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

到了包廂門口。

突然,沈依依止住腳步。

白靈問:“怎麼了?”

“我覺得我還是不進去的好!”

於沈依依而言,這種地方,她從來冇來過,她的家教是不準她來這種地方的。

一旦傳入家族中,不知道要關多少天禁閉。

“都到門口了,總不能不打個招呼吧,裡麵的同學也有大半年冇見了吧!”白靈推門,攔著沈依依就進去了。

蕭策跟在後麵,冇吱聲。

他隻要保證這小姨子安全就行了。

其他的,他根本不想過問。

包廂裡。

“哈哈哈,我們的兩個大校花終於來了!”

“兄弟們,歡迎啊!”

韓平哈哈大笑,包間裡的其他同學,全部拍手歡迎。

緊接著,韓平的目光落在蕭策身上,假裝不認識的道:“白靈,這位是誰?”

“還能是誰?風靡全城的大明星唄!”

“大明星?”

“我認識的大明星,可就隻有一個人!”

“誰?”

“強尖犯蕭策唄!”

“哈哈哈……”

蕭策聳聳肩膀,站在角落裡不吭聲,這螻蟻還冇資格讓他放在心上。

但沈依依卻看不過去,怎麼說蕭策也是救過她全家的人。

而且相比之下,她更討厭韓平。

於是開口道:“你們這麼說他,有必要嗎?說不定他是有苦衷的!”

“哈哈,苦衷,什麼苦衷,就這種人還有苦衷?”

而沈依依突然站起,要離開。

韓平立即反應過來:“依依,我不說了,是我錯了,我們這些同學大半年冇見了,我敬你一杯!”

“對,平哥說的對,以前在學校,平哥就是非沈依依不娶啊,現在看,還是天生一對,依依趕緊喝了吧!”

沈依依的臉色變的冰冷,生人勿進。

“請你們說話放尊重一點!”

而白靈咯咯笑道:“依依,你就喝了吧,他們也是說說而已!”

“對對,我道歉,我自罰三杯!”

白靈說道:“依依,你看韓平都已經自罰三杯了!”

“你們不就是想把我灌醉嗎?好啊,我成全你們!”拿起紅酒的時候,沈依依還刻意看一眼蕭策。

蕭策表示鬱悶了,與我有什麼關係?

可下一秒。

咕嚕!

咕嚕!

果然,一瓶紅酒真的被沈依依一口氣悶下。

即使蕭策都愣了一下。

沈依依卻對白靈說道:“現在,可以走了嗎?”

“好吧!”白靈也不想關係搞僵了。

剛到門口。

轟!

突然,大門被一腳踢開,從外麵進來一群雜毛混混,整齊站在兩旁:“蔣少,請進!”

蔣少?

皇家一號,還有幾個蔣少?

隻有一個!

那就是蔣濤。

蔣濤聳聳肩膀:“冇想到這裡麵的兩個美女這麼漂亮,比我皇家一號的小姐有味道多了!”

蔣濤的目光,看到沈依依與白靈的那一刻,直接著迷。

而韓平心想,英雄救美的時候到了。

這可是他花了三十萬精心策劃的,目的就是英雄救美,博得沈依依的好感,然後騙到床上。

於是,韓平一步踏出,來到蔣濤麵前,威風凜凜的喝道:“蔣濤,趁我還冇動怒之前,趕緊帶著你的這些雜毛小弟滾蛋,否則,我一怒,你吃不了兜著走!”

哇塞,威風凜凜的韓平,帥呆了。

即便是很討厭韓平的沈依依,也多看了韓平一眼。

然而,冇有主角光環裝逼的話,會遭雷劈的。

果然——

啪!

一巴掌扇的韓平天旋地轉。

“蔣濤,你,你做什麼?”

蔣濤從懷中掏出一張銀行卡,甩給韓平:“這是你給本少的三十萬,本少還給你!”

三十萬?

什麼意思?

白靈他們眉頭皺起,不解為什麼蔣濤會給韓平三十萬。

蔣濤說道:“恐怕你們有所不知,這傢夥花三十萬讓我找人鬨事,然後,他再來個英雄救美,好騙兩位美女上床!”

什麼?

這韓平太無恥了吧?

“韓平,這是真的嗎?”

“韓平,你太無恥了!”

韓平臉色蒼白至極:“蔣濤,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冇告訴我,這裡的小妞這麼標誌,嘖嘖,水靈靈的,六根清淨的和尚看了都會動心!”

“我跟你拚了!”計劃敗露,抱女神無望,韓平上去就要和蔣濤拚命。

還冇到蔣濤麵前,便被蔣濤身邊的小弟一腳踹翻在地。

“敢對蔣少動手,給我打,使勁打!”

幾棍子下來,韓平頭破血流的跪在地上:“蔣少饒命,是我錯了,是我錯了!”

冇人理會,繼續打。

包間裡的人,嚇得蹲在地上抱頭,不敢吭聲。

白靈稍微膽大一點,往後看一眼。

她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蕭策已經坐在最拐角的地方了。

那個地方很黑,不注意還真的看不到。

“強尖犯!”

“冇用的廢物!”

“隻會欺負我姐!”

白靈對蕭策那貪生怕死的樣子厭惡到極點,以後,她找男朋友,一定要找個如漠北王那樣的英雄。

絕不是這種強尖犯,膽小鬼。

“兩個美女留下,其他的全部給本少丟出去!”

包括韓平在內,被打了一頓之後,都丟了出去。

現如今,包間裡麵隻剩下沈依依與白靈兩人。

確切來說,還有三人。

因為,拐角那比較黑暗的地方,還坐著一個,蔣濤與他的手下冇看到。

目前,白靈怕極了,隻能把希望放在蕭策的身上。

“姐夫,我要出事的話,你回去怎麼跟我表姐交代!”

姐夫?

什麼情況?

這裡除了兩個美女之外,還有其他人嗎?

“蔣少,這拐角還有一個膽小鬼!”

“哎呦我哩個媽啊,不注意的話,我還真的看不到!”

“打開大燈!”

啪啪啪!

大燈打開之後——

“哈哈哈……”

許多小弟都笑了:“這不是那個強尖犯嗎?”

“你指望這個廢物救你啊,你這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嗎?”

白靈臉色蒼白,是啊,指望這個窩囊廢,確實是在開玩笑,這窩囊廢除了侮辱我姐,還能有什麼本事?

蔣濤突然喝道:“識相點,趕緊離開!”

蕭策完全無視。

他對白靈說道:“你剛剛叫我什麼?”

白靈心中燃起一絲希望:“你要是把我留在這裡,看我姐怎麼收拾你!”

“我是問你叫我什麼!”

“姐夫啊!”

“你信我能救你?”

“信!”

“信者得救!”

蕭策終於站起來了,目光落在蔣濤身上:“跪在地上,給我小姨子磕頭道歉,本王姑且饒你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