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浩的算盤打的極好,他就是要拿著王岩當做探路石,測試一下這個所謂薛策的實力。

如果這個薛策的實力有些一般的話,那他是不介意廢掉這個傢夥。

反正在他看來,這個薛策估摸是薛家哪一位高層的私生子,亦或是隱藏起來的天驕,無論是哪一種可能性,隻要廢掉了這個薛策,那他就能夠取而代之,成為進入祖祠之人。

“傳言這祖祠之中隱藏著不少有關於薛家的驚天秘密,如果我能夠得到,那對於我的實力增幅等等來說都是大有裨益的事情,反正我是絕對不會放過這一次機會的。”

薛浩暗暗的想著,同時也是望向王岩,希望這傢夥能夠給力一些。

王岩可不知道自己是被當成槍來使了,因為他也抱著和薛浩差不多的算盤,就是想要取代這個薛策進入祖祠之中。

“去死吧!”

王岩在回過神後,驟然變是一拳砸出。

“死!”

王岩冇有任何留力的意思,他可不在乎這個所謂薛策是什麼人,反正隻要這個傢夥一死,那就足以證明自己是更強大的天才,自然是能夠取代對方進入祖祠的。

“薛家的秘密,必然是我的!”

他心中咆哮著,渾身上下,陣陣磅礴威勢爆發開來。

拳勢,戰意,在這一刻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股更為驚人的力量。

“這是,我們薛家的伏魔拳法!”

“相傳,這是我們薛家至高武學之一,多少人都想要修煉卻是遲遲冇能夠修煉成功,卻不想這王浩,一個上門女婿卻是學成了!”

“這一拳,至少蘊含了上萬斤的力道,隻怕這薛策是要慘了!”

“是啊,光憑氣勢強大其實說明不了什麼,有些人氣勢極其強大,但實力卻是一般,這很可能是藉助了某些異物,或許這薛策就是這一類人。”

有不少的薛家子弟暗暗尋思著,他們都是想要看到蕭策被擊敗。

王岩嘴角不住的上揚。

因為蕭策此刻紋絲不動,在他看來,這蕭策肯定是被嚇得反應不過來。

“就這種貨色也配進入祖祠獲得其中的秘密?給我去死吧!”

這一刻,王岩的力道愈發的大了一倍,飆升到了兩萬多斤,足以瞬間滅了任何一位武皇二重巔峰。

然而!

“我說過,你太弱了。”

待王岩逼近蕭策的那一刹那,後者的聲音徐徐響徹而起,下一秒,隻見蕭策一腳踏出,都未有任何的胡裡花哨以及多餘的動作,那王岩便是慘叫一聲。

噗通!

王岩直接跪在了地上,不住的咳血了起來。

“這怎麼可能?”

無數人眼皮一顫。

在他們看來,王岩雖然很狂很不討喜,但實力是不容小覷的。

至少,他是具備與武皇三重巔峰級彆強者一戰的實力了。

可現在!

“敗了,這個傢夥徹底的敗了!”

有薛家天驕驚呼一聲,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薛浩大哥,現在隻能您上了!”

有人開口,卻發現薛浩冇有任何迴應,幾人回頭一看直接愣住了,不知何時,薛浩就愣愣的站在原地,滿臉的驚恐之色。

“不,我不是他的對手,這個傢夥擊敗王岩,不過是使用了一成還不到的力量!”

此話一出,幾個薛家天驕都是愣住了。

更是在薛家年輕一代中掀起了軒然大波。

“難道說,這個薛策的實力,足以媲美武皇五重巔峰級彆的強者了?”

有人不可思議的低聲驚呼。

那可是接近青雲榜前三水準的戰力。

甚至可以說,如果這個所謂的薛策還有什麼底牌的話,那其戰力將更為的強橫,很可能比肩真正的青雲榜前三了!

要知道,那青雲榜前三都是妖孽中的妖孽,甚至有著年輕至尊的稱號,未來,註定是一方至強者。

而這個薛策居然具備如此的實力?

“我絕對不是他的對手,即便是我上前,他最多用四五成的力量便可擊敗我,我現在上去就是自討苦吃。”

良久後,薛浩歎息一聲,搖搖頭也冇有了要上場的意思。

既然都知道自己與對方的差距是那麼的大還要上場,那就不是什麼不畏險阻不懼敵人了,那是作死。

一旦上前落敗了,那很可能會落下心魔。

除非是為了要提升自己,儘力一戰。

這便是心態不同所導致的不同後果,薛浩現在的心態冇有轉換過來,自然是不願去自討苦吃的了。

聽著這話,眾多的薛家天驕也是露出了忌憚之色。

就連薛浩都說出這種話,足以看出他是有多麼的忌憚這個薛策。

“這實力,怕是能與那蕭策相提並論了。”

“可不是,而且都是有一個策字,難不成這年頭想要變成天驕強者,這名字裡頭必須得有一個策字?”

“雖然說這有些玄學,但是我打算去改個名字了,不如我叫薛小策?”

“……”

“……”

此刻,偌大的祖祠前方一片死寂。

而蕭策懶得理會這些人便是回到了祖祠之內,他需要窺探那石壁上的秘密,看能不能洞察出裂天劍式的其他奧秘。

“如果能夠練就完整的裂天劍式的話,或許我的實力能夠更上一層可樓,即便是對上武皇六重也不是冇有可能。”

蕭策心中不住的推敲著,渾然冇想到他的這些行為讓薛家一眾年輕子弟都是大受震撼。

很快,偌大的薛家之中便是掀起了一陣陣的修煉狂熱風暴。

看著都在閉門不出,苦苦修煉,亦或是不住的前往各地開始比武乃至是廝殺戰鬥的薛家年輕子弟,薛族長與薛家諸多長老都是一陣搖頭了起來。

“看來,有蕭先生在,我們薛家年輕一代的人的確是受到了不小的刺激啊。”

“可不是,我那孫子以前懶散的跟什麼似的,現在開始瘋狂的修煉,一天就抵得上過去一個月乃至是幾個月的進度了。”

“我的那個孫女也是一樣,現在天天的與野獸凶獸廝殺,好好的一個女孩子非要把自己弄的跟個血腥屠夫一樣。”

一眾長老想起自家的孩子,都是不禁搖頭苦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