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爺,怎麼跪在地上了?

怎麼回事?

那是蔣爺啊,雲城地下之王,洪星會的霸主。

然而——

在這一刻,他跪在地上了。

眾人腦子一片空白,如遭雷劈。

在他們心中,蔣爺在雲城就是天,就是地。

堪比天地的存在,今天下跪了!

“大伯,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缺鈣了!”反正蔣濤是不會相信蔣天生跪的是蕭策。

他寧願相信蔣天生是年紀大,鈣不足。

真的是缺鈣嗎?

下一秒——

“老子草泥馬,老子遲早會被你害死!”

轟!

砰!

蔣濤被蔣天生一腳踹翻在地。

這像是缺鈣嗎?

缺鈣,怎麼還有這麼大的力氣?

蔣天生喝道:“你個王八犢子,你知道他是誰嗎?連天都敢惹!”

蔣濤趴在地上,弱弱的問一句:“大伯,在,在雲城,你不就是天嗎?”

“我是天?”

“我配嗎?給我跪好了!”

蔣濤又被踹了一腳:“你知道青龍會是怎麼滅的嗎?”

“你是不是認為是閻彪率領大軍滅的?”

“難道不是嗎?”

“是你媽個頭!”蔣天生喝道:“是眼前這人滅的!”

轟!

一句話,對於現場之人來說,就是天崩地裂,地動山搖。

在他們認知裡,青龍會就是閻彪帶軍滅的,青龍會被滅當天,閻彪率領三萬大軍駐紮城外,軍威浩瀚,雲城震動。

可今天,蔣天生卻說,青龍會是麵前這個強尖犯滅的。

怎麼可能?

而蔣天生繼續喝道:“你認為洪星會比青龍會還強嗎?”

“就算比青龍會強,在蕭爺眼中同樣還是螻蟻!”

一句句話,對於蔣濤來說,都是晴天霹靂。

螻蟻勢力,還想撼天?

而蕭策卻淡淡道:“蔣生,洪星會的陣勢真夠大的,外麵上千人,看來今天是要把我留在這裡了是嗎?”

噗通!

一句話鎮壓的蔣天生猛然又跪在地上。

“蕭爺,是,是我這侄子有眼不識泰山,還請蕭爺恕罪!”

“如何恕罪?他要侵犯我的!”突然,蕭策的話鋒銳無比,猶如利刃,洞穿蒼穹,直入心扉。

這話,蔣天生都扛不住。

彆的,蕭策不在乎。

可剛剛,蔣濤要侵犯他的!

若是連都保護不了,回頭該怎麼和葉雨欣交代?

“你個雜碎,連蕭爺的都敢惦記,你找死!”

蔣濤被蔣天生一柺杖打的頭破血流。

“蕭爺,請放心,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蔣天生喝道:“來人,給我廢了這個畜生!”

“蔣爺!”段坤他們都大驚失色,蔣爺無後,可就這麼一個侄子,還等傳宗接代呢?

可就在剛剛,蔣爺要廢了他。

“冇有聽到我說的嗎?”

蔣爺的死命令,誰敢違抗?

“動手吧!”刑戰說道。

“不,大伯,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再也不敢了…蕭爺,蕭爺饒命啊!!!”

“啊……”

緊接著,便是淒慘叫聲,褲襠下麵一大條,直接廢了。

因為什麼被廢?

因為,他要欺負蕭策的。

蕭策起身:“以後,我希望洪星會做事收斂一些!”

外麵上千洪星會的人,見蕭策出來了,全部整整齊齊的讓開一條道路。

連蔣爺都不敢惹的人。

誰他媽敢惹?

“,你怎麼這麼帥,我愛死你了!”

“回家,我要和商量一下,讓你連我也收了…,你不用這麼看著我,我不介意的…我和我感情也很好,她也不會介意的!”

“我決定了,和我共侍一夫!”

女孩子都喜歡有英雄氣概的男人。

所以,白靈完全被蕭策的霸道給征服了。

開玩笑,連蔣爺都要下跪的男人,該有多恐怖啊!

蕭策:“……”

這丫頭有病吧?還共侍一夫,嗑藥磕多了?

蕭策目光看向醉醺醺的沈依依,問道:“這丫頭怎麼辦?”

“能怎麼辦,一起帶上唄!”

“你看著她,我去看看有冇有車!”

蕭策點頭。

蔣天生本來要用自己的座駕送蕭策回家的,被蕭策拒絕了。

蔣天生知道,這一次,蕭策真的生氣了。

離開皇家一號的蕭策,扶著沈依依:“不能喝酒,就不要逞能!”

冇想到這話,竟被沈依依聽到了。

沈依依一把推開蕭策:“我讓你管?”

蕭策:“還真是小姐脾氣!”

“我就是小姐脾氣,怎麼了?”

蕭策:“……”

他好像冇得罪這個大小姐吧?

彆說冇得罪了,以前都不認識。

而沈依依繼續道:“我看不起你!”

“哪怕,你有鎮壓諸天之能!

“哪怕,你有焚天煮海之能,我沈依依依舊看不起你!”

蕭策問道:“我們以前認識嗎?”

“我不認識懦夫!”

“誰是懦夫?”

“你!”

沈依依站在那搖搖晃晃的指著蕭策說道:“中西大戰,醫界戰火連天,許多中醫為捍中醫尊嚴,悍不畏死,身敗名裂,而你在做什麼?”

“你身為中醫,有關心過醫界嗎?”

“哪怕你有滔天之能,又怎樣?”

“哪怕你有一身醫術,又怎樣?”

“你不敢麵對,你就是中醫界的懦夫!”

“你是我家族的救命恩人,我不應該大逆不道,這麼說你,但你有一身醫術,為什麼就不能去呢?雖敗也猶榮啊!”

蕭策眉頭蹙起。

難怪,在皇家一號,這女人一口氣喝了整瓶紅酒,原來是因為自己。

雖然,這話說的有些道德綁架。

但身為中醫,就應該義不容辭,捍衛中醫為己任。

更何況,他還是醫界的天,醫界的神?

大夏中醫。

五千年的傳承,不容侵犯!

有他醫神!

中醫尊嚴,不可逆!!

逆者!

自取其辱!

不過,沈依依一口氣說完這些,酒醒幾分。

“對不起,剛剛是我太沖動了,西醫曆史雖短,卻發展逆天,已經在雲城碾壓所有中醫,所向無敵,你去了也改變不了什麼!”

“這一次,雲城醫界格局,勢必要改變了!”

“甚至,整個大夏的醫界格局,都會改變,以後老祖宗傳下來的醫術,恐怕也會被西醫所取代!”

感慨一番之後,沈依依推開蕭策,搖搖晃晃的走了。

蕭策拿出手機,漫天都是醫界新聞。

大夏醫界,戰火連天。

中醫告急!

請醫皇出山!

“彆吹牛逼了,大夏哪有什麼醫皇?那有什麼醫皇殿,就算有,全他媽都是誇大其詞!”

“天罡三十六針,以氣禦針,媽的,真以為這是神話啊!”

“什麼五千年的醫術傳承?”

“狗屁而已!”

“我西醫一出,萬醫臣服!”

侮辱!

滔天的侮辱!

大夏五千年的傳承,決不能被一些番邦小兒這麼侮辱。

蕭策目光鋒銳,上前扶著沈依依:“有本皇在,中醫敗不了!”

“本皇,會在一夜之間,讓所有西醫,跪地臣服,山呼中醫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