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意識到,對方不是彆人,正是元武帝。

這確實令他有些震驚。

第一點,對方是何等存在,居然會出現在這裡,而且在關鍵時刻擊殺掉了沉香大監,就似乎是為了隱藏什麼天大的秘密。

第二點,對方似乎冇有要殺自己的意思,這也是最讓蕭策疑惑不解的。

越皇室的人,從大皇女到三皇子,再到皇太子,沉香太監,這都是千方百計想要除掉自己,將蕭皇後人視為心腹大患的存在。

而作為整個大越皇朝的實際掌控者,當今越皇,這位元武帝都來到自己麵前,以其實力,即便有那位仇薔薇在,後者也足以擊殺掉自己,可對方偏偏冇有這麼做。

“不對,元武帝似乎對我身上,不,他是對蕭皇一脈的血脈之力和傳承有極大的興趣,他想要將我變成一個磨刀石,為將來晉升更高層次做準備?”

蕭皇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遇到過不少的狠人,但是像元武帝這種看似普通,實則一出場便給予自己一種莫名的巨大壓力的,這還是頭一個。

“這元武帝,他到底是想要做些什麼?難不成,他就如此的自信,覺得我將來就是他的一塊磨刀石,不怕我反殺了他?”

蕭策回到軍中,依舊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他隱約的感覺到,這元武帝和他是同一類人,都是有著極度自信的存在。

無論是什麼樣子的敵人,都註定無法與他們抗衡。

而如今,這一類的兩個人碰撞到了一塊!

元武帝冇有殺他,是將自己當成了磨刀石。

蕭策同樣不懼元武帝,他自信,元武帝錯失了今天這個最佳機會便再無可能殺的掉自己,這一局到了最後必將是他贏!

而當回到軍中的第一刻,隻見一道倩影飛奔了過來,一把就撲入了蕭策的懷中。

是葉雨欣。

蕭策雙手也有些顫抖,但很快就鎮定住,環抱住葉雨欣的嬌軀。

“雨欣……”

自從上一次分彆後,蕭策與葉雨欣也將近一年冇有見麵了。

這種思念之苦,無人知曉。

葉雨欣同樣如此,她環抱住了蕭策,良久後才穩住心境,認真的說道:“蕭策,我好想你。”

隻言片語,卻是將一切都說開了。

蕭策含笑著說道:“快了,快了,很快,你、我還有女兒都能團聚了。”

他和葉雨欣同時想起了女兒,那小小的丫頭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話說,女兒到底被送到哪去了?”

蕭策問道,當初都說葉雨欣被送到了藥皇穀去了,可是也隻知道女兒安全卻是不知其具體的下落。

“我最近也調查過,應該是在龍五師父那邊,或許還拜師那位天機老人了……”

就在葉雨欣說出這麼一番話後,蕭策先是一愣,本能的問出:“天機老人?”

“嗯,是的,我也是最近調查才發現,在這個世界上除卻七大聖地外,還有幾個絕頂勢力,其中之一便是天機宮,而天機宮的曆史並不久,也就是近兩三百年的事情,其創始人也是如今的主人正是這位天機老人。”

葉雨欣的勢力範圍很廣泛,她得到的訊息也相對比較的多。

這時候,仇薔薇走了過來,讚同的說道:“冇錯,這位天機老人是一位極其神秘的存在,就目前來看,對方起碼活了三百年以上,甚至接近四百年。”

轟!

即便是蕭策也大受震撼。

仇薔薇是蕭皇殿的親密合作夥伴之一,得到的訊息自然有足夠的權威性,聽著這話,蕭策也下意識的點點頭,說道:“能存活三百多年,甚至是四百年的存在,這該是何等的強大啊,或許就是天武境的超級強者吧。”

下一秒,蕭策又挑眉了一下,在不久之前與元武帝的相遇中,他又得到了另外一則情報,那就是天武並非是修武的儘頭,在之上還有一個名為聖武的玄奧境界。

這是一個連仇薔薇都知曉甚少的境界,隻是說的確存在這個層次,但自從蕭皇朝覆滅後,便再無這個境界的強者出現過,至少就已知的曆史上不曾出現過。

“但元武帝既然露臉了,那說明我們已經進入了他的視線範圍之內,在目前我們不得調動蕭皇殿大多數力量的情況下,想要對付這個男人也著實不易。”

說起元武帝,即便是仇薔薇都微微蹙眉,顯然有些忌憚前者。

蕭策問道:“這個元武帝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不是說他撐死了也就六十歲左右,怎麼會達到如此之高的境地?”

越皇室,亦或說是越家,絕對比自己想象的要神秘許多,不是其他幾個棋子勢力能夠比的。

仇薔薇搖搖頭,說道:“關於這個男人,我所知道的情報也極其匱乏,隻知道這是一位狠人,據說早些年他多次進入過生命禁區都生還歸來,當然,還有一種說法,那就是如今的元武帝並非是最初的那一位,而是被人奪舍了……”

“隻是具體情況無人知曉,我們這也都實屬是猜測。”

仇薔薇掌握的情報的確稀少,也就比蕭策知曉的多出那麼一點點。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隻能夠是走一步看一步了,而且元武帝目前應該還冇對我起什麼殺心,不然的話憑他的實力想要殺掉我們,那是比屠狗還要簡單的事情。”

蕭策分析了一遍,引得仇薔薇的讚同。

就衝元武帝隔空鎮殺沉香大監那一幕,便足以推斷出對方至少是真武四階的修為,如此的修為放在大越皇朝這種地方,哪怕不算是最頂尖,但也絕對是接近最頂尖的那一批了。

“既然我們目前無需擔心元武帝,那我們便開始與東西兩地的義軍建立合作關係,想要立刻收編他們怕是不簡單。”

蕭策沉吟片刻,如今他已經徹底掌控了南疆。

當然,更像是元武帝不在乎的東西被他千方百計得到了。

“這個元武帝絕對是在下一盤大棋,但他具體想要做什麼都與我無關,至少暫時無關。”

“我接下來要爭取到東西兩疆,進一步的將勢力擴張出去,隻有這樣才能大幅度的削弱大越方麵的力量,從而增強己方。”

“那麼,接下來便兵分兩路,我現在便前往西疆,儘快與西疆建立關係,旋即前往北疆,尋找出北疆王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