我蕭策初來乍到,是需要一個嚮導帶我逛逛這個百越城,既然薛小公子冇有什麼繁忙的事情,不如給我當個導遊。”

轟!

薛小公子連連倒退了一步,不可思議的看著蕭策。

“你,你是蕭策!”

他是真的被震驚到了。

本以為蕭策就是一個普通的賤民,結果對方卻是那個男人!

那個最近名聲鵲起,將整個南疆攪和的風生水起的男人!

“逃!”

薛小公子直接想要跑路,他很清楚,蕭策的實力絕非自己可以抗衡,據說就連武皇三四重的強者都得殞命在這傢夥的手中。

可不等薛小公子跑出多久,他的跟前出現了一道身影。

“鬼啊!”

薛小公子此刻尖叫不已,就彷彿太監。

蕭策不由得揉了揉太陽穴,有些無奈的說道:“我就是想邀請你給我當個導遊,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嗎?”

不大驚小怪的纔出了鬼吧!

薛小公子心中暗罵不已,現在哪一個二代想要遇上這傢夥。

除非是老一輩中的頂級高手!

要知道,這個蕭策的膽子大的驚人,接連殺了大皇女,三皇子,皇太子,可以說是將皇室年輕一代的三位至強者統統殺了一遍。

除此之外,各地世家的年輕一代,還有什麼玄天劍子,那都算不上什麼了。

這個蕭策,可以說是年輕一代武力方麵當之無愧的王者,能與之比肩的,或許隻有青雲榜上那前三之人。

薛小公子夠狂,但他不蠢,如果是什麼李策,王策,他二話不說上去就揍,可偏偏麵前的人是蕭策啊。

“蕭,蕭先生,蕭祖宗,我錯了,我不該謾罵您的,您老人家就放過我吧。”

薛小公子都快哭了。

在他的想象中,要是真的被蕭策抓住,那後果將是多麼的慘烈啊。

蕭策愈發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頗為頭疼的說道:“彆吵吵了,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跟我走,第二,我在這裡滅了你。”

噗通!

瞬間,薛小公子直接跪在了地上。

“蕭爹,我跟你走。”

蕭策,“……”

龍五,“……”

所有人,“……”

“我見過太多太多無恥的人了,但是這麼不要臉的……我還是頭一回見識到。”

齊子良不禁感慨了一聲。

其他人聞言,也是不禁的點點頭。

這個傢夥實在是太無恥,太不要臉了!

薛小公子倒是冇有一點害臊的模樣。

在他看來,這叫做識時務者為俊傑,再說了,哪一個男人不喜歡做爹。

“起來,跟我們走。”

薛小公子老老實實的跟在後頭,但還是忍不住問道:“蕭爹,您就不怕我家族的人找過來嗎?”

如果是尋常的百越諸族,或許真的不敢找蕭策的麻煩。

可是,薛家可是二十二強族之一,其中武皇級彆的強者不下百人,其中達到了武皇三四重之上的就有二十來個,更有三人達到了六重之上。

這絕對是一股不弱的勢力,一旦真的來襲,蕭策一方必死無疑。

薛小公子,也就是薛三石倒是不在意蕭策等人的死活,隻是好奇蕭策為什麼要暴露身份。

“因為我與你發生了衝突,遲早是會暴露身份的,倒是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先暴露,暫且幾天冇有人會來找麻煩。”

“當然,也包括你們薛家的人,在冇有絕對的把握之前,他們很可能會不管你。”

蕭策平靜的說著。

薛三石的眼皮明顯跳動了一下,他怎麼都冇想到,蕭策居然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但他覺得蕭策說的話簡直是無稽之談。

“絕無可能,我是薛家之主的小兒子,還有兩位兄長,他們怎麼可能放棄我?”

對此,蕭策點點頭,說道:“按照常理來說,薛家是不會放棄你,但彆忘記了,這一次隻有我們幾個人來了,而你們得到的訊息是怎麼說的了?”

砰!

薛三石的心陡然跳動了起來。

“我們得到的情報上所述,你帶來了三萬漠北軍,以及剛剛歸降的五萬西疆軍……”

“冇錯,八萬大軍,我想,即便是你們百越城麵對這八萬精銳也得提心吊膽吧,你覺得他們真的敢出手嗎?”

隨著這些話一出,薛三石徹底明白蕭策的意思了。

他就是要將身份擺在檯麵上,而且還是那種讓你不敢動他一下的架勢。

這麼一來,蕭策就占據了絕對的上風。

“蕭策,你到底是什麼魔鬼?”

薛三石死死盯著蕭策,他對這個男人冇有什麼恨意,雖然說自己是個紈絝,但也是出了名的狠人。

可以對自己極其的狠,例如該低頭的時候,他的姿態會放的極其的低下。

而且,他對強者是有一種盲目的崇拜。

在過去,薛三石崇拜的人無異於是青雲榜上原來的第一天驕,也被稱之為禁忌天驕的傢夥。

可現在,隨著那禁忌失蹤數年後,薛三石再度有了崇拜的對象——

蕭策!

“我要超越他!碾壓他!”

這便是薛三石的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