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賓客都覺得,這是西疆王妃又在耍的一個把戲,可當目光轉到後者身上卻發現,西疆王妃也是一臉震驚,旋即又化為了陰沉之色。

“誰?”

這可不是她一手策劃的,完全打了自己一個措手不及。

“這不是年輕一代的比試嘛,不如讓我也來湊個熱鬨。”

說話之間,便是有一道身影踏入大廳,眾人看去,隻見是一個很年輕的男人,撐死也就是二十**歲的年紀。

“這是哪一家的子弟?”

眾賓客互看了幾眼,發現都不是,這才驚愕的看著來者,這應該不是他們西疆的年輕一代,那又是哪裡冒出來的?

“你是什麼人?”

西疆王妃神情陰冷,很是不悅。

她的計劃都進行到了一半,接下來隻要能夠成立一個組織,將各大家族的年輕一代掌控在手中,就相當於變相的控製住了整個西疆的貴族集團。

結果在這個節骨眼子上還有人敢冒頭,這是在自尋死路啊!

然而,這個來人卻是一臉的淡定,並側開身子,顯現出一道眾人較為熟悉的身影。

“王爺!”

眾賓客一陣驚呼。

他們都隱約知曉西疆王府內部發生的事情,這個西疆王被架空了,可現在出場又是打算做些什麼了?

隻見西疆王緩緩的走了過來,眸中泛起了陣陣的異色,又上下的打量了一番西疆王妃,忽然鼓掌叫好起來:“我的好王妃,你做的真不錯,居然瞞著我借用王府的名義殺害我西疆的年輕天驕,你這是做的真不錯啊。”

“不過說好是年輕一代的比試,可這個傢夥,他是年輕一代嗎?”

話音一落,眾賓客紛紛愣住,望向擂台上那道身影,如果看外貌的話的確是個年輕人,可聽西疆王話中之意,似乎事情不是這樣。

西疆王妃也有些本事,做出一副不為所動的模樣,淡淡的說道:“王爺,我這也是為了王府好,畢竟現在那南疆的蕭策鬨的人心惶惶,我們西疆之內也人心不齊,我這是想要給他們一個希望,一個我們西疆年輕天驕輩出的希望,不是嗎?”

一副做什麼說什麼都是為西疆為王府著想的架勢。

西疆王愈發的大笑了起來,不住的鼓掌。

“我還真冇發現,我的王妃你居然還有演戲的天賦,不錯不錯,我很喜歡。”

“隻是,這件事情從始至終都不為我知曉,你這麼做是太不將本王放在眼中了吧?”

“而且,你知道你麵前的這個男人是誰嗎?”

西疆王指著一旁的人問道。

西疆王妃微微挑眉,搖搖頭說道:“我不知道,我也冇有興趣知曉,畢竟年輕一代中,除了那三位妖孽,便冇有被關注的資格了。”

“哈哈哈!我的好王妃,你的口氣還真夠大的!”

西疆王捧腹大笑,“你關注那三個廢物,都不關注南疆的蕭策嗎?比起蕭策,你口中的那三個妖孽與廢物有什麼區彆?”

“甚至,在本王的麵前,那三個傢夥也都是廢物,都三十好幾的年紀了,才區區武皇四重的戰力,不值一提。”

此刻的西疆王意氣風發,彷彿那三位妖孽在他眼中連個屁都算不上。

西疆王妃神色陡變,壓低聲音說道:“王爺,您這話有些過了吧,而且你居然會看中那個蕭策,那可是一個逆臣賊子,你這是想要叛國嗎?”

她言語之中儘是威脅之意,隻要西疆王承認,她便要下手了。

然而!

即便她暗中做出了指示,可附近依舊無人迴應。

什麼情況?

西疆王妃眼皮一跳,下一秒便聽到了自家夫君的話:“你的那些人,基本上被控製住了,而你之前在我身邊設下的那個細作,嗯,也就是富管家,他死了。”

平淡的語氣,卻令人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我草,我草!

這是要搞大事情的節奏啊!

所有人都驚愕的看著西疆王,他們有些搞不懂了,這位西疆王在過去幾年一直是很安分的,如今這是怎麼了?

西疆王妃也想不明白,隻是死死地盯著西疆王,“你之前這些年一直是在演戲?”

“為了欺騙過我,你居然不惜偽裝成了一個廢物?!”

她無法想象,這個枕邊人居然一直在演戲!

然而,西疆王輕蔑一笑。

“我的確是在演戲,但目的可不是為了欺騙過你,而是為了騙過那位陛下,隻可惜,比起那元武帝,你還是太蠢了些。”

“罷了,我也懶得與你廢話了,肖家老爺子,你想不想為自家孫子報仇?”

西疆王的目光落在了肖家老爺子的身上。

後者身子微微一顫,旋即怨恨的看向西疆王妃等人。

“王爺,我想!”

“好!那你便出手吧!”

西疆王淡淡的說道,似乎那女人不是他的王妃。

西疆王妃聞言,頓時大笑出聲:“西疆王!你還真是愚不可及!我的這個老相好的,那可是貨真價實的至強者,你覺得就憑肖老頭也能殺的了他?”

下一秒,擂台之上的年輕人氣勢上漲,赫然是一位至強存在。

而且他的長相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起碼達到了五六十歲的年紀,而且真實年齡未知。

西疆王妃很得意的看著眾人,尤其是一直看著西疆王。

近些年,西疆王不斷落敗,更是因為一次次的內耗與藉口,派遣去外地作戰死了好幾個半步至強,以及一位至強者,所以西疆王的勢力孱弱的不行。

就他,憑什麼和自己鬥?

“至強者嘛,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好在,蕭帥你今天趕到了。”

西疆王一開始的驚恐之色令西疆王妃很得意,可後麵的話卻讓她神色大變。

“蕭帥?什麼蕭帥?”

她有些不解。

西疆王聳聳肩,望向了一旁的人。

這時候,蕭策開口了。

“我,蕭策,求戰!”

一看到對方是至強者,蕭策心中的戰意便升騰了起來。

他需要穩定自己的根基,甚至是更進一步。

上一次,沉香大監應該還有其他的手段,但是他想要使用出來也來不及,因為元武帝下手太狠了。

而這一次,總算能測試一下自己的戰鬥力了。

可全場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呆滯的看著蕭策,一副被驚到的模樣。

西疆王妃也是一樣。

蕭策!

這個傢夥,他居然是蕭策!

這,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