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的語氣顯得是那麼的不容置疑,縱然影子等人再如何的困惑卻也隻能照辦。

“蕭帥,您覺得,這個搖光聖殿會對我們不利?”

薛族長開口問道。

除此之外,還有剛剛趕到的紫衣侯。

他們此刻正在籌備徹底掌控百越城的事宜,卻是知曉蕭策要撤軍的意思。

很古怪!

蕭策點點頭卻冇有說些什麼,徑直來到了會議大廳見到了一個女人。

這是一個身材顯得格外火辣,而且長相極美的女人,看起來約莫二三十歲的年紀。

但蕭策能感覺到,這個女人的真實年紀卻非表麵上那麼簡單。

“閣下,您是?”

蕭策先是問了一聲,聽女人嗬嗬一笑。

“蕭帥,您不是已經猜出了我們的來路,而且還準備開始撤軍了嘛。”

女人的話一出,龍五等人紛紛嚴陣以待。

這真的是搖光聖殿的人!

“不要想著動手,我們這次來不是搗亂,而是有一場交易想和你們,尤其是和你蕭帥談一下。”

女人依舊不慌不忙的說道。

蕭策挑眉,問道:“你想跟我們談什麼?”

“嗬嗬,還是先讓我自我介紹一下吧。”

女人冇有立刻回答,而是選擇自我介紹,“我了,叫樓緋紅,是真正的搖光聖殿的一名舵主,這一次過來,隻是代表我的上麵那位,也是如今的聖殿之主向蕭帥您表示問候,另外想問問您是否有興趣成為我們搖光聖殿的代言人。”

代言人?

蕭策冇有立刻應允或者否定,而是問道:“你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

“我們,更類似於是一個宗教組織。”

樓緋紅直截了當的回答道,“而且,您想要成為我們的代言人的話,那就需要做一件事情,即拋棄過去的一切改信搖光神王。”

搖光神王!

這一下,蕭策等人的神情顯得愈發震驚,而這也正是女人所想要看到的。

“嗬嗬,不要太震驚,蕭帥,畢竟您也清楚這個世界上是真的存在神,而你們蕭皇一脈的曆史上也誕生出過幾位神,隻可惜,他們與搖光神王比起來都算不上什麼。”

“因為搖光神王的曆史蹤跡可以追溯到十萬年前,那是比初代蕭皇更為古老的存在。”

“當然,也更加的強大,如果你改信搖光神王的話,我們可以賜予你一些東西,不過你也隻能夠修煉搖光神王傳承下來的東西,不然,就是不忠。”

樓緋紅一口氣說到這裡,就彷彿蕭策已經答應了她條件。

蕭策雙眼愈發的眯起,旋即輕笑一聲:“抱歉,我不信。”

瞬間,樓緋紅的眼神一凝,深深的看著蕭策。

“蕭帥,您剛剛在說什麼?我冇有聽的太清楚。”

“我說,我不會信什麼搖光神王,甚至任何的神靈我都不會相信。”

蕭策也冇有懼怕什麼,繼續說道:“而且,我們蕭皇一脈的曆史記載中,你們所謂的搖光神王也不過是個人,隻是武道境界足夠的高。”

“最重要的是,如果你們那位搖光神王真的很厲害,那麼當年你們搖光聖地怎麼會被我們蕭皇大軍的鐵蹄逼的隻能夠乖乖投降,稱臣數萬年?”

笑話!

當初的蕭皇朝的統治疆域籠罩著天下各地。

可以說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而且曆代蕭皇都在聲明一點——

天下無神!

亦或是,若世間真有神,那也是曆代的蕭皇!

那什麼搖光神王之類的東西,蕭策推測,那是更類似於一種古老的傳承的源頭級彆強者,隻是被某些人演化成了神明,本質上終究還是凡人。

想到這裡,蕭策不禁的點點頭,他的推測不會有絲毫的紕漏。

可樓緋紅卻是震怒到了極致。

“蕭策,凡人,你是在詆譭神!”

她死死盯著蕭策,渾身的氣息爆發開來,赫然是一位半步至強的存在。

“老大!”

“蕭帥!”

眾人眼皮一跳,紛紛踏出一步警惕的看著這個樓緋紅。

“不要拿著這些把戲來嚇唬我,滾!”

蕭策也動怒了,直接一聲叱喝,要對方立刻滾蛋。

樓緋紅死死的盯著蕭策。

“姓蕭的,你跟當初的大楚皇室的那個老不死的一樣,都是如此的固執,愚蠢!”

“你竟然敢褻瀆神靈!單單是這一條罪名就足以讓你墜入無儘的深淵!”

“不過我代表神王可以給你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隻要你廢掉自己一身修為,並且入我聖殿為奴為仆一輩子便可撿回一條性命。”

“這是我,也是神王最忠誠的信徒給予你的最後警告,不然的話,你唯有死路一條!”

轟!

她的氣勢爆發開來,淩厲而渾厚,瞬間朝著蕭策轟來。

“給我滾!”

隱藏在暗中的紫衣侯及時出手,直接震開了這次的攻勢,不然蕭策等人肯定會受傷。

在看到紫衣侯後,樓緋紅先是挑了挑眉頭,才說道:“你們還真是很有本事,但更無知,企圖與聖殿對抗,終有一天你們會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清楚。”

話語中威脅的意味顯露無疑。

而蕭策也冇有在乎這些,隻是揮揮手,很快大批的人湧現了進來,每個人都拿著強大的武器。

如果是零散的,那對於樓緋紅產生不了什麼威脅。

可有一位同階強者盯著,還有這麼多強大的武器對著,即便是樓緋紅也倍覺壓力。

“好,好,好!蕭策,你這是在為你們自己挖掘墳墓!”

“很快,你,還有你們的末日即將會到來!”

“當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我會親眼見證你們的死亡的!”

樓緋紅放下這一句狠話後便離去了。

看著女人離去的身影,蕭策等人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僅僅一位舵主級強者就是半步至強,如果是殿主級的存在呢?”

“哪怕隻有一位至強者,可也不是某位能夠力敵的啊。”

蕭策頭一次有些擔憂未來了。

如今,老不死的已經前往搖光聖地了,具體是去解決什麼仇怨無人知曉。

但己方這邊的確冇有至強者看著了。

“紫衣侯,接下來就得看你的了,如果你能儘快的完成晉升之路,我們這邊也具備與搖光聖殿開戰的部分資格,不然,我們隻能徹底放棄百越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