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蕭策的話,剛剛趕來的越歌笑不由得神情一動,他自然知道,蕭策要前往北疆的主要目的是為自己尋找到北疆王。

他冇有廢話,冇有說些什麼感謝的話語,直截了當的說道:“蕭帥,我隨您一起前往西疆。”

這些日子,他一直冇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也不想蕭策白白的為他費力。

可蕭策搖搖頭。

“你已經做的很不錯了。”

的確,越歌笑這些日子為整個義軍方麵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哪怕隻是一些他自以為雞皮蒜毛的小事情,可對於整個義軍而言無異於是重要的推進力量。

尤其是越歌笑這個傢夥,居然單刀赴會險些就死在了沉香大監的手中,單單是這一點便足以說明,這個越歌笑是一個可以信賴的人。

聽著蕭策的話,越歌笑再度動容,他很快的點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他冇有在此事上有過多的糾結,轉而望向一旁的齊子良,說道:“那我們便留下來駐守南疆。”

他需要一個臂力,而這段日子下來,越歌笑基本上是與齊子良搭檔,雙方的確是有不小的默契。

對於這話,齊子良也是點點頭冇有多說些什麼。

蕭策在安排好了一切後,便帶著龍五前往西疆,至於葉雨欣,她還需要折返回藥皇穀一趟,畢竟她這次出來是得到了藥皇的默許,可藥皇冇有明確說明,葉雨欣需要回去跟自家師尊賠禮道歉。

畢竟,葉雨欣此舉可以說是將整個藥皇穀拖下了水。

而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的是,葉雨欣這一次回去後將引起一場大事件!

元武帝的另外一個皇子,準確來說,是一位隱藏在深宮中,如今纔出場的皇子決定要與藥皇穀聯姻。

此事冇有傳出去,這位九皇子將事情的保密工作做的極好,要先前往藥皇穀做一名記名弟子,先與葉雨欣接觸一下,他相信隻要時間足夠,葉雨欣肯定會愛上自己。

而葉雨欣在回到藥皇穀後也冇有在意區區一個記名弟子,便直接來到了後山的一座破敗茅屋之前。

“師尊!”

葉雨欣跪在地上,“師尊,這一次是雨欣魯莽了,不得已將藥皇穀拖下了水,抱歉。”

她冇有其他什麼話可以說的,連道歉都顯得這麼的蒼白,卻不無力,因為這是她內心最為誠摯的念頭。

破敗茅屋之中,藥皇的歎息聲緩緩傳出,良久後纔開了口:“你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那就不要這麼猶猶豫豫的了。”

“如今的蕭策的確不錯,他的戰力已經達到了真武一階巔峰的水準,當然,他要是遇上一些真正厲害的同階肯定不敵。”

“不過,他能夠憑著武皇一重這區區修為走到這一步實屬不易,我也能夠默許他了。”

“隻是,雨欣,你要記住,這個蕭策的命數極其的複雜,稍有不慎便會粉身碎骨,死的不能再死,你若是要跟隨於他,那未來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所以,你確定要跟隨他嗎?”

藥皇的言語之中,的確是讚同了蕭策的潛力與實力,但他更明白,蕭策這種人的命數極其的坎坷,他走的路註定是一條不歸路。

而讓自家的弟子跟隨這麼一個人,藥皇實在是難以接受。

葉雨欣也站在門口,久久無言。

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眼下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即便是她也有些難以勸說自家師尊了。

但是!

“師尊,跟隨蕭策是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後悔的決定,縱然隨他粉身碎骨,我也心甘情願。”

“因為,我實在是找不出這個世上,還有第二個能為我拖劍行走十萬裡的男人了。”

“蕭策,他在弟子的眼中便是最好的是最優秀的,冇有之一。”

葉雨欣很認真誠懇的說道。

聽著這麼一番話,即便是藥皇也連連搖頭,良久後才說道:“既然你做出了這個決定,那本座也不會阻攔你了。”

“但是,你要明白,在這個世上,蕭策或許是天之驕子,但同樣也有彆的天之驕子。”

“數十年前我找過一位神秘的存在算過一卦,天地間將會有數顆帝星降臨,這些人都承載著部分的天命。”

“蕭策便是其中之一,而越皇深宮之中,也存在著其他幾個承載天命之人。”

“你若真的想為蕭策好,便留在這山上不要再下去了,不要成為蕭策的累贅,因為他接下來要做的,可不止是一統天下這麼簡單,更是一場——”

“天命之爭!”

轟!

葉雨欣眼皮直跳,她冇有想到自家師尊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天命之爭,那可是關乎到了極其玄奧的存在,蕭策,他應該不會有事吧。”

想及此處,葉雨欣的指甲掐入了掌心,殷紅的鮮血流淌了下來,令人有些瘮得慌。

但是,彆無選擇了,不是嗎?

蕭策自然不知曉這些,此刻的他與龍五已經來到了西疆。

“老大,西疆方麵的義軍還冇有迴應我們。”

龍五開口。

雖然西疆義軍遍佈各地,但是,他們的大本營在哪裡這一直是一個謎。

蕭策聞言,也隻是點點頭冇有在此事上有過多的糾結。

一旁的龍五則是挑挑眉頭,再度說道:“老大,我們不如直接抓住這些地方上的西疆義軍的首領,逼出他們的大統領?”

“不可,我們這次來是談合作的,自然不能夠再用暴力來行事,要儘可能的表達出我們的誠意。”

蕭策徐徐開口。

一旁的龍五點點頭。

下一秒,一個地方上義軍首領走了進來,冇有好氣的說道:“你們可以走了。”

瞬間,蕭策的氣場爆發開來,壓的義軍首領喘不過氣來,更是看呆了龍五。

我草!

老大,您不是說要和氣生財,這怎麼直接武力上手了?

蕭策徐徐的起身,目光冷冽的看著這個義軍首領。

後者神情陡變,死死盯著蕭策。

“蕭策,這裡可不是南疆,而是西疆,我們也不是你的下屬,你這麼做就不怕惹怒我們嗎?”

他的倚仗自然是西疆義軍。

的確,這裡不是南疆,不是蕭策的大本營,後者為何還能夠如此的囂張呢?

對此,蕭策隻有一句話——

“因為,我夠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