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在薛家祖祠中修行了足足半個月方纔走了出來。

薛族長在看到蕭策的第一眼,便眼瞳微微收縮了一下。

“蕭先生,您的實力又變強了?”

這一次,蕭策在祖祠之中不斷的推演,修煉種種武道神通,儼然是將十二種武道神通修煉了個遍。

他身上的氣息變得愈發的複雜,但同時,也有種趨向於更為純粹的境界。

“是真心的強大啊。”

薛族長揉了揉太陽穴,每一次看到蕭策,他都覺得自己白活了那麼久。

對此,蕭策也隻是笑笑冇有迴應,而是說道:“我接下來打算前去鎮魔塔。”

距離百越會武還差半個月,蕭策需要進一步的提升自身的實力。

要知道,在整個大越皇朝,四十歲以下是年輕一代,而在整個百越皇朝,五十歲以下纔是年輕一代。

像薛族長等人看起來是四五十歲的模樣,可真實年齡很可能達到了七八十歲的樣子。

放眼偌大的百越城內,五十歲以下的人群眾有不少修為境界達到了極其高的境地,例如三巨頭的最強大的天驕,至少都是達到了武皇四重的境界,論戰力可以堪比武皇五六重。

而且,這還是五年前的情況。

如今五年過去了,隻怕這三巨頭的最強天驕又有了極大的進步,論戰力很可能飆升到了武皇六七重乃至是八重的境地。

“我如今的實力能對付尋常的武皇六重,可一旦對上較強的武皇六重的話,還是不足夠的。”

“更彆說,這裡頭的人的實力都是達到了武皇六七重的水準,甚至還可能媲美武皇八重的強者,一旦對上,我必敗無疑。”

蕭策摸了摸下巴。

其實如果動用上武道神通,即便是武皇六重巔峰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可問題在於,武道神通這種東西含有無儘的玄妙與奧秘。

“該死!”

薛族長也是聽著這些話,不禁搖搖頭。

這三巨頭是有一個協議,輪流掌控百越城和聖殿,如今又是一個輪迴。

他們這是想要堵死所有豪門世家的路,讓三巨頭徹底的稱謂這百越城與聖殿的主人。

“的確,不過我不好動用武道神通,所以,我隻能夠動用一些手段,推演出這些神通將之演變成武道戰技。”

“隨後,我會親自前往鎮魔塔磨鍊自身的戰力。”

“不,更準確來說,我是時候該突破境界了。”

蕭策沉思了許久給出了這麼一個回答。

他停留在武尊八重境界也將近兩個月,距離突破到武尊也有一年多餘的時間了。

蕭策明白,他需要在短時間內儘可能的突破到武皇的層次。

“好。”

薛族長點點頭,說道:“不過我不建議你直接前往鎮魔塔,畢竟你現在突然前去會很突兀,不如接下一個任務,等做完我們薛家的這一次任務之後,你再前往鎮魔塔。”

蕭策點點頭,他倒是知道這一點,在如今的百越城,鎮魔塔不是你想進去就能夠進去的,起碼得在百越城樹立一定的名氣才行。

“百越城外有一個地方,盤踞著一股域外勢力,如果能夠剷除掉他們,足以讓你名聲鵲起。”

薛族長給出的任務很簡單也很困難。

這一批域外勢力,其實就是從彆的地方逃竄過來的,如今相當於是一群土匪。

剷除土匪,按理說很簡單,隻需要百越城派出軍隊即可。

可問題在於,這一窩人實力不算強,但也不弱,要是派出太強的人那是大材小用了。

而太弱的存在也無法解決掉這一窩傢夥。

“或許吧。”

“我會儘可能的完成任務,不過我好奇的是,這次的任務如果成功能讓我的名聲達到何等層次?”

蕭策望向對方。

薛族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重點不是這些土匪,而是那裡頭的一宗至寶,是搖光聖地一位叛徒留下的至寶,在多年之前被人帶走了。”

“現在,搖光聖地與魔門有過協議,是不會輕易踏足彆的地方的,所以說,隻能夠依靠著我們這些本地勢力來解決問題。”

“一旦成功,就可以獲得搖光聖地的友誼,以及豐厚的獎勵。”

聽到這裡,蕭策也是下意識的點點頭,這的確是一個不小的誘惑。

而且,搖光聖地雖被冠以聖地之名,卻不是七大聖地中的一個,傳言,這一方聖地曾與蕭皇朝是一個時代的,雖然敗落凋零了,但勢力也是不可小覷的。

“如果能夠與搖光聖地有聯絡的話,對於將來的戰爭也是一大助力,畢竟我不能光靠三大魔門。”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聖地古教都是我要爭取的絕佳的對象。”

蕭策暗暗的尋思了許久後,便是開口說道:“那我現在就去準備一下。”

“好,我回頭會安排你與其他人一起。”

“你現在要不要挑選一件比較趁手的上好的兵刃,我看到你的劍,但很普通,隻是凡兵,如果需要神兵利器的話可以提出來。”

薛族長繼續開口說道。

蕭策想了想,點點頭說道:“可以。”

他的武器的確很普通,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限製住了自身的戰力。

像此前遇上的不少人,他們擁有的武器都是異常強大的,足以讓持有者的戰力翻好幾倍,最不濟也能漲幅一些。

蕭策需要一個合適的武器,尤其是能夠讓自身的戰力有大幅度的提升。

“我來幫你搞定。”

薛族長在前方帶路,蕭策跟在後頭,很快便來到了薛家的兵器鋪。

不,與其說是兵器鋪,倒不如用軍火公司來形容。

在這裡頭,冷兵器熱武器那是應有儘有,甚至有不少比較科幻類型的武器。

“這是極光刃,雖然取名為刃,但也足以作為劍來使用。”

薛族長在前方帶路一一開始介紹,但著重介紹的還是這極光刃。

一柄通體泛著赤紅色的刀刃,但更類似於劍,不,準確來說是有些不刀不劍的四不像武器。

“還有嗎?”

蕭策問道,薛族長繼續很帶路,繼續一一介紹,而這一過程也引來了不少人的注意。

更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滿。

這個傢夥,他是在挑剔這些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