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府之內。

此刻,薛家眾多高層都彙聚一堂,每一個人的麵色都頗為凝重。

而坐在最上首的薛族長則是神情最為難看的一個。

“諸位,我想你們已經得知了事情的原委,我的兒子被人帶走,而且這個人就是蕭策。”

他們冇有將事情傳出去,反正蕭策進來的那個門一直是薛家控製,想要封鎖訊息也是極其簡單的事情。

可他們此刻的精氣神都是有些不佳。

蕭策居然混入了進來?

而且抓住了他們薛家最天才的薛三石?

最重要的是,薛三石可是那位老祖最喜愛的孫子,是未來的薛家註定的掌舵人,而且不止是族長那麼簡單。

現在蕭策抓走了薛三石的訊息已經傳到了老祖的耳中,雖然那一頭遲遲冇有反應,可任憑誰都能想象出,此刻的老祖是多麼的憤怒。

“族長,不如讓我帶隊,直接將那蕭策鎮殺在我們薛家的地盤上,至少不能讓他繼續前進,一旦他進入了彆的家族的地盤,那可不是什麼好事。”

一群人的麵色都頗為凝重。

百越城不同於尋常的城市,單單是百越城就相當於兩三個大州的規模,其中薛家的地盤就相當於是一座尋常的城池大小了。

可一旦蕭策離開了薛家地盤進入了其他人的勢力範圍,說不定那些人會拿著薛三石作為要挾,跟他們薛家索要大量的賠償。

薛族長的麵色頗為難看,良久後纔開口說道:“你們想過的,我自然也是想到了,可是,你們可想到過,這個蕭策還有八萬大軍,一旦我們對蕭策動手引來了八萬大軍,其他勢力會馳援我們嗎?”

如果是整個百越城的勢力聯合起來,八萬大軍自然算不上什麼。

可如果是讓薛家獨自麵對,那這八萬大軍就足以要了他們薛家的命。

薛組長也想要營救自己的兒子,可也不能為了自己的兒子就陷薛家於不顧之中。

眾人聞言,不禁沉默。

“可一旦老祖震怒起來,我們終究還是要出手的啊,而且我們遲遲不出手,老祖也會對我們不滿的吧?”

有人心中頗為忐忑不安。

對此,薛族長也隻得歎息一聲。

他這次召集來了薛家各家的家主,就是想要商討出一個穩妥的辦法,既能夠救回自己的兒子,同時也不用與蕭策開戰。

雖然說,註定是要與蕭策戰上一場,甚至目的就是為了鎮殺蕭策,可也不能是一家血拚啊。

哪怕現在滅掉了蕭策,可彆忘記了,如今的南疆基本上都落在了蕭策一方的手中,聽說這姓蕭的還有許多後手,例如自己死後該由誰主持大局什麼的,以至於整個內部根本不會混亂。

到時候滅了蕭策卻引來八萬大軍,乃至是數十萬殺伐之士,他們薛家可承受不住。

“不如,我們派人前去與這蕭策談判?他可以提出條件,隻要是在我們薛家能給出的範圍之內我們都可以答應?”

又有人開口。

這一次,薛族長點點頭,剛想說些什麼卻被打斷了。

“族,族長,之前那蕭策帶走少爺說是為了有個導遊……”

一個人弱弱的說道,赫然是薛三石的護衛隊長。

一看到這個傢夥,薛族長恨不得立馬弄死對方,可想了想他還是忍住了,但還是不屑的說道:“你覺得那蕭策說話算數嗎?”

護衛隊長沉默了一下,旋即點點頭說道:“我覺得他說的話還是比較能令人信服的。”

薛族長,“……”

薛家眾高層,“……”

他們愈發覺得這個護衛隊長是不是腦子出現了問題。

而這時候,又有人急匆匆的走了進來,稟報一聲:“族長,各位家主,長老,林家人來了!”

這一下,薛族長等人神情瞬變。

“林家的人與我們多年冇有瓜葛,更不是接壤之地,他們怎麼會突然上門?”

有人疑惑,這林家也是二十二強族之一,實力自然是不可小覷的。

“具體原因不太清楚,但是他們堅持要見族長和老祖!”

這一下,薛家之內再無半點的聲響,所有人的神情愈發的古怪了。

“這林家人難道說是得到了什麼訊息?”

“如果被外人知曉,我們與蕭策有什麼接觸的話,勢必會處於為難的處境,,而這林家到底是從何而來的訊息?”

薛家眾人互看了幾眼,他們覺得,是不是有什麼奸細將訊息給透露了出去。

亦或說,這林家在薛家安排了眼線!

無論是哪一種可能性,都讓薛家眾人汗毛豎起,一時間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了。

薛族長沉吟片刻後,也是果斷的做出了決定。

“見。”

一方麵他也是想看看對方到底是想要做些什麼,另外一方麵,如果林家人對於這事情一無所知的話,他們薛家表現的太反常可就不太好了。

然而,當他們出去見到林家人的時候,那一直怕的要死的護衛隊長卻是瞪大了眼珠子,驚撥出聲:“蕭策!”

這一下,薛家眾人都愣了一下,再望向林家方向的時候,發現的確是多出了一個很麵生的年輕男人。

一開始他們冇有在意,哪怕注意到也以為是林傢什麼小輩。

可現在。

“蕭策?當真是蕭策?”

薛族長加快語速的問道,護衛隊長連忙點點頭,很快一眾薛家人都是沉默了。

什麼情況!

這蕭策怎麼會與林家的人混到了一起?

現在看來,倒不是他們與蕭策不清不楚,是林家有問題!

林家大長老作為此次前來拜訪的首要人物,也是微微一笑,說道:“各位無需驚慌,蕭先生是我們林家的貴賓,這一次我們過來的確是有些事情,需要為蕭先生與你們薛家撮合一下。”

薛族長聞言,不禁蹙眉,問道:“什麼意思?”

他現在已經有些麻木了。

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似乎所有事情都已經偏離了他們原先預想的軌道。

林家大長老先是笑著,可很快麵色變得嚴肅了起來。

“薛族長,您真的還滿足於現在的情況嗎?”

此話一出,全場人麵色大變。

再望向蕭策,所有人都是一陣心悸。

事情,因為這傢夥而變得詭異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