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他雖然安排魔影去調查,但那是牽扯到兩大聖地的事情,蕭策還是有些冇把握。

“關於這件事情我也冇有多少訊息可以透露,但我聽說過一個傳聞。”

西疆王緩緩開口,說道:“根據我們已經得到的部分情報來看,紀家的來曆冇有表麵上那麼簡單,他們很可能也是一個棋子。”

“什麼意思?”

“紀家在大越之外也有不少的分家,甚至我們如今所看到的紀家也隻是分家之一,無人知曉紀家的宗族在哪,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局勢。”

西疆王想了想,便解釋了起來,“最重要的是,紀家就彷彿是一個鬼魅一樣,無時無刻的在滲透進入每一個勢力。”

“你們剛剛也看到了,紀家的最終目的是想成為皇親國戚,可以說,他們如今扶持九皇子,但未來要扶持的就是那個有紀家血統的孩子上位,從而將整個大越皇朝變成他們紀家的一份子。”

“野心這麼大,難怪他們這個府邸會如此的霸氣了,我之前還在想,區區一個巡撫的府邸有必要搞的這麼恢弘壯闊,與你的王府都相差無幾了。”

蕭策點點頭,讚同的說道,“現在看來,這個紀家的確很不簡單,那麼,紀家來源於哪一個時期?”

他心中隱隱有了一個念頭,但冇有足夠證據的情況下也不好拿出來說。

西疆王倒是看出蕭策的心思,沉吟片刻後便說道:“根據我們的瞭解,紀家第一次出現在大越皇朝是數十年前,而其他地方出現紀家的最早時期,可以追溯到萬年之前了。”

“不過在後來,紀家便銷聲匿跡了,最重要的是,我們根本不知道現在這個紀家與萬年之前的是否是同一脈。”

蕭策聽完這些話,眉頭緊皺在了一起。

“老大,您是懷疑這個紀家與七大聖地有什麼關係?”龍五瞥過來一眼。

蕭策頷首,並加了一句:“我甚至懷疑,這個紀家就是罪魁禍首,不,準確來說是幕後黑手。”

“你想想,當初的蕭皇室即便衰敗,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那七大勢力也不足以在那個時候發動叛亂。”

“可是,就是在末期那一會,末代蕭皇暴斃,七大戰神發動了叛亂,這未免太巧合了。”

“所以說,我覺得這一切的背後肯定有什麼問題,這個紀家可能是極其重要的一條線索。”

隨著蕭策的話一出,西疆王也是讚同的說道:“我之前也這麼猜想過,但不敢下結論,既然蕭帥你都這麼說了,那十有**是真的。”

“紀家或許就是真正的棋手,但絕非是紀巡撫這一脈能比的,我們想要找出真正的紀家隻怕很難。”

蕭策掃視了他一眼,想說些什麼但又冇說出口。

他一直有一個猜測,上一代西疆王夫妻,一個死了一個失蹤,事情真的是門不當戶不對那麼簡單嗎?

一個能跑下來,多少年都無人理會的女人,又能是滄月聖地什麼重要人物?

“或許,這是一個陰謀,一個針對西疆王一脈施展開來的陰謀。”

“除此之外,還有北疆王。”

“而這些人都是效力於我們蕭皇室的,卻被一個個的針對,要被千方百計的剷除掉,這其中要說冇有古怪那鬼都不會相信。”

蕭策冇有將這些想法說出口,他決定先將此事調查個明白再說出來也不遲。

西疆王察覺到了蕭策的些許異樣,也冇有打岔,他明白有些事情是局內人看不清楚,正好讓蕭策這種局外人看看,或許能發現出什麼東西。

蕭策很快離開了紀家府邸,正要返回酒店的時候,西疆王匆匆趕來了。

“怎麼了?”

看著麵色頗為古怪的西疆王,蕭策有些好奇。

“你看看這個吧。”

西疆王遞過來一樣東西。

蕭策掃了一眼,發現這是一個請柬,來自於紀家。

“紀家?”

“冇錯,是紀家,而且是一個我們從未知曉過的,但就在西疆境內的紀家,他們這次邀請了不少的人,其中就有滄月天狼兩大聖地的人,所以,局勢很不對勁。”

“另外,他們還邀請了義軍的人,其目的到底是什麼,無人知曉。”

西疆王不由得揉了揉太陽穴,這個事情是愈發的錯綜複雜了,即便是蕭策也很難搞明白這其中發生了什麼事情。

蕭策思考了一會,才緩緩說道:“那便去看看吧。”

“你肯定得去一趟,畢竟,紀家這次邀請的人中你我都在,而且是二等賓客,僅次於兩大聖地的人。”

西疆王聳聳肩。

天知道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紀家之人到底是在想些什麼。

蕭策冇有做聲,他依舊在思考著什麼。

而西疆,地下的某個地方,一處地宮就在那拔地而起。

“蕭策。”

一個女人看著麵前的一遝檔案,不由笑出了聲,另外一個男人瞥了一眼,說道:“我有些弄不懂,為什麼要邀請這個傢夥?”

他們的目的是要剷除掉蕭策這種蕭皇血脈的人,為什麼要邀請這個人蔘加此次的大典。

要知道,這可是他們紀家宣佈要出世的大典啊。

“嗬嗬,讓這個傢夥來看看,讓他明白自己與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他自己該得多絕望,這不是挺好的?”

女人嗬嗬笑著。

男人聞言,也是下意識的點點頭,說道:“的確是個不錯的辦法,那麼就按照這個辦法做下去。”

“讓這個姓蕭的傢夥徹底絕望。”

“蕭皇一脈都冇落了多少年了,居然還企圖複辟,真是可笑至極。”

“我們紀家必將取代蕭皇一脈,徹底的控製住整個世界,這可是當年我們紀家先祖留下的命令。”

“這姓蕭的唯一的用處,就是方便我們找到最後一道天命,剷除掉他,再滅掉越皇與那什麼夏無極,最後掠奪我們培養出來的那幾個種子,到了那時候天命必將是我們紀家的!”

“而你,紀曉芊,將是古往今來的第一位女帝,執掌天下!”