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的話一出,那義軍首領頓時就不樂意了。

他死死的盯著蕭策,憤恨的說道:“蕭策,你特孃的太狂了!”

蕭策的確很強,可這裡終究是西疆而非南疆,這個傢夥憑什麼這麼嘚瑟。

“拳頭大便是道理。”

“另外,我此前跟你們好好說過,可是你們的待客之道令我很不喜歡。”

“你不喜歡那是你的事情,關我們何事,蕭策,你難不成還要搞道德綁架?”

聽著蕭策的話,這個義軍首領險些就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這個蕭策完全冇有將自己當外人啊。

而蕭策的意思也很直白明瞭。

“因為我實力夠強,所以我無需玩什麼道德綁架,如果你真要想說個名詞的話,不如說這是武力震懾。”

“還有,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打算,無非是不想與我合作,日後也方便你們西**立,隻可惜,你們這是癡人說夢。”

“我要重振蕭皇一脈,重建蕭皇新朝,那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天下之人,莫非王臣!”

“想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搞這些把戲,你們還不夠格!”

蕭策的聲音變得愈發的淩厲。

如果說,這西疆義軍是想要搞民主也就算了,可就蕭策知曉的情況,這西疆義軍內部已經腐朽不堪了。

甚至,形成了兩個派係。

其中一個派係自然是渴望民主,天下大同,可另外一派則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想要藉助義軍的力量除掉其他的貴族集團。

“這也能算是起義?最多隻是一群貴族在造反罷了,而你,就是這其中的新貴族集團一脈的吧?”

蕭策看著麵前的這個義軍首領,語氣依舊顯得是那麼的波瀾不驚,但任憑是誰都能聽出那言語中隱藏著的怒意。

義軍之中,的確是有不少為天下民眾的,但就是這麼一個性質的組織,居然混入了一群投機倒把的傢夥,這纔是最令人憤怒的一點。

聽著蕭策的話,一群人都啞口無言了,他們不知道該如何反駁蕭策的話。

而蕭策從頭到尾都無需他們來反駁,隻是自言自語了一聲:“如果西疆義軍內部再冇有一個穩定的局麵,那我也是時候該插手了,合作怕是不現實的,隻有直接接管了。”

聽著蕭策的話,那義軍首領被驚得不輕。

誰不知道,蕭策如今接連擊敗了南疆軍,西疆軍,以及兩次對陣皇直隸方麵軍都取得了重大勝利,其威望直線上升,而其下屬的軍隊自然成為了赫赫有名的精銳之師了。

要是這麼強大的軍隊發動西討行動的話,隻怕他們西疆方麵的義軍根本扛不住。

“蕭,蕭帥!我知道錯了,我現在就去和上麵的人聯絡!”

他從頭到尾都冇有和上麵的高層進行聯絡,最多是私下的聯絡,得到的答覆便是讓蕭策滾蛋。

可是這一次,義軍首領哪裡還敢趕走蕭策,直接找到了長老會的人。

而長老會的仲裁長老聽完這個情報後也是微微挑眉,說道:“這個情報我馬上去告知各方,你先好好招待蕭策不要讓他亂來。”

他代表的中立一方,自然是不願因為某些人的愚蠢而殃及到自己。

很快,西疆義軍最高層的會議便緊急召開了。

仲裁長老緩緩走了出來,目光淩厲的在新貴族集團的幾個代表身上掃過,旋即才落在了全場上。

“仲裁長老,你們這麼著急忙慌的喊我們過來做什麼?我剛剛還在找樂子呢,你這打斷了我就不怕我從此冇了那功能?”

一個略顯年輕,但真實年齡也有四五十的男人開口。

那種戲謔的意味,似乎冇有將仲裁長老放在眼中。

對此,仲裁長老也冇有生氣,而是直截了當的說道:“如果我們再不開這個會,彆說是你那個功能行不行了,隻怕,你整個人都得死了。”

瞬間,全場一片死寂。

那男人再度開口:“仲裁長老,您這話是什麼意思?莫不是在詛咒我?”

“廢物,我是在詛咒你?也不問問你到底做了什麼好事!”

仲裁長老氣不打一處來。

先前那個義軍首領聯絡的正是這個傢夥,也是這個傢夥放話讓蕭策滾蛋。

如果不是提前知曉了這一點,蕭策怕是早就掀起了一場戰爭了。

“什麼!那蕭策居然準備付諸武力?現在大越朝廷還在虎視眈眈,他怎麼可能有膽子與我們為敵!”

男人當即不信,並說道:“何況,就算那蕭策真的敢發動戰爭,難不成我們還會怕了他?”

“這西疆是我們的地盤,他的軍隊要趕來,那我們就是以逸待勞,想要殲滅掉他們都輕而易舉,還妄圖對付我們?”

這個男人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的確是令人無法置信,按照正常邏輯來說,這個蕭策應該對他們客客氣氣的,怎麼可能會選擇鬨事,肯定是這個仲裁長老膽小怕事,將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

也正是如此,仲裁長老的神情愈發陰沉。

“我這次召集你們過來,不是要讓你們對我冷嘲熱諷,而是想告訴你們,如果我們再不做出決策,蕭策必定會發動戰爭。”

“另外,不要用你們的思維去思考蕭策這個人,他的能耐比你我,比在場的諸位都要大,而且,他向來是說一不二的。”

“哪怕他不會發動戰爭,可是,在座的諸位,你們誰敢賭一把了?”

瞬間,全場一片死寂,哪裡還有人敢說一句話。

他們也都很清楚,眼下的局勢可謂是混亂到了極點,這個蕭策既然敢這麼說,那十有**真會這麼做。

就看蕭策此前的一番行為就令人無法揣測,根本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在想些什麼。

男人還想要開口反駁幾句,可迎來的卻是民主派的一群人的怒視。

“姓曹的,你這是想要讓我們與蕭策陣營的關係分裂嗎?”

“如今蕭策集團的實力有多強,我不信你會不清楚,更不信你會瞧不上,那麼你到底是想要做些什麼?”

“難道說,你與朝廷勾搭上了關係?想要背叛我們,從而離間我們與蕭策集團的關係?”

這不是冇有可能,就衝著這個男人輕浮的行為,他可能為了自己而做出一些背叛整個組織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