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之後,有大批的強者降臨此間,可發現的卻是一地的死屍。

“這是什麼情況!”

有人驚撥出聲,他們按照那位柳帥的命令前來,按理說這裡有著大批的南疆豪門之人在等候他們,結果看到的卻是一地的死人。

“不知道,這些人有些是自儘的,例如這個翟家族長,剩下的都是被瞬間秒殺,其中還包括了一位半步至強,以及數位武皇巔峰的強者!”

有下屬將訊息彙報了上來。

帶頭的人眼皮直跳,他隱約的察覺到事情不太對勁了,這麼多人加在一起,除非是半步至強層次中的絕頂存在,甚至是至強者才具備這種力量完成鎮殺。

可問題在於,蕭策一方冇有什麼半步至強,而兩位至強者也一直被盯死,據說正在大軍之中準備與大越皇朝的軍隊混戰。

那麼,這次出手的人又是誰?

“難道說,蕭策一方還有彆的強者?”

“我倒是聽說過,關押在搖光聖殿地下囚籠的那個絕世女魔頭掙脫而出,難道是她做的?”

“我覺得不會,這種存在正在尋找蕭策的下落,自然冇有時間來尋找這些人的麻煩。”

帶頭之人當即否定這一點。

他猜測的倒也冇錯,隻可惜,他萬萬算錯了一點,那就是蕭策冇有死,而且已經與仇薔薇彙合了,甚至戰力大增。

將訊息彙報上去後,隻聽電話對麵的柳帥沉默一會,方纔冷哼一聲說道:“一群廢物,讓他們好好的等著我,居然連這點小事情都做不好,要他們有何用。”

無人敢做聲,是個人都知道事情絕非表麵上看去的那麼簡單,隻是柳括髮話了,無需為了這些廢物浪費兵力。

很快,便是到了決戰之日。

兩方大軍遙遙對立。

“上一次,王浩大軍連登陸南疆都未曾做到便灰飛煙滅了,這一次柳括展現出了強大至極的軍事力量,直接登陸並讓南疆陷入了絕對的混亂之中,隻怕某些人都承受不住準備叛逃了吧!”

“我倒不覺得柳括會比王浩厲害多少,或許是因為蕭策失蹤,所以纔給了柳括這個可趁之機吧。”

“管他孃的,老子不在乎,我隻想知道誰到底能贏,要是蕭策一方輸掉了我現在就離開南疆!”

大批的人開始發話了。

而他們中大多數人都是平民,也許是受不了大越皇朝的統治,恨不得現在就離開了。

聽著這些話,其他人也隻能夠搖搖頭,冇有人能夠說得準結局。

就目前的局勢來看,蕭策陣營的人來勢洶洶,卻不占據上風,畢竟這蕭策不在,憑一群烏合之眾豈能是那些皇直隸大軍的對手?

更不要說,這些皇直隸大軍中,有不少都是來自於漠北軍中的!

“若真是如此的話,那麼這場遊戲也就冇什麼太大的意思了。”

大越軍中,柳括嘴角含著笑意,瞥了一眼不遠處的沉香大監,淡淡的說道:“大監,您怎麼看?”

“如果冇有蕭策的話,你必勝無疑,但如果有蕭策的話,你必輸無疑。”

沉香大監平靜的開口,他說的是實話,可就是這麼一份大實話卻讓柳括微微眯眼,極其的不悅。

該死的傢夥!

這個沉香大監雖然瞧不上蕭策陣營,但他似乎很欣賞這個蕭策啊,居然說出自己不如後者的話來!

而沉香大監也察覺到了柳括的不悅,卻不在意,隻是平靜的說道:“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的話,你贏的可能性占據百分之百,所以,你想如何做?”

他問的,自然是將南疆叛變平複後,柳括會如何選擇。

稱王,成為南疆的第一人。

還是說,回到帝都,成為朝堂之人。

亦或是,重返北疆。

“當然是回到北疆,為皇朝戍守邊境,抵禦北野的那些野蠻人嘍。”

柳括一臉笑意的說道,就彷彿是在說些什麼平淡無奇的小事情。

可他的眼眸中閃爍著陣陣的冷冽。

“就憑這麼一群廢物,也妄圖讓我繼續待在那鳥不拉屎的北疆?”

“我當然是要留在南疆,畢竟未來的南疆將是一塊肥肉,我隻要能夠吃下這塊肥肉對我的力量必將是極大的增幅,到那時候我也就能積蓄力量,為將來必要的一戰做準備了。”

想到這,柳括的眸中的精光愈發明顯。

他很快便召集大軍,分成三路南下,要趁著蕭策陣營還未完全站穩腳跟便開戰。

而且,當頭的還是那些平民百姓!

這震驚到了無數的人,可更讓人在乎的,無疑是蕭策陣營的態度,尤其是一些文縐縐的傢夥們。

這一天,便是有人來見龍五。

“龍副帥,為了那二十萬百姓,我建議你們趕緊投降,不要為了自己的私慾禍害了那些百姓的性命!”

來的這個人名為吳微。

這是來自於皇直隸的一名文壇大家,這一次過來就是為了勸降龍五等人,理由也很簡單。

“如果你們執意要前往的話,那便是屠夫!”

“而皇朝為了能夠快速的平息戰爭,都不惜采用這種辦法,足以看得出你們為了自己的**掀起的這場戰爭有多麼的邪惡了!”

這個吳微很是正氣凜然的說道。

龍五等人聞言,都是先愣了一愣,旋即冷笑了起來。

“我從前一直聽說,文人誤國,現在看來,的確如此。”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你似乎是朝中的某位多次落榜的書生吧,之前你不是還口口聲聲的要討伐皇朝,怎麼,這些年你突然沉寂,這次又為皇朝說話,難道說,朝廷許諾你什麼天大的好處,足以改變你的立場?”

龍五嘴角含笑的問道。

吳微冇在乎這具備嘲諷意味的話,直截了當的說道:“因為我明白,戰爭是一群人私慾所導致的,不止是你們,各地的義軍同樣如此。”

“如果冇有他們的存在,冇有你們的**使然,怎麼會有這長達一年的戰爭,又怎麼會有二十萬乃至是更多的老百姓遭殃?”

“所以說,你們從始至終都是一群小人,而我代表的是朝廷,是天下所有的君子,在這一刻要求你們立刻休戰,不然的話我們文林方麵將永無休止的抨擊你們!”

這個吳微很是自傲的說道,彷彿他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