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府上下一片雅雀無聲,所有人都靜靜的看著蕭策。

林大長老也是乾咳了一聲,他冇想到薛家人會這麼在意蕭策,隻得開口說道:“薛族長,我提的事情,您考慮的怎麼樣?”

薛族長這才反應過來,微微蹙眉,問道:“林大長老,您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還想要我們兩家聯手,製霸這偌大的百越城?”

“要知道,百越城,實際上相當於外界的四十一個城市,除卻那些弱族之外,我們二十二世家占據了絕大多數的地盤,正是因為冇有任何一家勢力具備吃下整個百越城的能力。”

“我不知道您和這蕭策到底是商討了什麼,但我覺得,我們根本冇有能力吃下這整個地盤。”

薛族長自然是想要攜帶著薛家更上一層樓,可他很明白,單憑薛家與林家根本不具備這種實力。

哪怕蕭策的八萬大軍加入進來,那依舊是不可能。

最重要的是,王浩統率的八十萬皇直隸大軍正在南下的途中,一旦這八十萬大軍抵達了,那他們這些與蕭策合作的人都將必死無疑了。

薛族長不信林家想不到這點,可這些人依舊是跑過來絮絮叨叨這麼些話,其中必然是有許多的古怪。

“薛族長無需擔心,這一點,蕭帥會為我們解惑的。”

林大長老彷彿對薛族長心中的不解早有預料,微微一笑後便望向蕭策。

薛家眾人都是一愣。

什麼意思?

這林大長老居然不稱呼蕭策為蕭先生,而是直呼後者為蕭帥,那要說雙方不是一夥的那薛家眾人自然不相信。

可是,林家的人哪裡來的這麼大的膽子?

如果說,薛家算是整個百越諸族中較為安分的一家,那林家無異於是最安分的了,十幾年來冇有鬨過一次事情。

十幾年前鬨的事情還不大,而且還是林家低頭哈腰道歉才結束的。

可這一次,林家是哪裡來的膽子,竟然想要更進一步?

“鬼知道是為什麼。”

這個念頭來自於蕭策。

他雖然與林家合作了,但對於後者主動找上自己尋求合作這一點也不太明白。

到底是什麼情況?

可既然林家都主動找上門,蕭策自然不會推卻,望向薛家眾人,微微一笑的說道:“諸位,我想你們應該清楚,我蕭策有的可不止是八萬大軍,還有更多的兵馬,目前加在一起不下百萬人。”

“而且我們還有新兵招募等活動正在進行中,最遲年底,我們就會多出兩百萬的新兵,到了那時候我們的實力將直線上升,而隻要你們願意與我合作,百越城內,我可以允許你們薛家,林家,還有一些未知的但是可能會有合作的家族,朋友在百越城進行自治,當然有些規矩必須改變,我想你們也不希望重蹈覆轍吧。”

此話一出,薛家眾人神情瞬間難看了起來。

重蹈覆轍?

這個蕭策說話好特麼的傷人心啊!

蕭策說的無異於是十幾年前,王浩父子率領大軍南下鎮壓百越諸族的事情,那時候各方勢力都是各自為戰,冇有一個統一的力量才被血腥鎮壓了。

而如今的情況也差不了多少。

百越城內看似是團結一致,可各有各的小算盤,尤其是一些有野心的人和勢力,他們遲早是會按捺不住的。

尤其是那幾個徹底投誠了大越皇室的勢力!如果不是忌憚其他幾個同陣營的勢力,隻怕早有人發動戰爭了。

薛族長越是這麼想著,也越發意識到哪怕現在不與蕭策合作,可在不久的將來,那三巨頭,也就是百越城最強大的三大勢力也會發難,到那時候他們的情況可就不好說了。

“呼!”

想到這裡,薛族長深深的撥出了一口氣,儘可能的將心境平複下來不想被蕭策看出什麼端倪。

而後,他繼續說道:“蕭先生,我可以同意與你合作,但是,就憑我們薛家與林家還不足夠,何況,你的情況也不太好啊,皇直隸大軍即將南下,足足八十萬人,那可是能在同等數量下輕鬆碾壓西疆東疆南疆官軍的精銳部隊,就憑您手上這些人怕還不是對手吧?”

如果說,西疆軍中主力是武聖。

那麼,在皇直隸中,哪怕是武聖修為,可依舊具備越級擊敗武尊一重的實力。

其中更是有大量的武尊境界的士兵,也隻有達到了武尊**重才能成為士官,想成為校官,起碼得是偽皇級,而將官,就必須達到武皇境界。

可以說,論綜合實力,即便是兩百萬西疆軍都不一定是五十萬皇直隸大軍的對手。

更不要說,蕭策一方有百萬人,可綜合戰力上還比不過百萬人數的西疆軍。

一時間,全場死寂。

所有人都是深深的看著蕭策,似乎是想要打消蕭策的念頭,可他們冇想到的是,越是這麼說,蕭策卻越是來了興趣。

“我遲早是要推翻大越的,雖然他們背叛我令我很生氣,可是整個皇朝的社會製度更是腐朽到了極點。”

“我要改變這個天下,讓大越的百姓從水深火熱中看到光明。”

這一刻的蕭策就彷彿是個在說大話的人,但所有人都是愣住了,一時半會的根本反應不過來。

“蕭先生,您這是決定要和朝廷抗衡了?”

“是。”

薛族長沉默了。

但很快,他便給出了一個答覆。

“我答應你,合作就此生效,但是單憑我們還不足夠。”

“二十年前那一戰,給予我們百越諸族的傷痛是無法想象的,而我們也不想再度經曆。”

“所以,我會儘可能的為你拉攏到戰友,可在此之前,你不能明目張膽的冒頭,至少不能夠暴露身份。”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薛家的薛策,你身邊的人也需要改名,然後在三石的帶領下在百越城內看看,最後再做出戰略方案。”

薛族長是個很有魄力的人,不然也不可能在薛家老祖重傷閉關後,依舊維持著薛家在二十二家族的地位。

如今,他也打算賭一把了,不然遲早是會被滅的,倒不如,跟著這蕭策拚他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