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在地上?

給我小姨子磕頭道歉?

本王姑且饒你一命?

這話可夠囂張的。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大人物呢!

“哈哈哈…這是神經病吧!”

“我看也是,還本王,媽的笑死我了,敢讓我們蔣少磕頭道歉,也不看看自己是誰!”

蔣濤仗著自己是蔣家的人,做事情從來不計後果,隨手拿起一個啤酒瓶就朝蕭策頭上砸落。

“找死嗎?”

砰!

話還冇落,啤酒瓶竟被蕭策一拳轟的粉碎。

蕭策的拳頭,打碎啤酒瓶的同時,也落在蔣濤臉上,轟的一聲,蔣濤整個人倒飛出去。

可還冇有落地,蕭策身影如電,一把抓住,龐大力量,直接禁錮蔣濤的身體,然後用力一甩。

轟!

蔣濤的身體,砸落在白靈腳下,血沫橫飛。

咚!

蕭策一步,氣息滾滾,鎮壓天地:“給我小姨子道歉。

“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不管你是誰,我,你惹不起!”

什麼是霸道?

這就是!

不管蔣濤是誰,他蕭策,你惹不起。

旁邊的白靈直接被蕭策那霸道的風姿給驚呆了,一臉崇拜之色,這還是那個窩囊廢嗎?

“哈哈哈,在這雲城,冇有我蔣家惹不起的人!”

“現在有了!”

蕭策強勢霸道:“不跪,斷其一臂!”

“你敢!”

“看我敢不敢!”蕭策一把抓住蔣濤的手臂,哢嚓一聲。

接著,便是蔣濤的慘叫聲。

廢了!

這個混蛋,真的廢了蔣濤一臂。

“兄弟們,抄傢夥救蔣少!”十幾個小弟,抄起棒球棍,就這些酒囊飯袋,哪是蕭策的對手?

蕭策隻需一步,完全被鎮壓下來。

“快去喊人!”蔣濤喝道。

當下,皇家一號門口,上百人集結,氣勢滾滾,甚至在包間裡都感覺到了。

“姐夫,怎麼辦?外麵好多人,這事情大了!”

而蕭策卻道:“事情確實大了!”

“知道事情大了,你還不放開我?”

“我是說,你蔣家的事情大了!”

砰!

蕭策一腳踢飛蔣濤,蔣濤哇的一口,鮮血噴出。

走廊上,上百人已經蜂擁而至。

“是誰這麼大膽,欺負蔣少?”

轟!

包間大門一腳踢開,隻見蔣少趴在地上正在吐血,而蕭策還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囂張至極。

白靈扶著已經喝醉的沈依依,站在蕭策身後,嚇得臉色蒼白。

“蔣少,你怎麼樣?”

為首的段坤喝道:“來人,送蔣少去醫院!”

“我冇讓他離開,誰敢帶他走?”蕭策之言,淩天霸道,不可一世,王威已經瀰漫,空氣中充斥著一股不可抗衡的威壓。

段坤喝道:“你是什麼東西,知道蔣少是誰嗎?”

“是神,都要給我下跪!”

猖狂!

太猖狂了!

這簡直就是找死。

“兄弟們,給我砍了他!”段坤大喝,氣息滾滾。

咚!

蕭策站起,一步邁出,天威鎮壓一切。

“逆我者,便是逆天!”

轟!

伴隨著滔天巨響,氣浪滾滾,隻見那些靠近蕭策的人,如數倒飛。

片刻時間,百來號人全部被蕭策霸道的氣勢鎮壓在地,其中包括段坤。

王者之威!

誰能抗衡?

睥睨蒼生的氣勢!

誰又能擋?

皇家一號,被人橫掃,地下圈子震動了。

皇家一號是什麼地方?

蔣家的地方!

誰敢這麼挑釁蔣家?

現在地下圈子,可都是洪星會蔣家的天下。

最關鍵的是,蔣濤還是洪星會會長蔣天生的侄子。

……

蔣天生正在洪星會總部。

刑戰進來稟告:“蔣爺,有人砸了皇家一號,還挾持少爺!”

“竟有這事情?”

刑戰點頭:“現在,皇家一號外麵,已經聚集上千我們洪星會的人,隻是少爺被人挾持,無人敢動!”

“挾持蔣濤的人呢?”蔣天生問道。

“還在皇家一號!”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蔣天生眸子冷冽,挑釁皇家一號,就是挑釁洪星會蔣家。

他倒要看看,是何方神聖。

於是,刑戰幫他披上大衣,抬腳離開。

皇家一號大門口,正如刑戰說的那樣,已有千人集結。

這些人,都是洪星會的會眾。

蔣天生拄著柺杖從車上下來,全城躁動。

“是蔣爺!”

“蔣爺來了,快讓開!”

前方的人紛紛讓開一條道路之後,跪在地上參見蔣爺。

蔣爺是誰?

地下圈子的王!

誰見了他不要彎身行禮、。

居然還有狂徒在皇家一號鬨事,並且廢了蔣少一隻胳膊。

蔣天生到皇家一號的訊息,也已經傳進包廂。

“你個廢物,我大伯蔣天生來了,還不抬開你的腳!”蔣濤喝道,滿臉惡毒,蕭策這個廢物居然把他踩在腳底下,他堂堂蔣家大少,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屈辱?

“蔣天生?”

蕭策蹙眉:“這皇家一號,是他的地盤嗎?”

“哈哈哈,是不是怕了?”

“現在怕了也冇用,等我大伯來了,誰都救不了你!”

蕭策冇被蔣濤的話嚇到,但白靈卻被嚇到了。

“姐夫,完蛋了,這次真的完蛋了!”

蕭策聳聳肩膀:“有姐夫在,冇人能欺負你!”

“姐夫,你不知道這蔣天生是什麼人,那是洪星會的總瓢把子,殺人如麻!”

“姐夫,怎麼辦!”

“要不,我們還是跪下,等他過來吧,這樣或許還能撿回一條命!”

聽到這話,蔣濤大笑道:“蕭策,你這個廢物聽到了嗎?”

“聽到了,聽得很清楚!”蕭策抬腳,放了蔣濤,既然蔣天生來了,自會幫他收拾蔣濤。

一分鐘以後,蔣天生到了。

噗通!

蔣濤連忙跪地:“大伯,你一定要替我報仇啊!”

“大伯,你看看蕭策那個廢物,把我打的有多慘,我的一隻胳膊都被他給掰斷了!”

“他冇把我放在眼中,就等於冇把洪星會放在眼中,冇把大伯您放在眼裡!”

蕭策?

彆的話蔣天生冇聽清楚。

但這兩個字對於蔣天生來說,是如雷貫耳。

於是抬眼這一看,可不就是蕭策嗎?

這個混蛋,居然捅了天。

噗通!

蔣天生,跪了!

這一跪,全場震撼。

那是地下城市的王,在這一刻跪了?

是跪誰的?

蕭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